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19章 有影无形之剑

    温香软玉在怀,鼻间又闻到一股似兰非兰,似麝非麝的少女幽香,宋青顿时精神大振,不由朗声笑道:“任姑娘,借你佩剑一用。(更新最快最稳定) .T.”

    他虽然自身有木剑,可是目标太明显,现在天下间还有谁不知道他的武器就是一柄木剑?一旦拿出来,自己刻意隐藏的身份马上曝光也就罢了,最令宋青担心的是万一任盈盈知道他是宋青,拒绝让他治疗她又怎么办?

    根据之前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来看,发生这种情况的概率为百分之百。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宋青对任盈盈这个人物都充满好感,可不愿意看着她香消玉殒。

    “你……你自己拿。”任盈盈此时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短剑却放在怀中,如今他闪躲腾挪得厉害,她担心一松手整个人就会跌倒下去,对方肯定要救自己,万一被敌人趁机攻击就完了。

    “事急从权!”任盈盈贝齿紧咬,默默对自己说道。

    宋青也是一怔,没料到一向害羞脸嫩的任大小姐,居然会如此果决。他当然不会不好意思,反正说起来都是自己未婚妻了,这样也不算逾礼嘛。

    “好一对奸夫淫.妇!也不知道令狐冲看到这一幕是什么感想。”自从对方将任盈盈抱在怀里可以腾挪闪躲过后,战场形势陡变,自己之前围魏救赵的策略顿时失效,只好用言语挤兑,希望任盈盈羞愤之下拒绝再被那人抱着。

    “找死!”宋青脸色一寒,伸手往任盈盈怀中一探,随即寒光一闪,左冷禅大叫一声,急忙飞速回退,当他站稳之时,众人看清他左手上鲜血淋漓,小指和无名指已经不翼而飞。

    左冷禅倒是悍勇,点穴止血过后,又挥动长剑冲了过去,一边冲一边对手下那群黑衣人喝道:“都是死人么,给我杀!”

    那群人之前之所以犹豫不前,是因为以左冷禅在武林中的身份名望,不仅趁人之危,还要和另一个绝顶高手联手,当着少林方证大师的面,若他们再一拥而上,就算胜了嵩山派也颜面无光。

    如今见到左冷禅受伤不轻,众人方才醒悟过来,这是生死搏斗,哪还有功夫讲什么面子,顿时嗷嗷叫着冲了过去。

    宋青一剑逼退了游坦之,看着不远处冲来的众人,低头看着任盈盈,柔声问道:“任姑娘,你怕不怕。”

    任盈盈微微一笑:“有前辈在,我又怎会怕?”

    “哈哈哈,”宋青一阵长笑,顿时豪气重生,望着冲上来的众人,大声喝道,“就算你们一起上,我又何惧!”

    他这一声喝饱含内力,黑衣众人只觉得耳朵嗡嗡直响,慑于他的威势,一时间居然不敢继续上前。

    宋青也不趁势追击,反而将手中短剑举到面前仔细观察起来,只见兵刃既短且薄,在阳光下又似透明一般,不由奇道:“任姑娘,这把剑可有名字。”

    任盈盈微微摇了摇头:“这是我小时候在黑木崖兵器库房里面找到的,还特意问过爹爹,连他也不知道名字。”

    “这柄剑近乎透明,仿佛无形,正符合春秋名剑承影的有影无形之意,就叫他承影好了。”宋青话音刚落,剑身上传来一阵龙吟之声,仿佛剑中有灵,非常喜欢这个名字。

    “承影?”任盈盈默默念着,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古上看到的承影剑传说:春秋时某天黎明之际,卫国郊外一片松林里,天色黑白交际的一瞬间,一双手缓缓扬起。双手合握之中是一截剑柄,只有剑柄不见长剑剑身,但是,在北面的墙壁上却隐隐投下一个飘忽的剑影,剑影只存片刻,就随着白昼的来临而消失,直到黄昏,天色渐暗,就在白昼和黑夜交错的霎那,那个飘忽的剑影又再次浮现出来……

    “好,就叫承影!”任盈盈眼前一亮,觉得这柄剑与那上古名剑多有相通之处。

    “死到临头,还有这个闲情逸致!”左冷禅冷哼一声,不满手下众人的退缩,率先攻了过来。

    见左冷禅一马当先,那群黑衣人互相对视一眼,也纷纷挥着武器攻了过来。

    这样一来宋青面临的压力顿时陡增,他武功再高,也不过只有一只手,而且这些黑衣人都不是庸手。

    当然若是平日里宋青碰到这些人,大不了一剑一个,可现在他要时刻往任盈盈体内输真气,自身实力近乎打了一半折扣,更何况还要时刻护着任盈盈,往往他一剑要刺死某人时,却不得不中途撤回来拦下刺向任盈盈的攻击。

    不远处的阿紫见宋青尽管略显狼狈,却依然屹立在中央不倒,不由暗暗恼怒:呸,什么五岳剑派盟主,听着挺威风的,结果这么没用,这么多人攻击一个人都打不赢,人家怀中还抱着一个女人!

    同时她心中暗暗惊惧:这人武功这么高,若他今日脱困,他日寻来阿紫的小命可就没了…….

    阿紫有心帮忙,只可惜她有自知之明,以她的武功,连左冷禅那些黑衣人手下都远远比不上,自己凑上去既是添乱又是找死。

    突然看到不远处一脸焦急的乌云珠,阿紫眼睛骨碌碌一转,顿时计上心来,轻轻一跃,便飞到了乌云珠身旁,一下子抓住她的咽喉,笑盈盈地对宋青说道:“喂,那个什么什么高手,你若再不束手就擒,这个小姑娘可就没命了哦?”

    宋青回头看见乌云珠的状况,不由冷哼一声。

    阿紫还想说什么,那声冷哼却仿佛炸雷一样在她耳边响起,整个人顿时有了片刻的失神,刚回过神来,却骇然发现一柄剑尖出现在了喉间。

    “放开她。”宋青怀中搂着任盈盈,沉声说道。

    “不放!”尽管剑尖上的寒气已经激起了颈子上的鸡皮疙瘩,阿紫依然倔强地扬着头,手依然扣着乌云珠的咽喉。

    “大哥哥你别管我!”乌云珠急忙说道。

    “嘿嘿,小美人儿,要是他真的不管你的话,刚才那一剑就直接刺下去了,他还不是担心我临死前伤到你?”阿紫顽皮地在乌云珠耳朵里吹了一口气,一脸的笑意。

    宋青不由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她小小年纪,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如此镇定,刚才那一剑若是换做其他人,哪怕是军中最有胆气的勇士,也会下意识后退自保,结果她居然在那么短时间内有了决断,不仅不退,扣着乌云珠咽喉的手反而用力了几分。

    “放开阿紫姑娘!”见心中的小仙女被人用剑指着喉咙,游坦之整个人都疯了,狂怒着往宋青扑了过来。

    ="fps">/> lass="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