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22章 懂梵文的少女

    少林七十二绝技威震天下,玄澄精通其中十三种绝技,已经是少林寺两百年来的第一人了。而这十三门绝技中,玄澄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般若掌。般若掌是少林拳法体系里最高深的武学,难练程度不亚于易筋经。

    “如或长夜不安,心念纷飞,如何慑伏?”这句话写在般若掌秘笈的首页,是当初创始人记录心境变迁的笔记。

    玄澄有意为难阿紫,自信这句话外人绝不可能事先听过,甚至连少林弟子,看过这句话的一只手也数得过来,再加上般若掌乃中土高僧所创,绝非《易筋经》那样传自天竺,因此这世上根本就没这句话的梵文版,哪怕阿紫真的懂梵文,仓促之间也很难翻译得贴切。

    听到玄澄的话,阿紫果然脸色一变,她哪懂什么梵文啊,刚才不过胡搅蛮缠一。

    注意到阿紫神色变化,玄澄突然冷笑道:“呵呵,姑娘刚才不是号称懂梵文么,一口咬定这封面上写的是‘神足经’么,这个时候怎么又不话了?”

    “我……”阿紫一时语塞。

    “我什么我!”玄澄双目一瞪,怒道,“姑娘年纪就以----,m.≠.c≯om骗人为乐,也不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教你的。”

    阿紫从就没见过爹妈,这件事情是她心中的逆鳞,见玄澄提及她父母,顿时大怒:“师弟,替我给这个臭和尚掌嘴。”

    “是,阿紫姑娘。”游坦之面对阿紫之时一脸恭敬仰慕,回过头来看着玄澄之时却是一脸狠厉。

    玄澄顿时哈哈大笑:“就凭你?”

    虽然知道玄澄的武功修为,但担心他大意之下吃了暗亏,方证大师急忙提醒道:“师兄心,此人练成了易筋经,而且内力还夹杂着剧烈寒毒。”

    他话音刚落,游坦之已经扑到了玄澄面前,玄澄也不动分毫,任由对方一掌击在自己胸前。

    看着胸前慢慢浮现出的一层寒冰,玄澄头:“果然有些门道。”随即身上金光一闪,那层寒冰转瞬即逝,游坦之只觉得手掌传来一股大力,整个人一下子便被震开后退了几步。

    “金刚不坏神功!”周围众人顿时惊呼不已,这门神功向来只存在于传之中,今日有幸目睹,果然非同凡响。要知道游坦之的寒冰掌力,大家之前可都是见识过的,连五岳盟主左冷禅都抵挡不住,结果打在玄澄身上,却仿佛挠痒痒一般。

    玄澄震开游坦之过后,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身形一闪,便一掌往他身上攻了过去。他之所以这般穷追不舍,是因为之前看到那本梵文原版易筋经正是在游坦之身上,他想趁这个机会直接夺回来,免得节外生枝。

    游坦之正气血翻腾,见玄澄攻来,慌忙之中举掌相迎。

    众人只听砰的一声,游坦之便仿佛断线的风筝往后跌退,口中鲜血直喷,玄澄森然一笑,使出龙爪手正欲将对方抓回来之时,突然眼神一凝,急忙飞退而回,一道凌厉的剑气很快划过他之前所在的地方。

    见玄澄一脸戒备地望着自己,宋青书淡淡一笑:“阁下也是少林寺一代高僧,难道想公然抢夺后辈的秘笈么?”

    玄澄心中寻思:江湖之中果然藏龙卧虎,我这次从寺中出来,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尖高手,没想到这荒野深山中,随便一个人居然也有这分功力。

    对方凌厉的剑气让他不敢觑,不过他嘴上却不愿意落了下风,闻言哼了一声:“《易筋经》本就是我少林之物,前不久被人偷去。贫僧刚才只是打算取回秘笈,并没有追究这位少侠盗经之罪,已经足够仁慈了。”

    游坦之刚站稳身形,听到他的话不由大急:“这书不是我偷的,只是我无意间捡来的……”

    宋青书伸手打断了他的话,直接道:“你又何必与他多做解释,这书又不是《易筋经》。”

    玄澄顿时大怒:“子信口雌黄!”

    宋青书淡淡一笑:“这书的名称这位阿紫姑娘刚才已经有所言明,大师莫非仗着自己功力,硬要指鹿为马么?”

    玄澄气急反笑:“呵呵,刚才我随便一个问题,已经证明了她根本不懂梵文,她的话,只能算一派胡言。”

    “阿紫只不过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娇弱姑娘,大和尚你武功又高,在武林中地位非比寻常,身上天然有一股威势,刚才你那般凶神恶煞地追问她,她害怕之下,一时间忘了回答也情有可原。”宋青书一脸木然,平静地道。

    周围众人神情古怪万分,这个阿紫之前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在眼里,若她是个娇弱的姑娘,会被一个和尚吓得不出话来,恐怕她自己都不相信。

    方证适时开口,声音比起玄澄来要温和了许多:“既然如此,那请这位阿紫姑娘现在回答那个问题吧,‘如或长夜不安,心念纷飞,如何慑伏?’这句话用梵文怎么。”

    阿紫心中焦急,正无计可施之时,听得宋青书淡淡笑道:“阿紫姑娘,要是你害怕,就把答案悄悄告诉我,我替你。”

    阿紫也是人精,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哼了一声:“这个大和尚实在面目可憎,本姑娘不愿意和他话,嗯,看公子还挺投缘的,那么就告诉你好了。”罢便跑到宋青书身边,踮起脚尖,在他耳边低声了几句。

    玄澄与方证面面相觑,难道这个姑娘真的懂梵文?不过他们很快就排除了这种猜测,毕竟整个少林寺中懂梵文的都没几个,还全都是得道高僧,她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娃娃,又怎么会懂。

    只是两人依然竖起耳朵,想听听她在什么,只可惜对方刻意压低声音,与宋青书靠得又近,他们听一半天也没听到什么东西。

    宋青书连连头,良久过后抬起头来看着玄澄,淡淡道:“这位阿紫姑娘已经将答案告诉在下了。”

    “哼,虚张声势。”玄澄自然不信,他读过这么多年的经书,对梵文也不敢精通,以他的水平,自己都没法将这句话贴切地翻译成梵文,这个姑娘又怎么可能懂。

    宋青书微微一笑,随即便将一段梵文念了出来:“因苦乃罗斯,不尔甘儿星,柯罗波基斯坦,兵那斯尼,伐尔不坦罗……”

    玄澄和方证一开始还不以为然,可很快脸色就变了,这段古里古怪的话的确就是那句话的梵文版。他们自己虽然翻译不好,可不代表听不懂,对方这段话,不仅将原文翻译得贴切,更难得的是将原文中那丝神韵分毫不损地翻译了过来,这梵文水平,少林寺恐怕都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这怎么可能!”两人同时惊呼,倒是一旁的虚竹没什么表情,毕竟他年纪尚轻,武学修为因为奇遇变得深不可测,可他却丝毫不懂梵文,自然不明白其中的玄妙。

    此时阿紫更是一脸倾慕地看着宋青书,心中暗想:主人真是本事,连梵文都会,看来阿紫这次找到了一个大大的靠山。

    场中其他人,则是震惊地望着阿紫娇俏的容颜:没想到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女,居然梵文造诣这么深,能将少林寺两位高僧震得不出话来。

    只不过这些人并不包括任盈盈和乌云珠,刚才两女一个在宋青书身边,一个在他怀中,阿紫对他的那句话,她们可是听得一清二楚,根本不是什么梵文,反而是一声撒娇:“主人主人,阿紫不懂梵文,怎么办吶~”

    乌云珠两颊晕红,心想大哥哥果然厉害,什么都知道。亏我以前在京城里自称才女,和大哥哥比起来,真的是井底之蛙。

    这一刻,乌云珠突然觉得此番遇到的所有危险都值了,只因为遇到了他……

    任盈盈悄悄抬头看了他一眼,可惜入眼处大半个脸颊被面具挡住了,心中暗暗寻思:“这人不仅武功高绝,气度非凡,居然连梵文这么高深的东西都懂,当真可以算得上学究天人,江湖中什么时候多了这号人物?也不知道他面具之下,究竟是何模样……”

    她此刻被对方抱在怀中,能清晰听到他沉稳的心跳声,感受到他强壮的胸膛,自然知道他绝非年老的前辈,不知为何,她突然对这人的样貌产生了一丝好奇。

    宋青书却是强忍着笑意,幸好他脸上有面具,别人看不出他此时表情如何。前世看电视剧,鸠摩智大闹少林之时,其中就有类似桥段,他翻阅了般若掌秘笈,依靠过目不忘的记忆将全文记了下来,然后再翻译成梵文,诬陷般若掌乃取自西域。

    当时引发了宋青书对梵文的兴趣,便各种查资料,然后知道《天龙八部》原著中完成这项壮举的并非鸠摩智,而是清凉寺神山上人。只可惜关于梵文的资料实在太少,而且过于艰深晦涩,宋青书学了一段时间,只学得个八窍通了七窍一窍不通,只不过不甘心花的力气白费,于是背诵了原文中那段话,哪知今天居然发挥了奇效。

    不过玄澄和方证毕竟是少林寺中惊艳之辈,很快反应了过来,不约而同怒斥道:“那个姑娘哪懂梵文,刚才那句话分明就是出自你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