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34章 又一位佳人

    “啊~”绣帐里传出来一个少女的尖叫。╋┣╋要看書╬┣┞╬┟.、1·k·a-n=s`h=u.

    宋青书一听是乌云珠的声音,急忙冲了过去,看清绣帐里的情形,整个人不由怔住了,里面见不到阿紫的身影,只剩下乌云珠一个人,不过她如今的样子有些古怪,整个人仿佛粽子一般裹在被窝之中,只有头部露在外面,白皙圆润的香肩若隐若现。

    宋青书忍不住摸了摸鼻间,不免有些好笑:就露了点肩膀而已,干嘛叫成这样,后世那些都市女孩随便一件吊带衫都比你这露得多……

    听到乌云珠尖叫,游坦之顿时慌了,急忙摆手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一边将帐子放了下去,一边转过身去,一张脸臊得通红。

    “出去吧。”宋青书淡淡地说了一句。

    游坦之忙不迭地点点头,一边道歉一边踉踉跄跄地往外跑去,出门的时候还不小心被门槛绊了一跤。╋┠┡┠┝┣要┣╬看┡书.^1-k`a=n`s`h、u=.

    看到游坦之手足无措的样子,宋青书不禁想到前世那些青涩的时光,会心一笑过后也懒得去追究什么,衣袖一挥,大门又重新掩上了,然后回过头来盯着微微隆起的被子,笑道:“阿紫,出来吧。”

    “好叻!”被窝里面果然传出来阿紫的声音。

    “不要~”乌云珠焦急的声音同时响起,察觉到宋青书疑惑的目光,白皙的脸蛋儿顿时蒙上了一层胭脂般的殷红,声音中都带了一丝哭腔,“她……她把我衣服脱了。”

    宋青书背过身去,没好气地问道:“阿紫你干嘛欺负她?”

    “谁让她出声音把那个丑八怪引来了,”阿紫笑嘻嘻地从被窝之中钻了出来,“要是被他看到我在主人床上,他绝对会和主人拼命的,阿紫不想给主人带来麻烦,就只能牺牲一下这位姐姐了。╠┝╣╣要┠看┟书┝.`1·k`a-n、s^h=u^.”

    “快……快把被子盖上。”乌云珠都快急哭了。

    阿紫掀开被子出来,导致乌云珠雪白的身子大部分暴露在空气之中,只可惜这番美景宋青书却看不到。

    “你慌什么啊,反正这屋子里只有主人一个男人,若是能被他宠幸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阿紫笑嘻嘻的蹲在她身边,一点替她盖上的意思都没有。

    宋青书听得一头黑线,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不明.真相的人听到了还以为阿紫的行为是自己唆使的呢。

    “阿紫别闹了。┠要╠看┠書.”宋青书手指一弹,便解开了乌云珠身上的穴道,再随手往后面一挥,那床被子又重新遮住了乌云珠乍泄的春.光。

    乌云珠甫一脱困,便急忙扯过散落在床边的衣衫,躲在被窝里悉悉索索地穿了起来。

    为了化解气氛的尴尬,宋青书咳嗽了一声,说道:“阿紫,那个游坦之对你倒是一片真心,你这般对他未免太过了。”

    阿紫不禁小嘴儿一撅:“谁要那个丑八怪真心了,以前我不是没办法么,星宿派要追杀我,中原武林又危险,人家又长得这么漂亮,如果不利用他一下,阿紫哪有机会见到主人啊。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主人武功这么高强,有主人护着,我再也不用和那个丑八怪虚以为蛇了。”

    宋青书不禁替游坦之默哀了三分钟,喜欢谁不行,非喜欢上这个妖女,不被她玩弄得半残就怪了。┡╋要┣╠┢看書┣┝

    宋青书正要开口说什么,突然眉头微皱,看向大门方向,外面很快又响起了敲门声,敲门声并不是那么连续,显然来人心中充满了忐忑与犹豫。

    床上乌云珠的动作突然僵住了,连阿紫也担心是游坦之去而复返,一时间也不敢出什么声音。

    “谁?”宋青书沉声问道。

    “前辈,是我。”门外传来了任盈盈的声音。

    宋青书一怔,之前见她仿佛落荒而逃一般离去,现在居然敢回来,连忙拉下床帘,示意乌云珠和阿紫藏好,他保持了这么久的君子形象,可不想就这样毁于一旦。

    见深更半夜主人的房内又来了一个女人,阿紫忍不住撅起了嘴巴,可惜又不能违抗主人的命令,心中却在寻思:看来主人的桃花运很旺啊,这么多女人都来找他,也不知道未来的主母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万一是个极难相处的人,阿紫以后的日子岂不是很难过?不行,得想办法让主人找个容易对付的……

    阿紫眼睛骨碌碌地转,突然眼神移到乌云珠身上,见她一副娇怯怯的样子,心中突然一亮:这人就不错!

    宋青书不知道阿紫心中的小九九,将床帘掩饰好了过后便开门将任盈盈迎了进来:“任小姐,有事情么?”

    “前辈,刚才盈盈心神激荡,多有无礼之处,还望前辈恕罪。”任盈盈微微对他行了一礼。

    “任小姐这是为何?”宋青书一惊,急忙一个虚扶,一股柔力顿时将她扶了起来,心中却是苦笑:要说无礼,也是我无礼才对,之前可是占了大便宜。

    “前辈不惜损耗真气替我疗伤,我却谢谢都不曾说一声,实在无礼至极,我此番是专程过来道谢的。”任盈盈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

    “任小姐太客气了,”宋青书微微一笑,“我与其他人不同,救人并不会求回报,所求的只是念头通达,成功救了小姐,我内心已经享受到了那种愉悦,是以回报已得,任小姐不必再谢。”

    “前辈的境界,盈盈实在是佩服不已。”任盈盈听父亲提起过,武功到了一定境界,修炼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更重要的反而是修心,因此她隐隐约约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突然想到他刚才话中提到的愉悦,任盈盈下意识想到了疗伤过程中的旖旎,脸色不禁一红,悄悄的看了他一眼,见他神情淡然没什么异样,心中不禁有些恼怒: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暗示些什么……

    “盈盈有个请求,不知……当讲不当讲。”任盈盈犹豫半晌,突然咬着嘴唇说道。

    “任小姐请说。”宋青书暗地里却是腹诽不已,这些古人的对话真是那么公式话啊,难道自己还能说不当讲么?

    “盈盈得蒙前辈相救,却到现在还没见过恩人的样貌……”任盈盈直勾勾地盯着他,意思显而易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