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60章 一嘴更比一嘴毒

    鸠摩智话音一落,场中顿时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宁静。

    少林诸僧全都怔在那里,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少林身为武林泰山北斗,已经多少年没有人敢这般挑衅了?

    任我行嘴巴张了张,最后自叹弗如:“贤婿啊,老夫本以为自己的嘴已经够毒了,和你这位师兄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啊。”

    连张三丰也有些坐不住了,来到宋青书身边,道:“青书,你这位朋友……”张三丰欲言又止,最终叹了一口气,“我们此行恐怕会横生波折了。”

    宋青书也是苦笑不已:“我也没料到他打着这个≯↗≯↗≯↗,.⊕.︾主意。”

    这个时候少林诸僧已经反应过来,纷纷愤而指责,若是一般江湖门派,鸠摩智此刻恐怕已经被潮水般的骂娘声给湮没了。

    还是玄慈有大家风范,扬手示意诸僧安静,然后缓缓说道:“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那是一点不假,按国师所言,这些的确都是天竺武功。不过达摩祖师所传武功,只占少林七十二绝技一小部分,七十二绝技其余大部分乃少林寺创派近千年间,经过无数前辈高僧研究自创。比如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七指头陀所创。那大金刚拳法,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穷三十六年之功,共同钻研而成……此些绝技全系中土武功,与天竺以意御劲、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在场各位都是武学高人,其中差别一见而知,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

    此番有理有据,连张三丰也听得暗自点头,以他的见识,自然清楚少林七十二绝技大多是自创,与天竺武学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鸠摩智微微一笑,说道:“少林方丈所言,当然高明,不过未免有一点故意分别中华与天竺的门户之见。其实我佛眼中,众生无别,中华、天竺,皆是虚幻假名。而且据方丈所言,般若掌、摩诃指、和大金刚拳乃少林自创,可小僧早年在吐蕃之时,就听过不少密宗高僧提到般若掌、摩诃指、和大金刚拳的招数。比如般若掌有一招‘天衣无缝’,梵文叫做‘阿伐岂耶’,翻成华语,是‘莫可名状’之意,这一招右掌力微而实,左掌力沉而虚,虚实交互为用,敌人不察,极易上当。方丈师兄,小僧这些话,不知对也不对?”

    玄慈脸上黄气一闪而过,说道:“这……”他微一沉吟,便道:“玄生师弟,烦你到藏经楼去,将记载这三门武功的经籍,取来让几位师兄一观。”

    玄生道:“是!”转身出殿,过不多时,便即取到,交给玄慈。大雄宝殿和藏经楼相距几达三里,玄生在片刻间便将经书取到,身手实是敏捷之极。外人不知内情,也不以为异,少林寺僧众却无不暗自赞叹。

    那三部经书纸质黄中发黑,显是年代久远。玄慈将经书放在方桌之上,说道:“诸位请看,三部经书中各自叙明创功的经历。诸位便不信老衲的话,难道少林寺上代方丈大师这等高僧硕德,也会妄语欺人?又难道早料到有今日之事,在数百年前便先行写就了,以便此刻来强辞夺理?”

    鸠摩智装作没听出他言外之意,便将《摩诃指秘要》取了过来,一页页的翻阅下去,张三丰因为徒弟的事情,顺手便取了《般若掌法》,不过他自重身份,只随意看了看序文、跋记,便交还给少林。张三丰自觉一来这是少林派的武功秘本,自己是别派掌门,身份有关,不便窥探人家的隐秘;二来玄慈大师是一代高僧,既然如此说,决无虚假,若再详加审阅,不免有见疑之意,礼貌上颇为不敬。

    鸠摩智却是认真之极,一页页的慢慢翻阅,显是在专心找寻其中的破绽疑窦,要拿来反驳玄慈。一时间场中除了众人轻声呼吸之外,便是书页的翻动之声。鸠摩智翻完《般若掌法》,接看《摩诃指秘要》,再看《大金刚拳神功》,都是一页页的慢慢阅读。

    少林群僧注视鸠摩智的脸色,想知道他是否能在这三本古籍之中找到什么根据,作为强辩之资,但见他神色木然,既无喜悦之意,亦无失望之情。眼见他一页页的慢慢翻完,合上了最后一本《大金刚拳神功》,双手捧着,还给了玄慈方丈,闭眼冥想,一言不发。玄慈见他这等模样,倒是莫测高深。

    过了好一会,鸠摩智张开眼来,向玄慈道:“玄慈方丈,小僧昔年在吐蕃,宁玛寺中高僧曾将般若掌的梵文要诀念给我听,我记得是:因苦乃罗斯,不尔甘儿星,柯罗波基斯坦,兵那斯尼,伐尔不坦罗……

    翻成华语是:‘如或长夜不安,心念纷飞,如何慑伏,乃练般若掌内功第一要义。’是这句话么?”

    少林寺诸僧凡是练过般若掌的,尽皆失色,因为鸠摩智所说,简直是一字不差。玄澄同样大惊,要知道般若掌的精要如今只有华语,因为历代高僧无法翻译贴切其中的神韵,因此一直以来都没有梵文译文,可鸠摩智说的这段梵文,的确精妙无比,若是不知道的人听见了,还当真以为般若掌是天竺传来的。

    这下连玄慈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应对,倒是玄澄很快反应过来,冷笑道:“前不久贫僧曾将这段话说与宋青书知晓,当时他就翻译出了梵文,与国师翻译的梵文,也是一字不差,此事张真人也可作证。如今国师与宋青书一同前来,想必……嘿嘿。”

    玄澄尽管没有将话说完,但场中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这下轮到鸠摩智怔住了,震惊地看了宋青书一眼:“没想到师弟也懂梵文。”

    宋青书一脸尴尬:“略懂皮毛,皮毛而已。”

    “既然如此,那小僧再说一些,这些师弟应该没事前听说过了,”鸠摩智又叽哩咕噜的说了一大篇梵语,“这段梵文译成华语,想必如此:却将纷飞之心,以究纷飞之处,究之无处,则纷飞之念何存?返究究心,则能究之心安在?能照之智本空,所缘之境亦寂,寂而非寂者,盖无能寂之人也,照而非照者,盖无所照之境也。境智俱寂,心虑安然。外不寻尘,内不住定,二途俱泯,一性怡然,此般若掌内功之要也。”

    感谢书友方寸乾坤、下大雾天一人、0胡椒粉0等人的捧场与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