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33章 拥挤的床

    宋青书非常不理解乌云珠为什么要躲躲藏藏,一边感慨自己老了跟不上女孩心思的节奏,一边走过去开门。

    “是你?”看着门口那紫衣少女,宋青书不禁有些意外,他还一直寻思着开门后当索额图问起女儿的下落,自己究竟是骗他呢,还是骗他呢。

    “不是我还是谁啊,”阿紫突然眼睛一亮,将头伸了进来,四处打量着,“主人莫非在等其他姑娘?”

    “胡八道。”宋青书脸颊一热,不露痕迹地挡住了她的视线,轻轻咳嗽了一声,“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阿紫鬼鬼祟祟地关上门,凑到宋青书身前,心翼翼从怀中摸出一本册子,献宝一般地递了过去:“主人,这是之前阿紫偷梁换柱截下来的《易筋经》。”

    随意翻了翻手中薄薄的秘笈,宋青书突然神色一动:前世网络上经常会讨论穿越回南宋变成郭靖,面对强大的蒙古,如何才能逆转乾坤,当时他就寻思着,将九阴真经、降龙十八掌什么的弄成教材,发给手下士兵,到时候带着一群身负绝世神功的士兵,打蒙古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么?

    不过当宋青书真正穿越到这个武侠世界后,才发现这种办法有几个天大的难题,一是保密问题,那么多人都会,难保不会流传到蒙古那边去,到时候蒙古人也会这些神功,那己方就没了优势;二是人心,行军作战最重要的便是令行禁止,普通士兵还好操练,若这些士兵个个身负绝学,肯定就不会像以前那么听话,战场上一堆不听指挥的武林高手还不如一群训练有素的普通士兵……

    这些问题虽然头疼,却不是最根本的,最根本的问题是就算把这些绝世武林秘笈摆在士兵面前,他们也学不会。要知道这个年代识字的都是文人,他们走的是科举这条路线,选择去当兵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些大老粗,大字不识的,让他们学武林中最级的功法,就好比在后世你让一个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夫去学偏微分方程一样,能学会才有鬼了。是以宋青书虽然一直有将神功秘笈普及的⑥⑥⑥⑥,m.→.com念头,可一直没有头绪。

    不过看到手中这册秘笈上面那些图形,宋青书却有一种意外之喜,以他现在的武功,易筋经对他的提高可谓可有可无,可易筋经秘笈中这些图形,却提供了一个让普通人速成神功的好办法,修炼者不需要识字,不需要有什么武学基础,只要跟着这些图形练,总能练出几分真气。

    要知道原著中游坦之可谓文不成武不就,出了名的资质低,却能练成易筋经,全拜这些图形所赐。

    当然按照这些图形练也不是没有副作用,那就是入门容易,却终生难以触及易筋经的真髓,只不过宋青书又不是培养什么武学盟主,只要士兵们能修炼出易筋真气,哪还管那么多?

    想到麾下成千上万会易筋经的士兵,宋青书就忍不住开始傻笑起来。

    “主人,主人,你怎么了?”耳边突然传来阿紫担忧的呼唤。

    宋青书终于清醒过来,不露痕迹地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没什么。”

    见他恢复正常,阿紫这才舒了一口气:“阿紫这次这么乖,主人有没有什么奖励啊?”

    看着眼前撒娇的少女,宋青书很难将她和那个狠毒的妖女联系起来,不由暗暗感叹:移魂大.法真是个好东西,比后世那些影视剧里面的催眠术还好用。

    “主人~”见宋青书又失神了,阿紫忍不住娇嗔道。

    “啊?”宋青书回过神来,尴尬地答道,“阿紫想要什么奖励啊?”

    “唔……”阿紫眉头紧皱,显然心中充满苦恼,“阿紫一时半会也想不到要什么,这样吧,等阿紫以后想到了再告诉主人。”

    “也好。”宋青书微微头,突然发现阿紫居然往床那边走去,不由大惊失色,一把拦在她身前,“你……你要做什么?”

    “你是我的主人,我当然要给你暖床了?”阿紫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反而对宋青书的反应表示不解。

    “啊?”宋青书暗暗叫苦,现在床上还藏着一个丫头呢,要是两女见了面,那可真就冤枉了,明明自己什么事情也没做,却会被两个女人当成好色之徒。

    尽管我们的宋青书向来不介意被人误会好色,不过那往往是在他真的占了便宜的情况下,像今晚这种没偷到鱼反而惹得一身腥的事情,他是绝对不愿意干的。

    “今晚就不用了,人家张真人住在附近呢,影响不好。”宋青书尴尬地摆手道。

    “人家不会发出声音的。”姑娘魅惑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宋青书心中一跳:果然是个妖女,勾引人都来得这么直接。

    “今天真的不方便,刚才我替任姑娘祛除寒毒,导致真气大耗,等会儿要一个人打坐练功……”宋青书愁眉苦脸地叹了一口气,心中却是懊恼不已,若不是乌云珠这妮子横插一杠,今晚也不必独守空床了。

    “这样啊,”阿紫一脸失望,不过一想到他话中的漏洞,很快有高兴起来,“那我明晚再来服侍主人。”完便蹦蹦跳跳往门口走去。

    “阿紫,阿紫,你是不是在里面?”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游坦之的敲门声,听得出来他此时充满了焦急与担忧。

    阿紫眉头一皱,跑到宋青书身边踮起脚尖在他耳边声道:“主人,阿紫不想见这个讨厌鬼,先到床上去躲一会儿。”

    宋青书还没来得及反对,她就三下五除二钻进了绣帐之内。

    “啊~”绣帐之中同时响起了两声惊呼。

    “阿紫你怎么了?”门外的游坦之情急之下,也不等回应,内力一震,便推开门闯了进来。

    宋青书顿时脸色一沉:“谁允许你进来的?”

    “我好像听到阿紫的声音了。”游坦之并不理会他,反而在屋中四处搜寻起来,“阿紫,你是不是在这里啊?”

    宋青书眉头一皱,拦在他身前:“她不在这里。”

    “我明明听到她声音了!”尽管有些忌惮宋青书的武功,不过一想到阿紫对他千依百顺的样子,游坦之便忍不住妒火中烧,言辞之间就没那么客气了。

    宋青书淡淡了一句:“你听错了。”

    见宋青书言之凿凿,游坦之不禁也有些犹豫了起来,他连梦中都会出现阿紫的声音,所以也不确定刚才是不是自己的幻听:“那……我到其他地方去找找看。”

    宋青书微微头,这个游坦之归根结底也是个可怜人,他也懒得和对方计较,随意挥了挥手。谁知道他正要转身离去之际,绣帐之中突然传来“唔~”的一声,游坦之霍然色变,整个人一下子就往帐中冲了过去。

    宋青书正在想其他事情,一时失神,居然被他一把撩起了绣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