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44章 野外生歹心

    宋青书的目光和任盈盈脸颊相距不过数尺,只见她肌肤白得便如透明一般,隐隐透出来一层晕红,如今在大红的嫁衣照映之下,简直是桃腮粉脸、楚楚动人,宋青书心中感叹:这么漂亮的新娘子,自己傻了才会推给其他男人。■△要※看书.书

    “让娘子久候了。”宋青书带着醉意说道。

    任盈盈脸色一寒:“还望虚前辈自重,我是为了取消与宋青书的婚约方才和你假成亲的,前辈也清楚个中原委,前辈想必也不愿意做对不起幽幽姑娘之事吧。”

    宋青书一拍脑袋,哈哈笑道:“你看我这记性,见到新娘子这么漂亮,一时间有些忘乎所以。”

    眼前这人神秘莫测,任盈盈难得见到他如此夸奖,不由脸红道:“真的很漂亮么?”

    “人比花娇,艳丽无双。”宋青书赞道。

    “多谢前辈夸奖,”任盈盈被他夸得有些害羞,突然想到眼前这人不是冲哥,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可惜冲哥看不到。”

    宋青书一语双关地说道:“只能怪那小子命不好,没有这个福气了。”

    任盈盈并没有听出他的画外音,犹豫良久,方才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虚前辈,你我虽然是假成亲,可众目睽睽之下,若是你我二人共居一室,外人难免误会……”

    宋青哈一笑:“你是怕令狐冲误会吧?”

    任盈盈一脸羞涩,还是微微点了点头。※■壹看书■. ̄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任姑娘的担心我很理解,不过我刚才进来,金蛇营众人都看在眼里,要是现在突然出去,传到金蛇王耳中,难免会引人怀疑吧。”

    任盈盈秀眉微蹙,可对方所言又不无道理,不过让她和这个男子在洞房里一起待上一夜,那她是万万不愿意的。聪慧如她,自然明白瓜田李下的道理。

    宋青书说道:“其实任小姐不必过于担心,你所在乎的只有令狐冲一人而已,你我一清二白,到时候你和他说清楚,不就好了?”

    任盈盈摇了摇头:“这种事情男人难免不会胡思乱想的。”

    宋青书神情一肃:“任小姐,之前听你所言,你与令狐少侠是真心相爱,正所谓真爱不怕考验,你为了他做出了这么多牺牲,他如果连你的话都不相信,还要怀疑你,未免有些对不起任小姐你的深情了。”

    任盈盈被他一番话牵动了心事:是啊,自己当初是为了保住冲哥性命方才无奈答应了这门亲事,之后为了推掉了这门亲事,今天又不得不假成亲,也不知道冲哥能不能理解我的牺牲与苦衷。※■壹看书■. ̄

    “任小姐,为了让你放心,今晚我们谁都不睡觉,秉烛夜谈如何?”宋青书笑道。

    任盈盈终于回过神来,一脸歉意地看着他:“我知道前辈是正人君子,只是我不愿意他日被冲哥猜疑,今晚恐怕不能和前辈同居一室了。”

    任盈盈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虽然被宋青书几句话误导,但她还是很快明白过来,真爱经得起考验不假,可故意去考验,会横生不少波澜。在她心底,她清楚令狐冲绝对会选择相信自己,不过内心深处会不会怀疑她无法确定,因此为了以绝后患,她宁愿不用这个去考验对方。

    宋青书眼中闪过一丝讶色,任盈盈果然聪明,要知道他刚才用的法子是前世那些事业有成的男人撬小年轻墙角最爱用的手段,那些人在小姑娘面前故意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完全不会露出一丝一毫的企图,但却会有意无意弄出一些事情让小姑娘的男朋友误会,小姑娘的男朋友一般涉世未深,很容易中计。被嫉妒心折磨之下,只会去质问女友,怀疑女友,因此小姑娘心中就难免将两人表现出来的东西做对比,稚嫩的男朋友又如何比得上那些成熟男人?一对互相深爱的情侣就这样产生了裂痕,再经过一系列操作,成熟男人就轻而易举地撬了墙角。

    现在的任盈盈感情经历除了令狐冲,可以算得上是一张白纸,宋青书不相信她见识过这些手段,她能将之化解与无形,只能证明她是一个处处替男友着想的女人,难怪原著中令狐冲对岳灵珊有着刻骨铭心的爱,最后依然被她的柔情所化……

    这样的女人,自己一定要得到她的真心!宋青书暗暗立下誓言。

    其实以现在的状况,他想得到任盈盈的身体可谓轻而易举,可他要的是对方心甘情愿献身,而不是被逼迫。

    不过宋青书心中敞亮无比,对于任盈盈这样的女人,一旦爱上了一个人,自己要再插足进去又谈何容易?

    一步慢,步步慢,正常途径要比过令狐冲恐怕希望渺茫,其实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先得到她的身体,在这方面抢先令狐冲一步,那样一来,形势就会逆转,自己才有筹码与令狐冲在情场上一较高下,变成一步先,步步先。

    不过一旦这么做,也有可能永远得不到任盈盈的心,所以宋青书犹豫要不要冒这个险。

    注意到宋青书偶尔露出的眼神,任盈盈不禁一阵心悸,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不能继续呆在这里了,不然很可能生难以挽回的事情。

    “前辈帮了盈盈这么多,还对我有救命之恩,盈盈又岂能让前辈风餐露宿?今晚前辈就在房中休息吧,盈盈到外面去躲一夜。”任盈盈开口说道。

    宋青书这才回过神来,不禁哑然失笑:“要去外面也是我去外面,哪有让女人辛苦的道理。”

    任盈盈不禁一怔,在这个时代,夫为妻纲,在小家庭里面丈夫就是妻子的天,只有妻子让丈夫的道理,很少见到体贴妻子的丈夫,见对方语气自然,显然是打心底尊重女性,她不禁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虚前辈果然是个奇男子。

    任盈盈很快摇了摇头:“前辈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我又岂能再让前辈受苦,前辈不必多言,盈盈心意已决。”

    宋青书叹了口气:“任小姐果然善于为他人考虑,这样吧,我们就不争了,不如一起出去赏月如何?”

    任盈盈面色古怪,心想我就是为了刻意和你保持距离,才要出去的,要真跟你一起赏月,还不如你出去我在房间里休息呢。

    不过这番话她终究不好意思说出口,想到在外面呆在一起总比共处一室的好,于是点了点头:“好。”

    以宋青书的武功,带着一个人悄悄溜出去并不是很困难的,见宋青书专挑偏僻的地方走,任盈盈眉头微皱,正要说话之际,宋青书却一脸凝重地拉着她躲到了附近一处假山阴影处。

    任盈盈心中一惊,以为他起了什么歹心,急忙张嘴欲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