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12章 狡黠聪慧的少女

    “啊~”乌云珠吓得尖叫起来,急忙往后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偷偷跑出来,同时还埋怨纳兰容若未免太没用了一点。

    青海一枭嘿嘿一笑,伸腿往地上一颗小石头踢去,小石头应声而去,正好击中了逃跑中乌云珠的腿弯。

    “哎呀~”乌云珠只觉得腿一麻,整个人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好一个娇弱的小美人,就是胸看着似乎小了点。”青海一枭伸出一双魔掌缓缓往她微微隆起的胸脯探了过去。

    一旁的纳兰容若看得目呲欲裂,只可惜他穴道被点,连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徒劳%∫%∫%∫吧,≠.≧⌒.¢地发出呜呜声。

    “你别过来。”乌云珠一张俏脸变得煞白无比,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平日里在京城里引以为傲的文采起不来丝毫作用。

    “那些游侠小说里,千金小姐落难之时都会出现一个大英雄相救,可我为什么偏偏没有?”一向充满浪漫情怀的她,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一个念头。

    “哎,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胡思乱想!”乌云珠欲哭无泪。

    “拿簪子扔他。”

    这个时候乌云珠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温柔的男声,她来不及反应,下意识拔出头上的簪子往越靠越近的青海一枭扔了过去。

    “这么早就送定情信……”青海一枭一边笑着,一边毫不在意地往飞过来的簪子抓去,突然间他神情一变,急忙后退,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叮~

    空中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轻响,似乎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半空中击中了玉簪的尾部,本来飘飘乎乎的玉簪突然化作一道看不清的绿光,直接穿透了青海一枭的手掌心,紧接着在他不可置信地眼神中,干脆利落地穿透了他的心房。

    低头看了一眼胸前的窟窿,青海一枭喉间咕咕地一阵无意义响动,然后整个人颓然倒在了地上。

    乌云珠怔怔看了看自己的小手,白白嫩嫩仿佛玉藕一般,不敢置信玉簪是这只手扔出去的。

    还是褚红柳反应迅速,急忙跪下来磕头:“前辈饶命,晚辈不小心惊扰到前辈,这就离去。”青海一枭的武功稳胜他,却这般无声无息就死了,暗中那人武功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还记得当初你立的军令状么?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褚红柳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顿时瞳孔一缩:“是你!宋……”

    嗖~

    一根松针射入了眉心之中,褚红柳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纳兰容若觉得浑身一轻,穴道已经被解开了,急忙爬起来跑过去将乌云珠扶了起来:“乌云珠,你怎么样?”

    乌云珠怔怔地看着不远处的褚红柳又哭又闹,又瞬间暴毙当场,不由喃喃问道:“这世上莫非有鬼么?”

    之前宋青书对褚红柳说的话用的是传音入密的功夫,她自然听不到,只能看到褚红柳一直在对着空气说话,又死得诡异,顿时浑身冒起一股寒气。

    “哪里是鬼,是我们遇到高人了,”纳兰容若苦笑一声,他武功虽然一般,可身为御前侍卫,见识却不浅,对着空气说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前辈既然不愿意现身,那就受纳兰容若三拜。”说完便跪在地上恭恭敬敬拜了三拜。

    宋青书微微一笑,以他现在的武功、地位,他的心境早已与之前大不相同,若是换做前两年,也许他还会出来调戏乌云珠一翻,可如今的他……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宋青书摇摇头,正打算无声无息地离去,却突然听到乌云珠一声惊叫:“啊,我身上的毒发作了。”

    宋青书疑惑地回头,只见乌云珠翻了个白眼,浑身软绵绵地往地上倒了下去。

    “你怎么了?可别吓我啊。”纳兰容若顿时急了,见乌云珠面色苍白,再也没有半分动静,不由颤抖着伸出手去试探她的鼻息。

    纳兰容若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噬,一下子瘫倒在一旁,一脸不可思议地喃喃自语:“怎么可能没呼吸了,没呼吸了……”

    “咦?”宋青书一惊,他刚才根本没看到青海一枭和褚红柳有下毒的动作,难道乌云珠是之前就中了毒么?

    与索额图的交情倒也罢了,宋青书自问两人算不上真正的朋友,可放任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姑娘香消玉殒,实在不符合自己的本性。

    纳兰容若正在恍惚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让我替她把把脉。”

    纳兰容若霍然转身,发现眼前站着一个带着面具的青衣人,整个人给他一种高深莫测之感。纳兰容若隐隐有一种感觉,对方应该年纪不大,只可惜他带着面具,看不清楚样貌。

    “求前辈救救她。”纳兰容若急忙让开身子,他如今哪会反应不过来,这人就是之前救他们的前辈高人。

    宋青书点点头,正要过去,突然眉头一皱,哼了一声:“你是故意骗我出来的么?”

    之前事发突然,他没来得及细想,等他靠近乌云珠,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妥。尽管乌云珠努力屏住呼吸,可她没法停止自己的心跳。

    以宋青书的功力,离得这么近,自然一清二楚。

    乌云珠眼睛一下子睁开,笑嘻嘻地看着她:“前辈果然是高人,哪像这个笨蛋,这么容易就被骗了。”

    纳兰容若顿时又惊又喜:“你真的没事?”

    宋青书哼了一声:“这小子不过是关心则乱而已,以他一等大内侍卫的修为,若是换成其他人,必然没法瞒过他。”

    “前辈同样也很关心我啊,不然又怎么会听到我出事就现身来救我?”乌云珠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

    宋青书故意板着脸:“我只不过是不想之前的出手白费而已,就算是只阿猫阿狗,我既然出手救了,就必然会救到底。”

    乌云珠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就算是阿猫阿狗,人家也是一只长得漂亮的阿猫阿狗嘛。”

    宋青书顿时哭笑不得,索额图这女儿倒是有几分意思。

    乌云珠没有看到他时,心中将救她的那个大英雄想象得和游侠小说里描述的那般风流儒雅、英俊潇洒,可如今见到他,脸上却戴了一个冰冷冷的面具,莫说是俊是丑,就算是年龄也很难判断,心中难免有些失望。

    忍不住再向他望了一眼,却见他一双眸子精光四射,英气逼人。那闪电般的眼光扫过她脸时略一停留,似乎对她的目光微感奇怪。乌云珠心口一阵发热,不由自主的晕生双颊,低下头来,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人是俊是丑,其实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

    “你费尽心机骗我出来,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么?”宋青书见她眼神古怪,心中也有些犯嘀咕。

    乌云珠哪好意思说自己只是像看一下他是否英俊潇洒,灵机一动便问道:“前辈是否与家父相识?”

    宋青书微微一怔,下意识摇了摇头:“不认识。”

    “那与容若他爹呢?”乌云珠生怕他不知道纳兰容若他爹是谁,又补充了一句,“他爹是当朝尚书明珠。”

    “也不认识。”宋青书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心想这小姑娘究竟想玩什么花样。

    乌云珠脸上渐渐露出一丝喜色:“那你肯定认识金蛇王了?”

    宋青书一怔:“为什么这么问?”

    见他不否认,乌云珠底气更足了三分:“路上阿猫阿狗这么多,前辈却偏偏这么巧救了我们俩,肯定有原因,而您又不认识我们的父母,像前辈这样的高人,总不可能是因为我这样一个小姑娘的美色而出手吧。”一边说脸蛋儿还同时红了。

    宋青书顿时一阵无语,忍不住咳了一声:“继续。”

    “所以啊,我思来想去,肯定是前辈之前听到我们讨论金蛇王,知道我仰慕他,所以才出手救了我,那您肯定和金蛇王是朋友啊。”乌云珠肯定地说道。

    瞎猫碰到死耗子!

    宋青书腹诽不已,可对方一口一个前辈把他抬得那么高,他总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真是因为她长得还不错才出手相救的吧。

    为了保持高人风范,他只好装腔作势地嗯了一声:“咳咳,也算认识吧。”

    乌云珠顿时眼前一亮,急忙问道:“前辈,金蛇王是不是如传说中描述的那样,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儒雅……”

    一大串的形容词砸得宋青书有些头晕:“这个,也许,大概,应该算吧……”明明脸皮之厚,却非要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

    乌云珠眸子更亮了,继续追问道:“那他的武功是不是传说中描述的那样出神入化,登峰造极,天下无敌……”

    “这个,一般般吧。”饶是宋青书脸皮之厚,也有些撑不住了,心想这小姑娘看着文文静静的,结果还是个花痴女,重度脑残粉啊。

    乌云珠顿时不乐意了:“前辈认为金蛇王武功一般般,那是自认为比他厉害一点了?”

    “这个……”宋青书一时语塞,古往今来跟自己脑残粉掐起来的,恐怕就只有他一人了吧,“伯仲之间,伯仲之间。”

    乌云珠琼鼻一皱:“哼,我不信,你肯定在吹牛皮,不过是糊弄我这种不懂武功的小姑娘而已,除非你证明。”

    宋青书一愣:“这个如何证明?”

    乌云珠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你带我去见他,自然水落石出了啊。”

    宋青书顿时哑然失笑,搞一半天,她不过是变着法求自己带她去见金蛇王而已,一时间不由心血来潮:“好啊,你要是不怕的话,就跟着我走吧。”

    宋青书微微一笑,转身便走,乌云珠脸上闪过一丝喜意,急忙追了上去:“哎,前辈等等我。”

    纳兰容若一急,正要追上去,却突然发现浑身上下仿佛被禁锢了一般,动不了分毫,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越走越远,最终消失在树林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