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52章 偶遇旧人

    这一路上宋青书自然不会浪费这样一个好机会,不时向张三丰请教武学中的精微深奥,再与自己的心得互相印证,几日下来,他所学的几门截然不同的武功竟然隐隐有了融会贯通的迹象。

    宋青书不由感慨万千,张三丰不愧是金书体系中盖棺定论与达摩比肩的人物,这修为与见识,当真称得上学究天人,深不可测。

    张三丰同样对宋青书的悟性非常惊讶,往往自己稍加提点,对方就能立刻领悟,让他不禁暗暗奇怪,以前青书似乎资质没这么高啊,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大器晚成?

    张三丰并没有多想,看到宋远桥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儿子,他高兴还来不及。很快他就察觉到宋青书一身所学『『『吧,≠.£≮.︽非常繁杂,不由好奇询问屠狮大会后他的经历。

    当听到宋青书得王语嫣指点,前往荆州城得到神照经重续经脉,张三丰不由感慨万千:“你口中的王姑娘不过二八少女,居然对天下武学如数家珍,这天下果然是藏龙卧虎。”

    夸完王语嫣后张三丰又开始感慨:“我早年听闻《神照经》有起死回生之功效,只当是江湖中以讹传讹,没料到真有其事。《神照经》虽然声名不显,但听你的描述,其精深奥妙实在不在《易筋经》、《九阳神功》、《九阴真经》之下。”

    待听到宋青书因意外武功尽失,到宁玛寺得到《欢喜.禅法》,张三丰更是震惊:“莲花大士乃密宗极为显赫的人物,没想到他依然尚在人士。”不过他很快眉头一皱:“难怪你现在贪花好色,原来是受这门功法所影响,据我所知,这些年来密宗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练成这门武功,大多数最后为欲望所控制,堕入魔道,最后自取灭亡……”

    宋青书一脸冷汗,急忙打断道:“太师父这些我也知道,可是当初我除了学这个,别无他法,饮鸩止渴也认了。”

    张三丰关切地问道:“这门功法邪异得很,功力越高,心魔就越重,你身上是否发生过什么异状。”

    感受到张三丰的担忧,宋青书心中一暖,急忙答道:“的确曾经差点被心魔迷了心智……”随即把当初沉溺于紫禁城里的事情和他说了,当然经过了他的处理,隐瞒了其中一些秘密。

    张三丰不禁奇道:“咦,以你如今的功力,据我所知,所遇到的心魔绝不该止于此啊,为何这门功法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

    宋青书坦然一笑:“也许我本来就是个贪花好色之徒,与这门功法有缘呢。”

    张三丰频频点头:“你说的不无道理,想那密宗,虽然没有色戒,但以双修练功,实在有违佛理,历代密宗高僧只要修行,心中就难免产生一种罪恶感,日积月累之下,心魔就越难驱除。哪像你这个混小子,对双修简直求之不得,反而因祸得福,没有产生相应的业障……”

    宋青书听得傻眼了:“原来好色居然还有这好处?”

    张三丰摇了摇头:“若是你滥用这门功法去祸害良家女子,同样也会产生心魔。幸好你小子虽然好色,却还有几分风骨,没有去做那采花之事。”

    宋青书面色古怪,其实真算起来,花也是有采的,比如小佟后,南兰,骆冰……不过这些大都是靠他自身手段,而非利用欢喜禅法去引诱。当然,看着张三丰仙风道骨的样子,他自然不敢拿这些事情去污了他的耳朵。

    张三丰又询问了他一些关于《欢喜禅.法》的问题,思索良久过后,说道:“青书,如果太师父所料不错,只要你能谨守‘不忘初心’四字,或许真能修成这从来没人练成过的无上神功。”

    宋青书知道以张三丰的修为和见识绝不会无的放矢,见他这样说,心中顿时犹如一颗大石落地,忍不住笑道:“也不知真正修成后,会有什么效果。”

    张三丰望着天际的白云,若有所思:“相传当年的黄帝御女三千,最后白日飞升,你这门功法说不定也有相同的效果。”

    “白日飞升?我才不稀罕,哪有在这个世界建立一个大大的后宫来得痛快!”宋青书不住摇头,突然心中一动,急忙说道,“太师父,您追求的道家最高境界不就是白日飞升么,要不我将这门功法教你把,以您的定力,就算御女三千,也绝对克服得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心魔。”

    张三丰听得一头黑线,忍不住笑骂道:“滚你的蛋~”

    突然他神情一肃,见宋青书也收起笑容望向自己,不由问道:“你也听到了?”

    “嗯。”宋青书点了点头,离此地数里外传来了打斗声,听那阵势,对战双方似乎是两绝顶高手。

    两人此行有要事在身,本不欲多管闲事,但对方交战场所正好横在两人前进的路中间,两人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但以他们的武功,自然也没有刻意避让绕路的道理,便径直往声音发出地走去。

    没过多久,对战双方的情况尽收眼底,只见一个黄衣僧人与一个青袍中年人你来我往,正斗得不亦乐乎。

    “此人手掌挥出,似乎能产生无形刀气,而且明明只出了两掌,却有八道劲力,少林何时多了这样一位高手?”张三丰看得暗暗心惊,另外那青衫中年人也不遑多让,一双手掌上下分飞,护住了全身要穴,同时隐隐封死对方接下来的招式,而且看那僧人似乎颇为忌惮与他对掌。

    察觉到周围出现了外人,场中两人不约而同收功后退数步,一边暗暗戒备对方一边往张三丰两人望来,带看清宋青书的样貌,两人不禁同时大喜。

    “贤婿,快助我除掉这番僧。”

    “师弟,小心这魔头的邪功。”

    两人不约而同出声,待听到对方的话,不禁双双一愣:“你们认识?”

    宋青书哭笑不得,这两个说起来都是老熟人了,黄衣僧人脸上神采飞扬,隐隐似有宝光流动,自然就是阔别已久的大轮明王鸠摩智,青衫文士眉目清秀,只是脸色实在白得怕人,正是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

    见都是熟人,这场架自然打不起来了,两人哼了一声,便同时收功,宋青书苦笑道:“你们二位为什么会打起来的?”

    第三更

    感谢书友酒捂秋月捧场,以及XSeZy75222忆仙殇一叶青竹等人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