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23章 白马非马

    宋青书淡淡答道:“出自这个小姑娘之口也好,出自我之口也罢,有区别么?”

    周围众人先是一怔,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对呀,不管是出自谁之口,证明对方至少有一个人懂梵文,那只要对方一口咬定这不是《易筋经》,少林寺也没法证明,自然就不方便从游坦之手中抢过去。

    玄澄脸色一阵青一阵紫,他本来料定阿紫不懂梵文,然后自己光明正大从游坦之手中将《易筋经》取回来,江湖中人也没法说什么,谁知道竟然自己给自己挖了这么大一个坑!

    “阿弥陀佛,以施主的梵文造诣,想必精通佛经,自然清楚‘贪、嗔、痴’三毒残害身心,使人沉沦于生死轮回,为恶之根源的』』』,.≡○.道理。如今施主见神功秘笈生了邪念,是为贪;因之前误会意气用事,是为嗔;是非不明,善恶不分,颠倒妄取,是为痴。施主同时染上三毒……苦海无边,还望施主回头是岸。”

    方证大师被宋青书刚才那番梵文造诣唬住了,还以为对方也是个懂佛理之人,便打算以佛理说服对方,自行放弃想拥有易筋经的念头。

    宋青书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这些和尚没有继续就梵文的问题追问自己,不然自己那半吊子水平,还不得马上露馅?见对方以佛理相问,宋青书反倒不虚了,毕竟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自己随便胡扯也能应对。

    “苦海无边,回头真的有岸么?敢问大师,佛家有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是真的么?”宋青书知道佛理这个东西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若是在对方的问题中与他纠缠,只能步步落入陷阱,所以为了破局,他并不直接回答方证的问题,反而反问道,而且这个问题是从方证刚才话语中衍生出来,也不算离题。

    方证听得心中一喜,还当是对方心生悔意,立即答道:“这自然是真的。”

    宋青书微微一笑,话锋陡然一转:“那敢问大师,为何善良的人取得真经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方能成佛;而杀人无数的大魔头,放下屠刀却能立地成佛?这样对善良的人岂不是天大的不公平?这样的佛岂不是为了恶人所服务?这样的佛修又有何意义?”

    “这?”宋青书一连三个质问,弄得方证冷汗涔涔,他突然发现自己以前居然没思考过这个问题,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解释。

    宋青书的话反而引得旁边的一干黑衣人深深点头,他们虽然与宋青书身处不同阵营,可对方说得实在很有道理,很多人心底忍不住生起一丝怀疑:莫非这佛法就是这样欺负愚弄善良百姓的么?

    玄澄在少林寺辈分以及地位都很崇高,只可惜他的主要精力全放在武学一途上,对佛理的理解反而远不如方证,见方证都无言以对,他当然也没什么办法。至于身边的虚竹,同样也是武学造诣远高于佛理造诣的,加上年纪小,这方面恐怕比自己都还不如,更是指望不上,玄澄只好冷哼一声:“强词夺理而已。”

    宋青书朗声一笑:“我以佛理质问佛理,得出自相矛盾的结论,那只能证明,要么是你们学艺不精,要么是佛法本就是强词夺理。”

    玄澄顿时大怒:“小子竟敢侮辱佛法?”

    “敢问施主,可是认为佛法有问题?”之前一直不出声,显得有些木讷的虚竹突然上前一步说道。

    “佛法高深,我自然是不敢置喙的。”以宋青书此时的武功,也不敢轻易抗下这个罪名,毕竟天下佛门教徒千千万万,高手更是不知凡几,他可不想一下子结下这么多敌人。

    “听施主刚才所说,既然不是佛法本身的问题,那肯定是我们佛学不精了?那既然如此,施主可否替我们解惑,为何为何善良的人取得真经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方能成佛;而杀人无数的大魔头,放下屠刀却能立地成佛?”虚竹一脸诚恳,倒极像一个虔诚的信徒。

    方证大师顿时眼前一亮,虚竹看似问了同样的问题,可若是对方也答不上来,证明对方之前所说不过胡搅蛮缠而已,他积累起来的气势必然瞬间坍塌,自己几人也有了出手的理由。

    这个虚竹果然有慧根,难怪这么低的辈分,却能被藏经阁的那位选中,培养成传人……

    宋青书也没料到对方居然同样来个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只不过他早有准备,从容不迫地答道:“三位大师莫非认为让一个杀人无数的大魔头放下屠刀,会比一个善良的人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更容易?”

    宋青书暗暗发笑,后世网络资讯如此发达,什么古希腊的诡辩术,中国著名的“白马非马”问题,流传得到处都是,平日里还要时刻在网络论坛上接受各路战力强悍的键盘侠洗礼,自己还忽悠不过你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虚竹顿时脸色大变,他何尝不明白对方已经完美解答了这个难题,身旁的玄澄也是脸色难看,反倒是方证大师气度更胜一筹,对宋青书微微行了一礼:“施主佛学修为之高深,老衲等人望尘莫及,今日一番禅机,老衲受益颇深。若是换做另外一个时候,老衲必然诚心请施主好生赐教佛理,只是今日事关寺中镇派之宝,老衲只好得罪了,还望施主见谅。”

    宋青书顿时苦笑起来,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操蛋之处,明明最后还是要靠拳头说话,可偏偏一开始各个又要装斯文人,满口仁义道德挂在嘴边。

    目光审视了全场一圈,左冷禅受伤不轻,短时间内应该可以忽略不计,游坦之被自己通过阿紫成功策反,只可惜刚才伤在玄澄手下,现在顶多还能帮忙牵制一下左冷禅手下那些黑衣人,其他的是指望不上了。

    少林那边,此刻却还有三个绝顶高手,状态都处于巅峰,若是平日里一对一,宋青书自然不怕,可是一对三的话……

    宋青书苦笑起来,自己怀里还有个命悬一线的任大小姐呢,若是一边替她输真气镇压寒毒,一边抵挡这三大高手围攻,自己恐怕不出十招,就可能血溅当场。

    只不过这一切,宋青书并不后悔,武功到了他这个层次,比起日常修炼,更重要的反而是修心了。若是任由少林轻易带走《易筋经》,给他心灵留下遗憾,恐怕会成为伴随一身的破绽,修为一辈子都无法更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