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32章 乌云珠的质问

    “啊?”被宋青书这么一忽悠,任盈盈真的开始担忧起来,想到这寒毒还有可能影响自己的生育能力,她便不寒而栗,要知道这个世界女人若是生不出孩子,可是犯了七出之条的。

    “那好吧,麻烦前辈了。”任盈盈睫毛轻颤,显然心中并不平静。

    宋青书微微一笑,不再说话,开始专注地替她化解体内的寒毒起来。其实他并没有对任盈盈说实话,丹田、胸口等地虽然是祛除寒毒时最危险的地方,但他完全没有必要非用这种暧昧的法子给她治疗。

    当然,这种姿势是祛除寒毒最方便最快捷的办法,想到任盈盈这小妮子一直背地里谋划着解除两人的婚约,宋青书自然不会圣母到采取其《£《£《£吧,↑.︾↘.±他复杂的疗伤方法,更何况他一直以来信奉一条人生准则: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自然不会傻乎乎地去当什么柳下惠。

    宋青书久经风浪,尽管怀中佳人的身体柔软无比,鼻间还时不时闻到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淡淡体香,但他开始运功替她疗伤过后,整个人便进入了一种古井不波的境界。

    只不过这样一来可苦了任盈盈,她还从来没有这般和男子亲密过,身后男子的气息已经让她心慌意乱,小腹、胸口两处传入的两股内力更是仿佛会动的蛇一般,在她体内四处游走,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每当对方的真气经过一个穴道,她浑身就会泛起一丝丝酥麻之感。

    任盈盈急忙咬着嘴唇,生怕自己不小心发出什么难堪的声音,只是这样一来,她的呼吸难免变得沉重起来,房间内隐隐约约可以听到她喉间压抑的喘.息之声。

    对于任盈盈的反应,宋青书也很意外,没料到她的身体居然如此敏感,连忙放缓了真气输入的速度,淡淡说道:“收敛心神,已经到了关键阶段了。”宋青书虽然不介意占她便宜,不过凡事总有个度,他自认风流,却不认同下流。

    “嗯。”任盈盈一张脸蛋儿臊得通红,之前她也能听到自己的喘.息声,可是一直鸵鸟心态,觉得自己声音不大,对方全神贯注疗伤说不定没有听到,结果对方一句话打破了她最后的幻想。

    随着宋青书至刚至阳的真气不断输入她的体内,任盈盈身体的温度也越来越高,到后来肌肤之上甚至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薄薄的衣裳被汗水打湿,很快便紧紧贴在她肌肤之上。

    “前辈,我……我不想疗伤了。”任盈盈低着头,突然颤声说道。

    “为什么?”宋青书不由一怔。

    “我……”任盈盈欲言又止,双手一直绞着裙摆上的丝带,犹豫良久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宋青书低头一看,随即恍然,任盈盈身上的衣裙本来就薄,被汗水一弄湿,如今紧紧贴在身上,弄得她的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两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那种触感仿佛肌体直接接触,没穿衣服一般。

    宋青书也是大为尴尬,如今这状况毕竟不是他本意,若是他日自己身份曝光,任盈盈绝对会认为自己是故意弄得她难堪,反而弄巧成拙了。

    “马上就好了,你适当忍耐一下,总不能功亏一篑。”宋青书沉声说道,同时伸手一招,扯下一条黑布蒙住自己眼睛。

    看到他的举动,任盈盈心中微微感动:前辈倒是个君子,可如今这情况,哎……

    见任盈盈不反对,宋青书深吸一口气,加快了真气运转速度,房中顿时陷入了宁静。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任盈盈突然哇的一声,吐了一口淤血出来,她凝神望去,只见地上的淤血之中夹杂着几粒小小的冰块,上面还散发着丝丝寒气。

    “你体内的寒毒已经完全解了。”宋青书松开双手,对任盈盈说道。

    任盈盈嗯了一声,有心想道谢,可一想到自己被对方占了这么大的便宜,谢谢二字怎么也说不出口,心中满腹愁肠终究化为一句话:“我先回房了。”

    临走之际想到自己如今这身光景,实在不方便被人看到,任盈盈不由跺了跺脚,回头狠狠地瞪了宋青书一眼,待看到对方眼睛上依然蒙者黑布,心中方才好受了一点,一把扯过他放在一旁的衣服披在身上,飘然远去。

    听到对方脚步声消失在门外,宋青书方才扯下眼前的黑布,不由苦笑万分:哎,这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看了一眼窗外的月光,宋青书不禁一怔,自己给任盈盈疗伤,不知不觉居然过了这么久了?

    正在走神之际,门口突然传来一个清脆柔美的声音:“大哥哥?”

    宋青书抬头一看,门口站着一个俏生生的少女,不是乌云珠又是谁?

    “这么晚了你还没有睡啊?”宋青书笑道。

    “睡不着。”乌云珠勉强一笑,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咦,难道有谁欺负你了么?”宋青书顿时奇道。

    乌云珠红唇轻咬,并没有回答,反而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门外走廊的情况,见没有异状方才走了进来,随手关上了门。

    “呃~”宋青书当然不会自恋到她是来自荐枕席的,只不过见她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实在有些好笑,“究竟什么事?”

    “嗯……”乌云珠扭扭捏捏一半天,弄得宋青书都有些不耐烦之际,方才开口说道,“大哥哥,你和任姑娘真的已经私定终身了么?”

    “你就特意来问这个?”宋青书哑然失笑。

    见他不当一回事,乌云珠顿时急了:“大哥哥,你明明是金蛇王的好朋友,怎么能抢朋友的未婚妻呢,正所谓朋友妻不可欺!”

    宋青书这才想起,眼前这个少女可谓是自己的铁杆粉丝,目睹偶像被挖墙角,跑来打抱不平来了,心中玩心大起,故意骗她道:“你记错了吧,我怎么记得那句话是‘朋友妻,不客气’呢?”

    乌云珠眼眶中一下子就泛起了泪水:“大哥哥,你怎么这样……”

    见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宋青书连忙解释道:“真是怕了你了,这件事另有玄机,并不是你担心的那样,不过我答应了任姑娘,总要替她保守秘密。”

    “真的么?”乌云珠脸上一喜,正要继续追问之际,门外突然又响起了敲门声。

    “难道是我爹来找我了?”乌云珠顿时花容失色,急忙对宋青书说道,“大哥哥,千万别告诉他我半夜三更来你这里。”

    说完便匆匆忙忙想找地方躲藏,无奈这间房没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听见敲门声越来越急,乌云珠跺了跺脚,嗖地一下蹿到了床上,顺手又将两边的帘子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