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30章 冒充情侣

    “你!”玄澄差点没被他气死,不过所有人都看到对方已经将经书还给了自己,而且经书是在自己拿住过后方才炸开的,他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若是换做其他人,玄澄直接杀过去也就得了,可这个神秘人之前表现出来的功夫不在他们几人之下,更何况旁边还有个深不可测的张三丰,真打起来,胜负难料,而且就算打赢了,经书已毁,己方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易筋经》的梵文版岁毁,不过寺中还有汉译本,万幸的是没有让少林神功外泄……”玄澄心念急转,很快已经有了主意:

    “哼,阁下今日之刺,他日少林定当厚报,我们走。”说完便招呼方证与虚竹离开,←←←,$.☆≧.↙一旁的左冷禅也是怨毒地看了宋青书一眼,然后带着手下随同三人离去。

    “左盟主想这么轻易就走么?”宋青书哼了一声,他与左冷禅几次交恶,更关键的是嵩山派与金蛇营的利益有着直接的冲突,此番左冷禅身受重伤,倒是个除掉他的大好机会。

    左冷禅还没说什么,玄澄却霍然回头:“哼,阁下莫非打算对左盟主不利?”方证与虚竹同时有意无意上前一步,隐隐将左冷禅挡在身后。

    宋青书微微皱眉,之前猜到少林寺与嵩山派结盟,可没料到双方关系铁到这个地步,看玄澄他们的架势,似乎愿意为了左冷禅全力相搏。

    宋青书笑道:“我说左冷禅为何这么大胆,竟敢劫杀满清使臣,同时还得罪金蛇营,原来是少林寺站在背后给他撑腰啊。”

    玄澄哼了一声:“贫僧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只不过嵩山派乃名门正派,若是有宵小之徒妄想对左掌门不利,我们少林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灭人满门,残害妇孺,私下大肆招揽邪派高手,嵩山派果然好一个名门正派。”宋青书脸色一冷。

    玄澄脸皮一热,毕竟嵩山派干的那些龌龊事少林可是一清二楚,不过如今双方是在一条阵线上,自然不会承认:“这些只不过是江湖中人以讹传讹罢了,当不了真。”

    “出家人不得打诳语,也不知道大师平日里念的都是些什么经书,”宋青书讥讽一笑:“也罢,姓左的,今天就饶你一命,下次再碰见看你还会不会这么好运。”

    玄澄被他的话弄得心中火起,若不是之前败于张三丰之手,折了锐气,他此刻早已出手,怒视了宋青书一眼,便带着众人转身离去。

    看着少林嵩山派众人身影消失在远处,宋青书回过神来,对张三丰恭敬一拜:“此番多谢张真人出手相助。”

    张三丰微微一笑:“居士不必客气,以你的武功若非要分心救治任姑娘,这些人也伤不了你,不过……”脸上突然现出犹豫之色。

    宋青书一怔,明显察觉到对方似乎有话想说,急忙答道:“张真人但问无妨?”

    张三丰点点头:“贫道刚才见你与这位任姑娘似乎关系匪浅,不知道你二人……”

    张三丰虽然话没说完,但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毕竟任盈盈名义上还是他的孙媳妇呢,却当着他的面和另一个陌生男子举止亲热,任他涵养再深,也忍不住开口相询。

    宋青书顿时尴尬不已,现在这个情况让他如何解释?之前没有以真正的身份示人,如今总不好说自己就是宋青书吧,那样一来莫说任盈盈立马翻脸,就连张三丰也难免心生芥蒂,毕竟对方名义上是自己的太师父,之前他不仅没有第一时刻行礼,还装神弄鬼这么久,以江湖上尊师重道的风俗,他的行为实在是有些不敬。

    正当宋青书犹豫不决的时候,任盈盈却率先开口了:“回禀张真人,他……他是我的情郎,我们早已私定终身,无奈前不久家父为了与金蛇营结盟,将我许配给了宋……宋青书,我俩正在头疼之际,却有幸遇上了张真人,素闻真人乃武林中的神话,而且还是那人的太师父,还望张真人能出面主持公道,成全我俩。”

    “啊?”听完任盈盈一番话,宋青书顿时傻眼了,这个女人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原来任盈盈虽然无奈接受了宋青书假结婚的提议,可她本来就是极为聪颖之人,事后冷静下来,很快就意识到假结婚隐藏的危机,自然不甘心将自己的命运放在宋青书的好心上,这次机缘巧合遇到了张三丰,再加上之前神秘人给自己疗伤时带来的误会,她心中便形成了一个大胆的计划,想利用这次机会解掉与宋青书的婚约。有张三丰出面,宋青书当然不敢说什么,父亲也不能再利用冲哥来威胁自己……

    “任……”宋青书刚想说什么,却突然觉得腰间被轻轻掐了一把,回头一看,察觉到任盈盈眼神中的哀求,微微一愣便有些了然,脸上顿时泛起一丝古怪的笑意,顺着她的话说道,“不错,我与盈盈情投意合,还望张真人成全。”

    之前见两人举止亲密,张三丰心中早有猜测,这个时候得到两人证实不由暗暗叹了口气:“正所谓有情人终成眷属,两位既然早已私定终身,只能说明青书没这个福分,也罢,贫道此番正要去金蛇营,两位大可以随行,见到青书过后,贫道会向他提起此事。”

    “啊?”听闻要去金蛇营见宋青书,任盈盈下意识有些害怕,不过心想这是解除婚约最好的机会,犹豫片刻便点了点头。

    宋青书却是大惊,下意识问道:“久闻张真人平日里素来不出武当山,此番为何会千里迢迢去金蛇营呢?”

    想到张三丰千里迢迢特意来找自己,宋青书哪能不担心?

    “贫道心中有些疑惑,需要到金蛇营求证一番。”张三丰脸上浮现出一丝忧色,显然不欲多说。

    宋青书还想旁敲侧击一番,一旁的任盈盈却突然咳嗽了起来,张三丰连忙说道:“任姑娘体内的寒毒不宜耽误,我们还是尽快在附近镇子找个客栈安顿下来,才好替她疗伤。”

    “好!”看着她平日里娇艳的容颜如今却苍白无比,宋青书也明白她的伤势拖不得,万一真的等到寒毒侵入她丹田、心口、顶门三处,就算他和张三丰联手,恐怕也未必能治好他的寒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