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20章 俏丫鬟

    宋青书眉头一皱,回剑往身后一挥,一道凌厉的剑气顿时冲天而起,游坦之瞳孔一缩,急忙双掌往前往前一卷,一团团黑风挡在身前。

    剑气与黑风相交,游坦之整个人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往后退去,一连退了十几步方才稳住身形。

    宋青书暗暗叫了一声可惜,若不是这游坦之修炼易筋经已有一定火候,这一剑他不死也重伤。

    游坦之擦掉嘴边的鲜血,怒吼一声,又想冲过来,可身形一动,他突然脸色大变,眼珠四处转着,仿佛在打量着他的铁头盔。

    众人正奇怪间,突然听到一种仿佛蛋壳碎裂的声音正从他头上传来,众人纷纷往他那边望去,只见他头上的铁盔咔咔几声,尽数碎裂开来。

    “咦~”

    “呕~”

    “好丑!”

    空气中顿时响起了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原来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张非常丑陋的脸,游坦之脸上不知道是被火烧过还是烫过,如今布满猩红狰狞的肉,形成一个个恶心的肉瘤。

    以任盈盈这种见惯生死的人也下意识闭上眼睛将头靠在宋青书肩头,乌云珠看了一眼更是害怕得扭过头去,连阿紫的一张俏脸也隐约可见微微抖动,显然正强忍着恶心。

    游坦之本来就自卑无比,如今将最丑陋的一面露在心上人面前,听着周围的人指指点点,眼眶中一下子就充满了泪水。

    宋青书微微皱眉,他本来是极为同情原著中游坦之坎坷的命运,可今天发现,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就因为阿紫一句话,居然毫不犹豫对一个无辜的少女下毒手。

    慑于宋青书刚才一剑的威力,那群黑衣人一时间犹豫不决,倒也不敢马上冲过来,只好将他们一行人团团围在中间。

    宋青书乐得他们不进攻,正好趁机给任盈盈祛除寒毒。

    索额图是何等人精,刚才一番争斗他已经看出端倪,眼前这神秘人轻功高绝,之所以耗在这里,很大原因是为了救自己父女二人,心中感动之余连忙说道:“这位壮士,你已经尽力了,不用再管我,只求你能救下我女儿。”

    乌云珠顿时惊呼道:“不要,爹,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我不会离开你。”说完后便看着宋青书,眼眸中含着泪花:“大哥哥,你带着这位姐姐走吧,不要管我。”

    宋青书眉头一皱,还没来得及答话,乌云珠又继续说道:“只不过我不想带着遗憾死去,临死之前,大哥哥你能不能满足我一个愿望?”

    “什么愿望?”宋青书顿时奇道。

    “你能不能摘下面具,让我看一下你的样子。”乌云珠一脸期待地望着他。

    宋青书哑然失笑,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惦记着这个,笑着摇头道:“你不会死,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看。”说完便看向阿紫。

    阿紫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掐在乌云珠脖子上的手抓得更紧了:“你别过来啊,再过来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一时紧张,错手杀了她。”

    “你是不是觉得她的眼睛很漂亮?”宋青书淡淡地说道。

    “是又如何!”阿紫扬了扬下巴,心中却暗暗叫苦,早知道会得罪这么一个煞星,自己刚才干嘛要嘴贱。

    “你很喜欢漂亮的眼睛么?”宋青书淡淡一笑,“既然你这么喜欢,那看我的眼睛漂亮么?”

    “一个大男人,自称眼睛漂亮,也不嫌恶心!”阿紫腹诽不已,不过还是下意识往他眼睛看去,谁知对方的眼睛好似一团虚无的漩涡,随即她便发觉自己再也移不开目光,一步一步陷进了那无边的黑暗之中。

    “我的眼睛好看么?”宋青书嘴角浮现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他很少对女人动用移魂大.法,毕竟移魂大.法得到女人实在太过容易,反而没了意思,哪有自己一步一步征服来得有趣。只不过对付阿紫这种狠毒的小妖女,他可没那么多闲功夫。

    “好看~”阿紫喃喃说道。

    “那你愿不愿意跟在我身边,看一辈子?”宋青书继续说道。

    阿紫脸上闪过一丝挣扎之意,不过如今宋青书的精神力何等了得,全力发动之下,她又如何抗拒得了:“愿意。”

    “叫主人。”宋青书冷冷地说道。

    “主人。”阿紫甜甜一笑,叫声极为清脆悦耳。

    宋青书刻意在周围用真气布置了壁障,因此两人之间的对话除了在宋青书怀中的任盈盈以及被阿紫挟持的乌云珠外,再没有其他人听见。

    “来我身边来。”宋青书满意地笑了笑,对阿紫招了招手。

    阿紫欠了欠身,柔顺地答道:“是,主人。”说完果然走到了宋青书身边,乌云珠自然也就被放开了。

    目睹这一切,乌云珠的小嘴张大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一脸不可思议,她不明白之前还嚣张的小妖女,为何这时会这么听大哥哥的话,难道大哥哥是神仙下凡么?

    反而是任盈盈见多识广,想起了一些江湖传言,不由暗暗心惊:这人莫非会传说中**大.法一类的功夫?那我以后得注意点,千万不能去看他的眼睛,免得像阿紫这样,迷迷糊糊就成了对方的奴隶,对方让我做什么我就会做什么,光想想就不寒而栗了……

    不过任盈盈马上开始自责起来:任盈盈啊任盈盈,人家拼了命救你,之前种种细节明明看得出他是一位光风霁月的君子,你怎么可以如此怀疑防备自己的恩人。

    宋青书并不知道两女心中在想什么,他只是凑到阿紫耳边低语了几句,阿紫连连点头:“是,主人。”

    游坦之本来在自伤自怜,突然看见宋青书离自己的女神那么近,两人神态亲昵,阿紫脸上也没有丝毫不悦,顿时怒火中烧:“快放开阿紫姑娘。”作势又要冲过来。

    “小师弟,我们与这位前辈不过只是一场误会,人家前辈大人有大量,我们的恩怨已经一笔勾销了。”阿紫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

    “可是……”游坦之心中不满,一肚子郁闷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

    “没什么可是的,难道我的话你也不听了?”阿紫俏脸顿时一寒。

    “不是不是,”游坦之急忙摆着双手,“我当然听阿紫姑娘的话。”

    旁边的左冷禅顿时又惊又怒,他实在想不通阿紫为何会反戈一击,没有了游坦之,单凭自己,恐怕制不住对方。

    “游少侠,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以你的武功,就算出任一派掌门都绰绰有余,为何要对一个女子俯首帖耳?你若是喜欢这个小姑娘,等会儿本座将她擒来送你,为奴为婢又或者用来暖床,还不是随你心意?”左冷禅素来雄才大略,对游坦之唯唯诺诺的窝囊样早就不以为然,便趁此机会劝道。

    谁知道游坦之听了他的话,不仅没有意动,反而勃然大怒:“你竟敢侮辱阿紫姑娘!”

    阿紫也是冷哼了一声:“小师弟,这人心肠坏得很,从一开始就把我们当枪使,如今还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实在可恨!”

    游坦之眼前一亮,立刻说道:“既然阿紫姑娘不喜欢他,我这就取了他的性命。”话音刚落便往左冷禅攻了过去。

    左冷禅顿时大惊,没料到对方说打就打。其余的黑衣人见游坦之与阿紫对话,毫不将左冷禅放在眼里,说起杀他时的语气就仿佛在说杀鸡一般,不由纷纷大怒,挥动着武器便往游坦之身上砍去。

    “回来!”左冷禅急忙叫道。

    不过那些人并没有听,他们都是江湖上一流的好手,受左冷禅之邀来劫杀索额图。刚才混战中他们早就看出游坦之虽然声势骇人,可拳脚功夫却稀松平常得紧,因此没一个怕他,只想趁机杀了他,卖左冷禅一个人情。

    谁知道双方甫一接触那些黑衣人顿时脸色大变,之前与游坦之携手对敌倒不觉得有什么,如今没有宋青书抗住大部分阴寒内力,这些人方才清楚对方的内功何等厉害,往往只是一招,不少人就抵受不住他掌力的寒气,冻得牙关直打颤,有几个倒霉的被游坦之一掌击在身上,全身顿时浮起一道寒霜,瞬间便断了生机。

    左冷禅一颗心在滴血,这些人都是他花大力气笼络的高手,打算他日五岳并派用作奇兵,谁知道这次损失如此惨重。

    尽管还想与游坦之一起对付那个神秘人,可事到如今游坦之杀了这么多同伴,左冷禅心中清楚,若是继续试图拉拢他,反而会失去黑衣人同伴的信任。

    左冷禅也是当机立断,怒吼着往游坦之扑了过去,只求尽快击杀对方,在回头来对付那个神秘人。

    砰砰砰!

    左冷禅毕竟算得上一代宗师,眼力以及经验比游坦之要高出几个境界,瞬间便抓住了对方破绽,一连数掌打在他身上。

    不过左冷禅很快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寒冰真气进入对方体内过后,对方居然毫无反应。

    寒冰真气是左冷禅这些年来暗中精心准备的杀招,他自信连魔教教主任我行那种绝顶高手不小心中了他的寒冰真气,也只有陨落一途;就算是眼前这个高深莫测的神秘人,刚才也只能凭借绝顶的内力抵挡他的寒冰真气,万万不敢任由他攻击到身上,可这个游坦之连中了几掌,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小心!”方证大师突然惊呼。

    左冷禅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愣神的功夫,游坦之反击的双掌已经攻到了自己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