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35章 慌不择路

    宋青书微微一笑:“双方相交,本就应当以诚示人,只不过我早年练功走火入魔,导致相貌极为丑陋,是以不愿意再被人看见我的样子,还请任小姐恕罪。”

    任盈盈幽幽叹了一口气:“前辈气度非凡,又岂会相貌丑陋呢,前辈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必然有前辈的苦衷,盈盈不敢逼迫,只是我不知道恩人的样子也就罢了,可若是连恩人的姓名也不知道,实在是寝食难安……”

    “这……”宋青书沉吟片刻,“任小姐可以称呼我为虚若无。”

    “虚若无……”任盈盈喃喃自语,总觉得这名字有些不对,可具体有什么不对又说不上来。 &※ωáń※※ロ巴,⌒.↓±.≠p;

    “任小姐,你去而复返,总不会单单为了道谢而来吧。”宋青书担心她细想下去,会明白自己这名字是假的,急忙岔开话题道。

    听到他询问,任盈盈神态突然忸怩起来:“虚前辈,盈盈此番过来其实是有个不情之请,想让前辈帮忙。”

    宋青书不置可否地抿了一口茶:“你先说说看。”

    任盈盈咬牙说道:“我想请前辈冒充一个人。”

    “冒充一个人?”宋青书心中渐渐明了,却并不点破,反而问道,“任小姐想我冒充谁?”

    “令狐冲!”从宋青书脸上看不出什么想法,任盈盈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你之前提到的那位意中人?”宋青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既不点头也没有直接拒绝。

    任盈盈只好继续说道:“我那位未婚夫清楚我和冲哥的事情,若是凭空冒出另外一个人,他肯定会看出破绽的,所以……”

    “你的未婚夫?”宋青书神色淡然,“是谁啊?”

    “宋……宋青书。”任盈盈神色黯然,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前辈肯定在心中极为瞧不起盈盈,明明已经订了婚,却依然想着之前的恋人。”

    宋青书微微摇头:“任小姐,每个人都有她自己的缘份,强求不得,你既与其他男人订了婚,表明你与令狐少侠缘分已尽,你现在虽然想着那位令狐少侠多一些,说不定过一段时间,你反而会念着你那位未婚夫多一些了。”

    “不可能!”任盈盈斩钉截铁地打断道,“我怎么可能会想那个混蛋!”

    宋青书被她激动的反应吓了一跳,不由呆呆地看着她,任盈盈很快察觉到不妥,耳根腾地一下就红了,急忙解释道:“前辈,我平时其实不是这样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碰到有关那人的事情,我就很难保持镇定。”

    “无妨,”见她着急解释,宋青书反而觉得有趣,“不知道任小姐有没有听过一个说法,叫欢喜冤家?”

    “我和那混蛋?”任盈盈本来极为不屑,可突然不知怎么地,心头莫名一颤,回忆起自己和宋青书的种种,一时间不由呆住了。

    “正所谓帮人帮到底,送佛送上西,任姑娘,我可以再帮你一次,只不过结局未必能如你所愿,到时候你可不要怪我。”宋青书开口说道。

    “前辈愿意帮忙,盈盈已经感激不尽了,又岂会怪前辈呢。”任盈盈急忙答道。

    宋青书摇了摇头,并不解释,只是说了一句:“以后的事情谁有说得清楚呢,记得你今天说的话吧。”

    “嗯。”任盈盈虽然不解,还是点了点头。

    两人随意聊了几句,任盈盈又道:“前辈,我将冲哥的一些事情和你说一下吧,到时候才不至于露了破绽。”

    宋青书眉头微皱:“可今日天色已晚,会不会不太方便?”

    开什么玩笑,自己床上还有两个丫头等着呢,一直被她这样耗着,那两个丫头怎么办?

    “盈盈也知道打扰了前辈休息,可一路上有张真人随行,我很难再找到这样的机会和前辈沟通……”任盈盈楚楚可怜地望着他,那种哀求动人的眼神让宋青书很难开口拒绝。

    听着任盈盈缓缓讲述整个计划中的每一个细节,宋青书不禁大呼厉害,他这时才突然有些清醒过来,任盈盈除了是个美貌无比的少女,还是个手段极为厉害的魔教圣姑。

    《笑傲江湖》中令狐冲爱小师妹爱得死去活来,可是任盈盈润物细无声的几手施展出去,不动声色地便将令狐冲的心渐渐转移到了自己身上,最终两人结成眷侣,那份城府与智慧,绝非一般女人所能及。

    与她相比,《倚天屠龙记》中周芷若在这方面就差远了,坐拥大好优势,却被赵敏一把翻盘,濠州婚宴上,其实她不那么刚烈,先行与张无忌完婚,造成既定事实再以儿媳妇的身份一起去救丈夫的义父金毛狮王,赵敏根本没有理由阻止,只可惜她没有忍下这口气。

    有人评论得好,若是当时周芷若那样做了,她就不是周芷若,而是任盈盈了,一句话便道出了任盈盈的深不可测。

    当然,这种形容并不是什么贬义,因为从头到尾,任盈盈并没有对令狐冲有什么不利的行为。只不过如今这个世界不是笑傲江湖,宋青书也不是令狐冲,任盈盈的心机不会用在令狐冲身上,可对宋青书,就不会那么客气了。

    宋青书之前之所以没有察觉到任盈盈柔弱外表下的这一面,很大的原因就是当初浴桶中发生的事情乱了任盈盈的方寸,导致她每次碰到宋青书,都极难保持冷静。

    这次她不知道眼前人的真实面目,任盈盈自然不会被影响,于是展露出了宋青书从来没见过的令一面,电光火石之际,便利用张三丰与他,一起设计了一个缜密的退婚计划。

    宋青书不禁大呼侥幸,若不是阴差阳错,提前知晓了这一切,猝不及防之下,这桩婚事还真有可能被她给搅黄了。

    “任小姐心思缜密,计智无双,实在是佩服,佩服!”宋青书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美少女。

    任盈盈脸色微红:“前辈取笑了,若不是迫不得已,盈盈也不愿这般算计他人。”

    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张三丰的声音:“小友可曾安歇了?”

    任盈盈脸色不禁一变,宋青书正要回答,她急忙摆了摆手,见对方一脸疑惑,她连忙凑到他耳边刻意压低声音说道:“之前我已经禀告了张真人说回房休息了,若被他发现我半夜在你房中,肯定会误会我们…….有私情,再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他名义上的孙媳妇,万一惹得他反感,他恐怕就不会帮我了。”

    少女吐气如兰,宋青书微微有些失神:“那你想怎么办。”

    “我先躲一躲。”任盈盈抬头在房中四处打量一翻,看见放下来的床帘,不由眼前一亮,急忙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