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63章 下三滥

    电光火石之际,两人便交手数招,少林诸僧一见寺中第一高手居然一开始就中招,不由纷纷失色,场中依然保持冷静的,只要玄慈等少数人。

    鸠摩智正洋洋得意,却突然听到对面传来一声冷笑:“阁下号称精通少林七十二绝技,这大金刚拳耍得,却也不外如是。”

    鸠摩智心神一凛,急忙循声望去,只见玄澄站立原地,脸上似笑非笑,哪有半分受伤的样子?

    鸠摩智经验何等老到,也不言语,趁对方开口真气外泄之机,身形一闪便出现在玄澄面前,双腿连环,霎时之间连踢六腿,尽数中在他心口,正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如影随形腿”,一腿既出,第二腿如影随形,紧跟而至¢¢¢,︽.∽⊥.↖,第二腿随即自影而变为形,而第三腿复如影子,跟随踢到,直踢到第六腿,场中.功力稍次之辈方才反应过来,不由纷纷大骇,这番僧真是将如影随形腿练得出神入化,整个少林寺,恐怕也没有造诣比他高的了。

    鸠摩智感觉到双腿不像踢实的样子,情知有异,也不容玄澄喘息,连出两指,嗤嗤有声,却是“多罗指法”。

    玄澄似乎愣住了一般,一点反应也没有,任由对方的指力射中自身。

    鸠摩智眉头微皱,他这次本就想用七十二绝技羞辱少林,有心炫耀之下,多罗指使罢,立时变招,单臂削出,虽是空手,所使的却是“燃木刀法”。这路刀法练成之后,在一根干木旁快劈九九八十一刀,刀刃不能损伤木材丝毫,刀上发出的热力,却要将木材点燃生火,当年萧峰的师父玄苦大师即擅此技,自他圆寂之后,寺中已无人能会。

    宋青此前一直好奇鸠摩智的“火焰刀”与少林的“燃木刀法”有什么区别,这次自然分外留神,以他如今的修为,观察了几招后,顿时心有所悟。

    燃木刀法是单刀刀法,与鸠摩智的绝学“火焰刀法”的全然不同,燃木刀法是以手掌作戒刀,狠砍狠斫,全是少林派武功的路子,而火焰刀是凌虚掌力,燃木刀法虽然手中无真正刀具,使的依旧是有形之刀,而火焰刀已经达到无形无相的境界,两种武功的差距,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难怪原著中鸠摩智会败于完全没什么打斗经验的虚竹之手。”宋青摇头苦笑,鸠摩智内力虽精,但他的小无相功残缺不全,遇上正版的小无相功,内力上就吃了非常大的亏,而鸠摩智之前牛皮吹了出去,只能以少林绝学应战,导致他的攻击很难破虚竹的防。等到鸠摩智醒悟过来,想改用自己的生平绝学火焰刀之时,一只手却不小心被虚竹拖住,导致单手无法使出虚无缥缈,变幻多端的火焰刀,最终败于虚竹之手。

    如今鸠摩智放着更厉害的火焰刀不用,非要用低了不知道几个等级的燃木刀法,宋青不禁想到前世流传的一句话:做人莫装逼,装逼被雷劈。

    鸠摩智一刀劈落,波的一响,玄澄右臂已然中招,嵩山派中人不由暗暗鄙夷,这玄澄号称少林两百年第一人,频频中招,简直比一般高手还不如。少林中人则是暗暗担心,鸠摩智这一斩如此威势,显然是以真力贯于掌缘,锋利程度已不逊钢刀,割首断臂想必不费吹灰之力。

    鸠摩智却是心中骇然,因为玄澄右臂中了他这一刀竟浑若无事,反震得他掌缘隐隐生疼,不禁心念电转,寻思:“他连续中了我这么多招,就算练就了金钟罩、铁布衫功夫,也经不起我这几下重手,却是何故?啊,是了,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中有一门金刚不坏神功,相传练成过后全身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可惜自己用小无相功没法模拟出这种效果,还以为这门神功只是存在与传说之中,没想到这世上真的有人练成。”

    鸠摩智对天下武学的熟悉程度,整个江湖中比得上他的人也没几个,数息之内,便醒悟过来,于是不再攻击玄澄其余地方,出招便只攻击玄澄面门,“大智无定指”、“去烦恼指”、“寂灭抓”、“因陀罗抓”,接连使出六七门少林神功,对准玄澄的眼目咽喉等脆弱地方招呼。

    “哼,我就不信金刚不坏神功连这些地方也护得住!”鸠摩智暗暗冷笑,其实他眼神的余光还曾瞄了玄澄裤裆一眼,不过想到此番自己的目的,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打算。

    毕竟攻击那种地方,实在有违自己高僧的身份。

    宋青在一旁洞若观火,鸠摩智的算盘他自然猜得八.九不离十,连他打算往玄澄下三路招呼也看得一清二楚,发笑之余不由暗暗佩服:这鸠摩智果然惊才绝艳,这么快便想到了破解金刚不坏神功之法。

    不过宋青佩服归佩服,真要对上金刚不坏神功,这种猥琐的方法他是绝对不会用的,以免影响他光辉伟岸的形象。

    想到当初自己以结构力学里的知识正面攻破了金刚门主的防御,宋青便止不住的得意:你有神功,可架不住我有科学啊,难怪小说里面的那些穿越众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站在巨人的肩上,想没有优越感也很难啊……

    宋青胡思乱想之际,鸠摩智又连使十六门少林绝技,少林群僧只看得目眩神驰,均想:“此人自称一身兼通本派七十二绝技,果非大言虚语。”

    但玄澄却是以不变应变,站在原地不动分毫,任由对方攻击击中自身,却依然毫发无损,少林诸僧看得更是心下拜服,若是从头到尾不出一招,而让对方惨败,这是何等惊天的战果,日后流传到江湖上去,少林的威名绝对会更上一层楼。

    不过终究还是让他们失望了,面对鸠摩智层出不穷的阴毒招式,玄澄终究还是动了。金刚不坏神功虽然号称浑身刀枪不入,但眼睛等部位依然是血肉之躯,当然练不到那种境界!

    “以阁下的修为,也是堂堂一代宗室,为何尽用些街头流氓插眼的招数。”玄澄一直闪避,有好几次显得非常狼狈,心中不禁一阵火起。

    玄澄这番言论马上得到了少林、嵩山等人的赞同,这些人纷纷大声斥责鸠摩智的下三滥。

    见鸠摩智一张老脸涨得通红,宋青暗暗叹了一口气,再怎么说两人也是老朋友了,还是拉你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