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57章 巧记退敌

    ;

    ;

    任我行一阵急攻,眼见方证掌法渐渐变得晦涩起来,不由暗喜:你修为虽高,但毕竟不像本座这样是在江湖中刀山火海杀出来的,所以实战很难挥出巅峰实力。 ??

    正要乘胜追击之时,猛觉出掌时右臂微微一麻,内力运转,不甚舒畅,不由得大惊,知道是刚才吸了空智一成功力之故,还没来得及炼化,此番激战,这些内力趁机反噬起来。

    原来他的吸星大.法虽然威力极大,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功力吸到一定程度,所吸的内力便会互相争斗,开始反噬自身,是以他平日里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内力镇压体内异种真气。

    本来以任我行的功力,吸星大.法这个缺陷也不致命,只可惜方证武功与他相当,不知不觉间他便动用了所用功力,以致体内异种真气再无束缚,趁机反噬起来。

    “阿弥陀佛。”方证很快也察觉了他的异常,立即反守为攻,一掌往他胸前轰了过来。

    任我行咬了咬牙,只好伸出右掌与之相交,两人身子一晃,方证倒还罢了,任我行却倒退数步,觉全身气血都是晃了一晃,心中大骇,清楚再继续这样打下去,自己恐怕要颜面尽失。

    当即疾退两步,陡地转身,右手已抓住了附近空智的胸口,左掌往他天灵盖疾拍下去。?一 看书 ?? ? ? ???要书??

    这一下兔起鹘落,实是谁都料想不到的奇变,眼见任我行与方证大师相斗,情势渐居不利,按理说他力求自保尚且不及,哪知竟会转身去攻击空智。这一着变得太奇太快,不然空智也是一代神僧,若与任我行相斗,虽然最后必败,却决不致在一招之间便为他所擒。众僧“啊”的一声,齐声呼叫。

    方证大师身子跃起,犹似飞鸟般扑到,双掌齐出,击向任我行后脑,这是武学中“围魏救赵”之策,攻敌之不得不救,旨在逼得任我行撤击向空智头顶之掌,反手挡架。

    众僧见方证大师在这瞬息之间使出这一掌,都大为钦服,却来不及喝采,知道空智这条性命是有救了。岂知任我行这一掌固是撤了来,却不反手挡架,一把便抓住了方证大师的“膻中穴”,跟着右手一指,点中了他心口。方证大师身子一软,摔倒在地。

    少林诸僧此时已经反应过来,大惊之下,纷纷呼喝,一齐拥了上去。

    任我行此时正气血翻腾,自然也不会为难方证,任由诸僧将方证抢了去。

    “阿弥陀佛!”玄慈眉头紧皱,冷笑道,“任先生行奸使诈,胜得毫不光明正大,非正人君子之所为。”

    宋青一笑,趁机答道:“比武较量,本来就各凭本事,一味讲究光明正大,那是宋襄公的迂腐言论,任教主心思机敏,斗智不斗力,我看就赢得很漂亮。看书????看???看??”

    任我行迫于无奈出此下策,本来也有些赧然,不过被宋青书这么一说,顿觉颜面有光,心中寻思:果然是好女婿,盈盈嫁给他绝对不会吃亏。

    鸠摩智也适时开口:“贫僧虽久居吐蕃,也知道中原有一句话兵者,诡道也,方丈博学多才,不会不懂得这个道理吧。”

    被两人这般一打岔,任我行也调整好情绪,朗声笑道:“我日月神教之中,也有正人君子么?本座若是正人君子,其他教众恐怕早就皈依佛门了,那我们还比试什么?”

    少林诸僧被三人一通抢白,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如何辩驳,不少性格暴躁的僧侣,差点气得破口大骂,幸好关键时刻想起了寺中戒律,不过那眼神仿佛恨不得将四人吃掉一般。

    见众僧望向自己的眼神,张三丰不由苦笑不已,如今可谓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不过他学究天人,眼界气度却非一般少林高僧比得了的,其实他心中隐隐赞同宋青书的说法,这些年来蒙古人就经常在战场上无所不用其极,打得南宋节节失利,若是武林中人依旧抱着这般迂腐的规则,实在不是汉人之福啊。

    “既然任先生不讲江湖规矩,也休怪左某不讲江湖规矩了。”人群中传来一声大喝,一个身影突然扑出,掌猛向任我行后心击到。任我行看清是嵩山派掌门左冷禅,急忙反手击,喝道:“好。”

    任我行素来好强,左冷禅又一直是他的大对头,他岂会有半分示弱?

    原来左冷禅接道玄慈的通知,急急忙忙带人从太室山赶来,正好看到任我行与方证斗到关键时刻,却一直默不住声,直到这个时候,才突然出手,这蓄势而果然非比寻常,忽拳忽掌,忽指忽抓,片刻间已变了十来种招数,任我行给他陡然一轮急攻,一时只能勉力守御。他适才和方证大师相斗,内力损耗颇巨,此时体内气血翻腾,只能暗暗叫苦。

    宋青书眉头一皱,以他的眼力,又岂会看不出任我行一口气始终缓不过来?身形一闪,便拦在两人中间:“左大掌门,枉你为一代宗室,却想捡这便宜,还要脸么?我来接你的。”

    左冷禅数次败在宋青书手中,一见是他,心中先便惧了三分,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他的身份,又岂好意思在宋青书这样一个后辈面前示弱,心中一动便计上心来,道:“待我打倒了这姓任的匹夫,再跟你斗,老夫还怕你车轮战么?”说着呼的一拳,向任我行击出。

    左冷禅心中打得好算盘,只要宋青书出手,他便能以对方以多欺少的由头理直气壮地退去,那样自然不损他左大掌门的威风;若是宋青书不出手,他便趁机了解了任我行的性命,除掉这个一直以来的眼中钉,他已看出任我行如今是强弩之末,自己要取胜简直易如反掌,到时候击毙魔教教主,自己的威望必然空前高涨,五岳合一的希望又大了几分。

    只有五岳合一,他方才有资本真正参与天下各方势力的角逐。

    宋青书哪会让他趁人之危,正要挥掌格挡,任我行却冷冷的道:“贤婿暂且退开!”

    宋青书一愣,顿时明白任我行极是要强好胜,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拂了他的面子,不过若真的袖手旁观,任我行又难免遇到危险,如今两人身处一条战线,宋青书自然不愿对方有什么损伤,答道:“好,我就暂且退开。只是这姓左的太也无耻,我先赏他一耳光。”说完挥起一掌,便往左冷禅脸上扇去。

    左冷禅顿时又惊又怒,要是众目睽睽之下被他扇了一耳光,自己这个嵩山派掌门还怎么当下去,急忙斜身避让:“这是要两个打一个吗?”。

    岂知宋青书虽作扇人之状,这一掌却没挥出,只是右手抬了起来,顺势挠了挠脸颊,乃是一招虚招。他见左冷禅上当,哈哈一笑,道:“听说下身为五岳盟主,只是这胆子未免也太小了吧,我只是挠挠痒,就把你吓成这样?”

    感谢f1r刺我心、胡椒粉等人的打赏以及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