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46章 对决武林第一人

    ;

    ;

    这边任盈盈看得心中一惊,她不明白张三丰为何会突然对宋青书出手,若是换做平日,她巴不得宋青书被打得凄惨无比,最后重伤不治而亡,那样不仅报了对方的轻薄之仇,两人的婚约也能不了了之。可如今她身陷狼爪,期待着宋青书现这边的异常,结果两人打了起来,自己岂不是在劫难逃?

    下意识头看了一眼身边那个伪君子,任盈盈一怔,对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另一边夏青青还没来得及看清张三丰的招式,对方的手掌已经拍到了面前。

    夏青青当初为了替丈夫袁承志报仇,一改往日心性,潜心修炼武学,再加上之前袁承志并没有对她藏私,因此将袁承志一身武艺也学了个五六成,之后跟了宋青书,宋青书同样经常指点她武学,时不时还用欢喜禅法和她来个阴阳共济,因此她如今的武功也算得上江湖一流高手,若是碰上其他人,就算不敌,但自保也没什么问题,无奈这次她碰到的是武林中的传奇,半仙修为的张三丰。

    一旁的阿九没料到张三丰会突然出手,不过她一身修为,还在夏青青之上,因此反应也比对方快了那么一点,抽出长剑便刺了过去。

    张三丰随手一拂,阿九只觉得一股柔力传来,整个人不由自主被牵引到了另一边,心中不禁大骇。

    见夏青青根本没有反应,张三丰不由眉头微皱,出击的手掌不由迟疑了片刻,这个时候宋青书早已犹如一炮弹一般从假山那边冲了出来。

    宋青书不明白好端端的张三丰为何会突然出手,难道当年误杀莫声谷的事情还没了结,他此番是前来清理门户的?

    宋青书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当然不会遵守什么长辈要杀晚辈,晚辈只能束手就擒那一套,更何况莫声谷只是原来那个倒霉鬼宋青书杀的,而且当初在屠狮大会被武当派打得全身经脉尽断,该还的已经还清了。

    经过阿九的拖延,宋青书终于成功赶到,一个揽腰将夏青青送到了一丈开外,便急忙提起全身的功力对着张三丰的手掌迎了上去。

    “咦?”张三丰轻咦一声,察觉到对方双掌间汹涌的掌力,急忙变招,双掌隐隐约约画了个圆圈。

    宋青书顿觉双掌功力犹如泥牛入海,而且身侧一股大力传来,对方趁势一拉,一撞,一推,整个人一下子便重心不稳,往旁边倒去。

    宋青书知道一旦失了先机,对方的攻击便会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自己竭尽全力也不过是怒海里一叶扁舟,所做的只是苦苦支撑而已。

    因此宋青书并没有慌忙稳住身形,反而顺势往地上一滚,使出了九阴真经里蛇形翻狸的功夫,尽管姿势狼狈了点,犹如小孩子撒泼打架一般,但好歹暂时脱离了对方的太极劲。

    宋青书丝毫不敢迟疑,很久不曾用过的木剑瞬间出现在手中,犹如羚羊挂角,一剑往身后刺去,初时尚且平平无奇,刹那过后周身突然绽放出漫天的剑气,将张三丰围在中心,四面八方往他攻了过去。

    刚好一阵风吹过,满天的树叶飘落到两人中间,却瞬间化作齑粉。

    剑气还未及身,张三丰察觉到周身的空气似乎一下子被吸干了一般,神情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两只手缓缓抬起,身体周围隐隐约约浮现出了一个太极的图案,冲过来剑气一碰到太极图案,便渐渐消融。

    不过张三丰非但没有放松,神态反而更加凝重了几分,整个人开始缓缓地动了起来,在一旁的夏青青等人看来,张三丰每一步走得都很慢,但每一步都能让他躲过至少一半汹涌而来的剑气,剩下的一半剑气则被他手中太极抵消。

    阿九突然吃惊地看着张三丰的脚下,明明看他走了很远,为何地上的脚印显示他每一步都没离开原地三尺之外?那些脚印看似杂乱无章,可连在一起看,分明形成了一个完美无缺的圆。

    见自己的万剑归宗就这样被张三丰破了,宋青书也是一惊,不过他并没有继续出招的意思,反而护在夏青青与阿九身前,戒备地看着对方:“不知张真人为何突然出手?”

    张三丰看到了宋青书脸上的面具,叹了一口气:“果然是你!”

    躲在假山那里的任盈盈一张樱桃小嘴张得老大,刚才两人虽然交手极为短暂,可她如何看不出来两人展现出来的修为都远她的认知,不过这并不是她最震惊的,最让她震惊的就是虚若无手上的木剑,这柄剑可谓让她刻骨铭心,因为它是宋青书那个混蛋标志性的武器。

    “贫道其实一直很奇怪,令狐冲虽然得到风清扬真传,剑法绝妙无比,可没听说过对方拳脚上的功夫有什么厉害的,而你之前表现出来的功力,莫说令狐冲,恐怕连风清扬也比不上。”张三丰又将目光移到夏青青身上,“还有这位姑娘虽然武功不错,可离江湖上对我那位徒孙武功的描述,依然相去甚远。”

    夏青青咬了咬嘴唇,一把扯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恭恭敬敬对张三丰行了一礼:“青青拜见太师父。”

    宋青书也苦笑着取下面具:“太师父,青书并非有意欺瞒,只是当初我误杀七师叔,实在没脸见您。”

    看清宋青书的样貌,躲在假山中的任盈盈整个人一下子就傻眼了:怎么会是他?这么说来我是和他拜的堂成的亲?

    想到自己像个傻瓜一样求他自己退婚,任盈盈脸色不禁一阵青一阵红,不过也许是今晚震惊的事情实在太多,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生气,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感:与其被另一个陌生男人占便宜,便宜姓宋的那混蛋,似乎更能接受一点。

    任盈盈自己都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整个人一下子就痴了:我怎么会这么想呢,难道我喜欢上他了?

    感谢书友请你不要闹,成书健,七个名,六王,胡椒粉,调皮捣蛋赢,东海儒生,方寸乾坤,忆的北半球等人的打赏以及月票

    你们这么热情,这是要榨干我的节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