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59章 太监制造者

    任我行微微一怔,可此时他要变招已经来不及,噗的一声响,左冷禅的手指已戳中他左胸“天池穴”,任我行下意识运起吸星大.法,果然对方内力犹如河堤溃决,从自己“天池穴”中直涌进来。

    任我行本就是惊采绝艳之士,宋青书所言虽然没头没尾,但片刻过后他就明白了左冷禅的打算,让自己吸取他的寒冰真气,猝不及防之下全身难免冻僵,到时候只能任人宰割。

    电光火石之际想明白这一切,任我行不由又惊又怒,哪敢将对方真气肆意吸入自己体内?可先前引狼入室,此时若是不用吸星大.法吸取对方手指上的内力,那自己难免会重伤与这一指之下。

    任我行当机立断,拼着身受重伤,硬生生以身体接了他这一指,口中鲜血狂喷的同时,一脚踹到左冷禅小腹,左冷禅大叫一声,整个人向后倒去,顿时蜷缩在地上哀嚎起来。

    场中所有人大惊失色,要知道左冷禅乃堂堂五岳剑派掌门,江湖中有名的硬汉,若非遭受极大痛苦,绝不会如此失态,早有嵩山派的人围过去查看他的伤势。

    “阁下好狠毒的手段,贫僧玄渡,领教阁下高招!”一个满面红光的老僧愤然而出,右手食指与中指轻轻搭住,听他言辞明明已经怒极,脸上却露出一微笑,神色温和,如此反差显得怪异至极。

    任我行此时重伤在身,哪还是他的对手,宋青书与鸠摩智双双抢出,将任我行护在身后。

    “师弟,这和尚由我来对付,你先照顾任先生吧。”鸠摩智随即便挡住那老僧的去路。

    宋青书清楚鸠摩智的修为,自然不会为他担心,反而急忙查探任我行的脉门,只觉他手上肌肤冰凉彻骨,脉象更是混乱不堪,显然重伤于对方的寒冰指力之下。

    宋青书不由大为后悔:“岳父大人,若不是我从旁干扰,你也不会伤得如此之重。”原著中任我行此战不小心吸入了左冷禅的寒冰真气,被对方趁机封住穴道败北,尽管输了,却并没有受多么严重的伤,疗养半天便将寒毒祛除体外。可此时他受的伤,没几个月调养,恐怕是好不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了。

    任我行牙关直打颤,不过依然嘿嘿一笑:“不过受伤而已,要是让老夫输给姓左的,那简直比杀了我还难受。”

    宋青书一头黑线:“说得轻松,你也不看看你受的伤有多重,刚才若是稍有差池,恐怕就会命丧当场。”一边说着一边将浩荡的真气输入对方体内,助他祛除体内的寒毒。

    任我行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笑容:“你要是知道姓左的受的什么伤,就不会觉得我这伤重了。”

    宋青书也奇怪左冷禅为何会嚎得这么凄惨,回想刚才对方被踢中小腹,不由一惊:“莫非岳父废了他的丹田?”

    任我行一脸似笑非笑:“我当时的确是这么打算的,可姓左的把武功看得比命还重要,关键时刻硬生生跃起三寸,躲过丹田被毁之厄,不过这样一来,却被我踢中了……嘿嘿,听说姓左的有几房妾室,我看她们下半辈子要守活寡啰。”

    宋青书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同情地看了远处的左冷禅一眼,想到自己之前设计让张无忌练了自阉效果的吸星大.法,嘿,我们翁婿还真是有缘,以后可以改个外号了太监制造者,到时候看江湖上哪个男人敢跟我俩作对?

    张三丰暗叹了一声,之前不愿与这两人同行,就是担心会发生这种情况,不过任我行毕竟是替他出头,他也不好埋怨什么。

    张三丰虽然随和,可不代表他是怕事之人,他其实也不满刚才少林那种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毕竟般若掌是你少林绝学,结果你一个说法都没有,这算什么事?

    道家本就讲究顺其自然,张三丰不再多想,开始关注场中鸠摩智与那位玄渡大师的比试起来。

    两人对峙已久,鸠摩智突然脸露笑容:“久慕玄渡大师的‘拈花指’绝技练得出神入化,今日得见,幸何如之。”说着右手食中两指也是轻轻搭住,作拈花之状。

    玄渡顿时大惊,心想莫非这人也会少林的拈花指么?他不敢怠慢,急忙出招。

    众人只见二僧左手同时缓缓伸起,向着对方弹了三弹。只听得**波三响,

    (本章未完,请翻页)指力相撞。玄渡大师身子一晃,突然间胸口射出三支血箭,激喷数尺,两股指力较量之下,玄渡不敌,给鸠摩智三股指力都中在胸口,便如是利刃所伤一般。

    玄生与玄渡素来交好,见状急忙上前护住玄渡,给他点穴止血,本来还不敢确信,待看清他的伤口,不由骇然地望向鸠摩智:“阁下为何会我少林拈花指?”

    鸠摩智傲然一笑:“小僧会拈花指不假,可这拈花指,却未必是少林之物。”

    “混帐,拈花指乃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此事天下皆知,又如何不是少林之物?”玄生大怒,连嗔戒也顾不了了。

    “大师此言又差矣,这世上有七十二绝技不假,却未必见得是少林之物。”鸠摩智明明神态恭谨,说出来的话却是石破天惊。

    “你说什么?”玄澄脾气火爆,顿时瞪大了眼睛,怒视着对方。

    宋青书同样听得一头黑线,鸠摩智这个骚包估计又想来炫技了,真是交友不慎啊。

    张三丰也是眉头微皱,传音入密对宋青书说道:“你这位师兄,看样子是打算挑战整个少林寺啊。”

    宋青书嘿嘿笑道:“太师父不必担心,青书此事自有分寸,先让他杀杀那群臭和尚的锐气也好。””

    听到鸠摩智的话,一直眼观鼻鼻观心的玄慈也坐不住了:“不知明王此言何意?”

    鸠摩智淡淡答道:“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之后传于少林,不过天竺武学何等浩瀚,达摩祖师尽管惊才绝艳,却也不是所有都会,因为吐蕃与天竺相邻,很多其他天竺武技渐渐传入吐蕃,千百年后,这些武技不少传入中原,被少林逐一整理汇总,于是就形成了所谓的少林七十二绝技。小僧也是这些年来在中原见识过不少少林高僧出手,方才得知鼎鼎大名的少林七十二绝技,不过是吐蕃早已流传的天竺武学而已。”——

    感谢书友19981501的捧场,以及o0胡椒粉0o465811664、成书健、flower刺我心等读者的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