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17章 猛虎、群狼还有狐狸精

    尽管宋青书表现出来的武功很高,但黑衣人首领也有自己的底气,他自创的寒冰真气乃武林一绝,已经坑过不少武林高手,他相信就算眼前这神秘人内力高过自己,在寒冰真气影响下,对方绝对讨不了好。

    “比内力?好啊。”宋青书哂然一笑,欢喜禅法修炼内功的速度可谓是‘一日千里’,后来领悟了虚拟经脉过后,同时还修炼着九阴真经以及神照经所载内功,这三种内功无论是哪一种练到极致都可以傲视群雄,更何况他同时练了三种。以内力而论,宋青书环视整个江湖,值得他顾忌的也就那么三五个人。

    这个时候任盈盈突然冷哼一声:“嵩山十三太保之首托塔手丁勉既然来了,那刚才那个白头发老者想必就是白头仙翁卜沉了,江湖传言白头仙翁和秃鹰沙天江向来∵∵∵,∧.≯▼.∷孟不离焦,那之前死的那人定是秃鹰,十三太保出现了三个,左盟主又何必藏头露尾?”

    “任大小姐果然好眼力。”黑衣人首领朗声一笑,事到如今他已没必要掩藏身份,一把扯下面巾,果然是五岳剑派盟主左冷禅。

    “嵩山派势力远在河南,左盟主却到金蛇营地盘上刺杀满清议和使臣,不知是何用意?”任盈盈冷笑道。

    “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任大小姐这么快就忘了令狐冲那小子,一心替自己未婚夫考虑了,”左冷禅嘿嘿笑道,“不过任大小姐未免想得太过复杂,左某身为汉人,刺杀鞑子狗官,乃是义不容辞,哪需要什么用意。”

    “你!”任盈盈一张粉脸气得发白,左冷禅提到令狐冲,她哪还能保持理智,心中暗暗寻思:若是这时再帮姓宋的混蛋说话,传到江湖上自己的面子往哪儿搁?天下人还真以为我一心想嫁给他呢,若是被冲哥误会就糟了。

    见任盈盈扭过头去不说话,左冷禅不再看她,反而望向宋青书:“不知阁下究竟是满人还是汉人。”

    “自然是汉人。”宋青书大致猜到他要说什么,也不在意。

    “阁下既然是汉人,为何要救这鞑子狗官?”左冷禅森然说道,“阁下莫非不知道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宋青书暗暗感叹,这左冷禅果然是一代枭雄,他刺杀索额图明明是为了一己之私,如今却形容得冠冕堂皇,搞得他像在为汉人报仇一般。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乌云珠却抢先答道:“汉人之中有好人也有坏人,满人之中同样如此,我爹为官以来,从没有过加害汉人的行为,反而帮助皇上除掉了鳌拜这个奸臣。当年鳌拜双手沾满你们汉人的鲜血,气焰嚣张之时,你们这些江湖人士又在哪里?不敢去找真正的仇人,反而来找我爹,这算什么道理?”

    见乌云珠一个毫不懂武功的弱女子居然能当着这么多高手的面前说得掷地有声,宋青书不由面露讶色,这小妮子倒不像一般的闺阁女子,的确有一翻见识。

    岂知左冷禅毫不为意,冷哼一声:“道理?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又有谁和那些无辜冤魂讲道理!”

    “你这是强词夺理!”乌云珠紧紧抿着嘴唇,一肚子委屈,对方根本不理自己的话,让她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宋青书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头,安慰道:“你也不必太过在意,知道江湖中这些人为什么个个拼了命练武功么?”

    乌云珠茫然地摇了摇头。

    “因为只有当你武功足够高了,傻逼才会和你讲道理。”宋青书一边说着眼神还往左冷禅身上瞟着。

    一旁的任盈盈顿时忍俊不禁,噗嗤一笑,心想这人真是够损的,这个小姑娘刚才说得合情合理,结果左冷禅却根本没有和她讲道理的意思,他这样说,所有人都知道他在骂谁。

    尽管从来没听过傻逼这个词,但从字面意思很容易领悟,左冷禅顿时大怒:“阁下未免太不知自重。”

    宋青书笑道:“你之前偷换概念玩得飞起,我又干嘛和你自重?这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左冷禅脸色铁青:“阁下仗着武功高强,莫非无视天理昭昭么?”

    “若是左盟主武功比我高,此刻还会和我说道理么?”宋青书不屑地笑道,“正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世上谁的拳头更大,谁说的话就是道理。”

    任盈盈眼中异彩连连,这人的观点与爹爹倒是挺像的,看他亦正亦邪,行事颇有魔教之风,必不能容于正道,若是能将他拉拢到教中,那就大善了。

    “阿弥陀佛,施主已有入魔之相,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一声醇厚的佛号,让在场所有人精神一震,紧接着树林中走出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

    看清那人样貌,左冷禅心中顿时大喜,急忙上前行了一礼:“见过方证大师。”他刚才之所以和宋青书说这么大一通,只不过是忌惮对方武功,担心真打起来,嵩山派恐怕元气大伤,如今有方证这个强援,他知道今日这个坎终于过了。

    如今天下大乱,群雄并起,嵩山派与少林毗邻而居,清楚唇寒齿亡的道理,因此早已暗中结盟,在这江湖中互为臂助。

    左冷禅心中也清楚,少林方面肯定担心自己合并五岳剑派成功,实力大增威胁到他们在江湖中泰山北斗的地位,不过到目前为止,两派之间的矛盾还没激化出来,若嵩山派出事,方证不可能袖手旁观。

    “呼吸均匀,气息悠长,听闻方证大师修行易筋经已至大成,果然名不虚传。”宋青书微微欠身,便算行了一礼。

    在笑傲江湖原著中,任我行与方证比武,可是完全处于下风,最后任我行不得不使用诡计,方才勉强赢了一局,可见方证一身武功,稳在任我行之上。

    只不过这还不足以让宋青书对他行礼,他之所以行礼是敬重他有一颗慈悲为怀的心,这是江湖中所有人都公认的。

    至于原著中他和冲虚这对好基友腹黑地躲在幕后拿令狐冲当枪使,宋青书并不觉得有什么,毕竟这是他们的身份使然,与人品无关。

    “阿弥陀佛,”方证呼了一声佛号,“易筋经博大精深,老衲只是初窥门径,岂敢妄言大成。”

    “初亏门径就有这般修为,我倒想试试易筋经是否真有如此神奇。”宋青书话音刚落,身形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方证瞳孔一缩,双掌急忙护在胸前,霎时间在身前爆出了漫天掌影。

    一声沉闷之声过后,众人只见方证大师周围泛起了一股无形气劲,地上落叶瞬间被搅得粉碎,而宋青书已经回到了原地。

    “大师的千手如来掌果然名不虚传。”宋青书淡淡一笑。

    方证苦笑道:“施主方才只不过出了一掌,老衲却出了十九掌来化解,实在难当谬赞。”

    场中众人顿时骇然,方证大师在少林寺地位超然,德高望重不说,相传一身武功还在现任方丈玄慈之上,这样的人物居然要用十九掌才能化解对方一招?

    左冷禅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方证大师的武功他再清楚不过,本以为他们两人联手,对方武功再高也讨不了好,如今看来,似乎还是低估了对方……

    与左冷禅哭丧着脸的表情反应截然相反,乌云珠却是一脸兴奋:原来我的大哥哥这么厉害!

    任盈盈也是神游物外,整个人有些恍惚:不知道这人和宋青书那混蛋比起来,谁的武功更高……

    “大师过谦了。”宋青书随即收起笑容,看着左冷禅问道,“左盟主不是说要比内力么,究竟还比不比了?”

    宋青书此刻已经起了杀心,当初泰山玉皇顶与左冷禅结怨,之后金蛇大会,他的如意算盘又被自己无意破坏,早已恨自己入骨。更何况左冷禅也是雄才大略之辈,同样有逐鹿中原之心,嵩山派与金蛇营势力又相隔不远,迟早有一天都会产生冲突,此番左冷禅暗中劫杀满清使者,明显就是想破坏满清与金蛇营的和谈,估计就是打着先下手为强的念头。

    左冷禅脸色阴晴不定,良久过后哼了一声:“当然要比。”在他看来,若是两人公平对决,自己恐怕不是对方对手,可如果只比内力,却能极大缩短两人之间的差距,自己有寒冰真气这个杀手锏,说不定还能反败为胜。

    注意到他眼神闪烁,宋青书又何尝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当初泰山玉皇顶两人比拼内力,对方就已经不是自己对手,如今自己更是今非昔比,若不趁机废了左冷禅,实在对不起他精心挖的坑。

    “还请方证大师做个见证。”左冷禅对方证行礼道。

    “这……”方证大师犹豫道,“比拼内力凶险无比,两位还请点到即止。”

    “这是当然。”宋青书与左冷禅同时答道,不过都看出了对方有多么的言不由衷。

    “请赐教!”左冷禅伸出两根手指,缓缓往宋青书身前推了过去。

    宋青书微微一笑,举掌迎了上去。

    指掌相交,感觉到对方雄厚的内力,宋青书面露讶色,看来玉皇顶一役过后,对方功力又有精进,难怪会如此有信心。

    一翻试探过后,左冷禅觉得对方内力也不过如此,虽然比自己要强点,但也强得有限,不由狞笑一声,一直隐藏在经脉之中的寒冰真气汹涌而出,径直往对方体内涌去。

    此时在外人看来,左冷禅那两根手指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气,很快变得仿佛千年寒冰一般,晶莹剔透隐隐透着寒气。

    “寒冰真气!”任盈盈不由惊呼,她知道这种特殊属性的真气,若是没有防备,很容易吃大亏,不由一脸担忧地望向宋青书,却发现对方依然一副很轻松的样子。

    左冷禅的脸色渐渐变了,他察觉到不管自己输了多少寒冰真气过去,通通仿佛泥牛入海一般,没有丝毫动静,对方手掌上居然一点冰晶也没有产生。

    左冷禅知道自己恐怕犯了个大错,不过他此时已无退路,若是收回内力,对方趁势攻来,自己不死也要残废,他只好咬紧牙关全力催动寒冰真气,明白对方凭借深厚的内力不停化解自己的寒冰真气,可他寻思对方内力就算再深厚,终究有其极限,就看谁耗得过谁了。

    宋青书暗暗感叹,若不是自己修炼的神照真气至刚至阳,恐怕面对左冷禅这阴寒无比的真气还真有些头疼。如今的情况则是,冰山再厚,在太阳面前依然只有渐渐消融,宋青书感觉到时机差不多了,正打算用至刚至阳的真气倒灌回左冷禅体内,彻底废了他的修为,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少女的声音:“那边有人打架耶,小师弟我们去看看……咦,那个小姑娘眼睛好漂亮,师弟你去取来送给我好不好?”

    这声音极为娇嫩,清脆动听得很,可说的话却是阴毒无比,让人背后直冒凉气。

    “好!”一个瓮声瓮气的男人答道,很快一道黑影仿佛闪电一般往乌云珠扑了过去。

    “啊~大哥哥救命!”乌云珠这才意识到对方说的是自己,想到自己眼珠被挖掉的凄惨,不由亡魂大冒,下意识尖叫起来。

    宋青书眼神一凝,来不及伤左冷禅,劲力微吐,一把将他震开,整个人便欲往乌云珠那边飞去。

    左冷禅却是暗暗咬牙,知道机不可失,强忍着胸中气血翻腾,抽出长剑便拦到宋青书身前。

    “找死!”宋青书衣袖一卷。

    左冷禅愕然发现手中利剑顿时成了一卷麻花,震惊得有了片刻失神,随即胸前一股巨力传来,不由心中一凉,我命休矣。

    “施主手下留情!”方证一声惊呼,身上宽大的袈裟倏地挡在左冷禅胸前,不过很快寸寸碎裂。

    “袈裟伏魔功!”左冷禅瞳孔一缩,他也是一代宗师,有方证这一挡,他已经反应了过来,运起十成功力举掌往身前迎去。

    砰!

    左冷禅嘴角渗出一道血痕,飞退而回,他心中暗暗庆幸,若不是对方急着去救同伴,自己这次恐怕在劫难逃。

    宋青书却是心中大急,被两人耽误这会儿,那道黑影已经出现在了乌云珠身前,伸手便往她眼睛剜去。

    乌云珠正在绝望之际,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娇斥,一道倩影挟着香风挥着手中短剑往那黑影刺去,乌云珠这才发现出手之人就是那位秀丽绝伦的任大小姐。

    眨眼功夫两人已经交手数招,突然任盈盈一声惊呼,被对方一掌按到肩头,整个人一下子跌落到了地上,那黑影看都没看她一眼,继续往乌云珠攻了过去。

    宋青书冷哼一声,有任盈盈拦住这片刻,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了,尽管他离乌云珠还有些距离,可他脚步一迈,下一刻便已经挡在了乌云珠面前。

    “缩地成寸!”

    普通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方证大师以及左冷禅却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居然亲眼见识了这种传说中的神技!

    那黑影显然也没料到宋青书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不过只是稍微愣了愣,立马挥掌往对方攻了过去。宋青书见他挥掌必带起一道黑风,不由暗暗心惊,连忙凝神回了一掌。

    黑影凌空而击,挟天空之威,而宋青书脚踏大地,同样有大地之厚,两人你来我往,眨眼间已交手二十几招,看得周围的人眼花缭乱。

    “大哥哥,任姐姐浑身冰寒刺骨,好像快不行了。”乌云珠的声音中都带了哭腔。

    “滚!”宋青书心中大惊,突然沉声大喝一声,猛地一把抓住那人肩头,使劲往远处一扔。

    这时众人才看清了那黑影,只见一个铁头人刚从尘埃中爬了起来,浑身一软又差点摔倒,不过终究还是站稳了身形,露在外面的眼睛惊惧不已地看着宋青书。

    宋青书早已认出对方是之前参加金蛇大会的游坦之,不过他这个时候没有空理他,急忙跑到乌云珠身边,只见她怀中的任盈盈浑身发颤,牙关相击,格格直响,便似身入冰窖一般,过得片刻,嘴唇也紫了,脸色渐渐由白而青。

    刚才与游坦之交手,宋青书就察觉到了对方内力强横,劲道阴寒怪异之极,而且蕴有剧毒,回忆原著情节,大致猜出是游坦之体内的冰蚕寒毒得到《易筋经》内功的培养,正邪为辅,水火相济,已成为天下一等一的厉害内功,难怪原著中让乔峰都有些禁受不住。

    宋青书急忙一掌按在任盈盈背心,一缕至刚至阳的真气输了过去,她的脸色方才慢慢有了一丝血色,不过他的心情并没有好转,任盈盈身上所中的寒毒一时半会儿根本解不了,可如今强敌环饲,对方恐怕未必给自己解毒的机会。

    果不其然,左冷禅很快反应了过来,不由哈哈大笑道:“任大小姐如今的情况,若是阁下不输内力给她吊着性命,随时都会一命呜呼,可如果你给她输真气吊着性命,又岂是我等对手?我看你还是放开任大小姐吧,反正伤她的不是你,也不必担心日月神教的报复。”

    宋青书淡淡答道:“你也不必故意激我,就算我只有一只手,你们要胜过我也没那么容易。”

    之前发生的一切任盈盈都一清二楚,听到宋青书这般说,心中不由一阵感动,尽管牙关咯咯直响,还是挣扎着说道:“前辈与盈盈非亲非故,没必要为我冒险。盈盈死不足惜,只求前辈出手杀尽这些卑鄙无耻之人,有他们陪葬,我就算死也能含笑九泉。”

    p.

    1、有掌阅读者抱怨有些章节价格太贵,那是因为掌阅是按照3阅饼/千字收费的,所以章节字数越多,价格越贵

    2、还有很多掌阅读者抱怨更新太慢,这个真没办法,我这种外站书没法和掌阅本站那些书每天几万字的更新速度比,毕竟他们都是编辑先让存了几十万的稿才准发书

    3、掌阅那边评论我基本看不到,所以不久后我会建一个掌阅群,方便互相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