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21章 如或长夜不安,心念纷飞,如何慑伏

    对方掌力还没及体,左冷禅就已经觉得寒意刺骨,顿时大惊:我修炼的本就是寒冰真气,其他人的内力居然会让我觉得寒冷?

    连忙举掌横在胸前,只可惜事发仓促,他一身功力顶多运起了五六成。双掌相交,左冷禅如遭雷噬,整个人被震得飞退而回,待站稳时,突然哇地吐出了一口鲜血,血落到草地上,众人发现血迹里竟然还夹杂着小碎冰块,冒着丝丝寒气。

    游坦之怒吼一声,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如影随形地扑杀了过来,左冷禅顿时脸色惨白,心中暗想:罢了罢了,没想到我左冷禅居然会死在一个无名小卒手里。

    谁知道方证大师突然挡在他面前,眨眼间便和游坦之对了数掌,最后一掌将其震了回去。

    游坦之倒退十几步方才站稳身形,尽管方证占了突然出现的便宜,可那几次对掌却是实打实的,完全取不了巧,顾忌着对方的内功,游坦之倒也不敢轻易冲过去。

    “阿弥陀佛!”方证大师呼了一声佛号。

    宋青书顿时冷笑不已:“好一个方证大师,刚才他们趁人之危,围攻我一人,怎么没见你出手相救?现在左冷禅一出事,你就屁颠屁颠跑出来,真是好一个沆瀣一气。”

    “尊驾武功之高,远在老衲之上,又岂用老衲出手相救。”方证答道,“左盟主乃武林中有名的白道领袖,老衲自然不能袖手旁观,更何况这位游施主的内功,与本寺的《易筋经》似乎同出一源,老衲也想查个究竟。”

    说完过后便对游坦之行了一礼:“还请施主交还本寺的《易筋经》。”

    “什么《易筋经》?没听说过。”游坦之瓮声瓮气答道,显得很不耐烦。他其实并没有说谎,因为他压根不知道自己练的是《易筋经》。

    阿紫也忍不住娇哼了一声:“你这大和尚好不要脸,在场的和我这位小师弟交手的人不在少数,都能感受到他真气阴寒,莫非你们少林寺的《易筋经》也是这种邪门狠毒的功夫么?”

    “阿弥陀佛!”方证在武林中德高望重,被一个小姑娘这般讥讽,却并不动怒,反而望向游坦之,“游施主曾经是否被千年冰蚕之类的剧毒之物咬过?”

    游坦之下意识点了点头,看得一旁的阿紫直生闷气。

    “这就对了,”方证喟然一叹,“想必是施主机缘巧合之下修炼了本寺的《易筋经》,方才得以在寒毒之下保命,而你体内的易筋真气与寒毒交缠在一起,演变成了如今这种至阴至寒的霸道真气。”

    见方证慈眉善目,只凭猜测就将当初的情形重构得八.九不离十,游坦之不由心生佩服,突然想到了自己机缘巧合得到的那本书:“咦,难道大师说的是这本书?”说完拿出了一本外形古朴的小册子,封面上弯弯曲曲的三个字,若是有懂梵文的人看到,定会认得正是梵文写的“易筋经”三字。

    想到少林寺传说中的无上绝学,比七十二绝技还高深的《易筋经》就在眼前,场中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方证身为少林得道高僧,自然是认得梵文的,一见之下神色激动:“正是此书!”眼前这册子正是之前在少林寺中诡异遗失的《易筋经》梵文原本,其实相对于武功秘籍,这本册子象征意义更大,毕竟连少林寺的高僧,都罕有能看懂此书的,寺中修炼《易筋经》的高僧练的都是汉语译本。

    想到这里,方证不由好奇,这个看着有些木讷的青年,究竟是如何从这本书上学得神功的呢?

    游坦之点点头:“我一直想将此书物归原主,只是苦于不知道原主人是谁,既然是少林之物,那理当还给少林。”

    宋青书眉头微微一皱,今天一大群人拼得你死我活,各个损失惨重,若是任由方证寻回《易筋经》,那少林寺岂不成了最大赢家?

    更何况他今天还被方证不知不觉阴了几把,若真坐视他得到神功,念头又岂能通达?

    阿紫从小在星宿派长大,早已练就了一翻察言观色的神功,宋青书还没说话,她便猜到了他的心思,有意将《易筋经》送给主人讨他欢心,眼睛骨碌碌一转,便开口喝道:“小师弟,切莫被别人骗了。”

    听到她的话,游坦之下意识把伸出的手收了回去。宋青书不禁赞赏地看了阿紫一眼,心想她这猜测主人心思的本领,恐怕不亚于韦小宝了。

    见游坦之将书收了回去,方证顿时有些面色不愉:“小姑娘,人人皆知《易筋经》乃少林之物,又岂有骗这一说?”

    阿紫哼了一声:“《易筋经》虽然是少林寺之物,可谁又能证明这本书是《易筋经》?说不定是大和尚你见我师弟内功神奇,故意设套骗他呢?”

    “封面上明明白白写着‘易筋经’三字,还要如何证明?”方证顿时急了。

    “哼,本姑娘虽然来自西域,可也识得中原文字,请问易筋经三个字是这般写的么?”阿紫不屑地笑了笑。

    宋青书不由庆幸不已,幸好自己用移魂大.法将她‘收编’了,不然有这样一个古灵精怪的敌人,实在是有些难缠。

    方证这没好气地说道:“这三字是用梵文写的,自然不是汉字的形状。”

    “嘿嘿,在场的除了大和尚你之外还有谁认识梵文呢?是不是易筋经还不是随你说?”阿紫娇哼道。

    周围的人明知阿紫是在胡搅蛮缠,可也有不少人暗暗点头,她说得的确有几分道理,大家都不懂梵文,这本书到底是不是易筋经都还不一定呢。

    方证还没来得及解释,阿紫又开口说道:“不巧的很,本姑娘来自西域,刚好也认识梵文,这三个字哪是什么‘易筋经’,分明写的是‘神足经’!小师弟,还不把经书给师姐。”

    之前两人针锋相对,游坦之听得云里雾里,不过心中还是偏向于相信自己的女神,听到阿紫催促,下意识就打算把手中秘笈册子交给她。

    “且慢!”

    突然不远处的树林中传来一阵暴喝,震得场中很多人气血翻腾,很快一个高大魁梧的和尚大步走了出来,身边还有一个样貌丑陋,看着有些呆呆傻傻的小和尚。

    见到两人,周围的人顿时炸开了锅:

    “原来是号称少林两百年来第一人玄澄大师!”

    “他身边那个小和尚好像是金蛇大会上大放异彩的虚竹大师。”

    “对,一掌把南慕容震得坐到地上,后来与剑仙一战更是惊天动地。”

    “看来今天那人死定了。”

    “不错,还敢和少林寺抢夺易筋经。”

    ……

    “你既然号称懂梵文,那将这句话翻译成梵文试试?”玄澄大步走来,对阿紫冷笑不已,“‘如或长夜不安,心念纷飞,如何慑伏’,这句话用梵文该怎么说?”——

    祝各位读者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