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65章 杀机

    “青书,我们这次来不是为了与少林火并,而是要查出你爹他们的下落。一看书?·1·cc”张三丰微微皱眉,显然对宋青书刚才的举动有些不满。

    “太师父教训得是。”宋青书暗自苦笑,没想到自己这么隐秘的动作还是没有逃过张三丰的法眼。

    张三丰点点头,继续观察起场中二人比试:“玄澄果然不愧是号称少林两百多年第一人,对各项绝技的运用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你这个师兄虽然会七十二绝技,但似乎只得其形,不得其神,以少林绝技对少林绝技,自然处处受制。”

    一旁的任我行见鸠摩智大扫少林寺脸面,顿生同仇敌忾之感,忍不住帮腔道:“张真人,明王毕竟要研究七十二门绝技,某一两门比不过少林寺的臭和尚,也不稀奇。少林寺千百年来最多的只能同时修炼到十三门绝技,而明王同时兼修七十二门,已经远胜少林多矣。”

    张三丰微微摇头:“任先生有所不知,少林七十二绝技每一样都有对应的内功法门,修般若掌要修炼般若掌的心法,修无相劫指有无相劫指的心法,不同绝技之间,很多内功心法都是截然不同,因此少林几百年来都没有人能同时身兼数十门绝技。?壹?看??书看·1?k?a?n?s?h?u?·cc?”

    任我行咦了一声:“那鸠摩智何以能施展七十二绝技?”他之前和左冷禅两败俱伤,虽然有宋青书在一旁替他调理体内混乱真气,可连说这么多话,也有些气喘吁吁。不过他知道如今机会难得,能与天下闻名的张真人讨教武功,他是万万不愿坐视机会流失的。

    “明王一身内力,并非佛门武功,而是道家内功的路子,少林诸僧不曾研习道家内力,自然看不出来。”张三丰这一番话让任我行信服不已,毕竟提起道家武功,这世上再也没有人比得上张三丰权威了,“明王应该只是修炼了七十二绝技的运用之法,再以特殊内功催动,是以表面上看精通七十二绝技,实际上却只是徒有其表而已。”

    宋青书听得暗自佩服,自己是因为熟知原著方才知道其中的关窍,如今场中这么多高手,也就张三丰一眼看出了鸠摩智的虚实。

    鸠摩智连运三次强劲,要挣脱玄澄的右手,以便施用“火焰刀”绝技,但己力加强,对方的指力亦相应而增,情急之下,杀意陡盛,左手呼呼呼连拍三掌,玄澄挥手化解。?一看书·1?k?an?sh?u?·cc鸠摩智缩手弯腰,从布袜中取出一柄匕,陡向玄澄肩头刺去。

    玄澄万万没想到两人公平比武,鸠摩智居然会动用兵刃,他微微一个失神,突然间白光闪处,匕刺到,玄澄虽有金刚不坏神功护体,可这匕还未及体,就隐隐传来一股寒气,显然是神兵利器,再加上鸠摩智一身功力绝不在他之下,这一招又是含恨而,玄澄并不确定护体神功能撑得住。

    其实以玄澄的武功,要避过这一招并不难,可那样一来,玄澄再也没法锁住对方手臂,想到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优势就付诸流水,他自然有些不甘心。

    玄澄一咬牙,不愿避让,反而抢着便去抓鸠摩智的右腕,这一抓是“龙爪手”的擒拿手法,既快且准,三根手指一搭上他手腕,大拇指和小指跟着便即收拢。

    不过高手相争,只在一线,鸠摩智敏锐的抓到了玄澄招式间露出的破绽,掌心劲力一吐,匕脱手而出,双手同时牢牢抓着对方的手腕。

    噗的一声,匕插入了玄澄的肩头,直没入柄。

    这一切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诸僧大部分都还没看清楚两人动作,玄澄肩头已然受伤,诸僧尽皆哗然,一是震惊鸠摩智居然在公平比武之际动用兵刃暗箭伤人,二是震惊玄澄的金刚不坏神功居然被攻破了!

    要知道金刚不坏神功号称少林寺古往今来三大神功,是少林的镇寺之宝,每个僧人一进少林,就会听到无数关于金刚不坏神功的传说,此时亲眼见证传说破灭,不禁怅然若失。

    宋青书眼神一凝,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把匕,那匕连柄不过一尺二寸,剑身如墨,半点光泽也没有,隔着这么远都能察觉到匕剑身的寒气逼人。

    “这匕与当初韦小宝在鳌拜家中抄出的玄铁匕,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万万没想到这世上居然有两把这样的匕。”宋青书暗暗心惊,韦小宝死后,他的玄铁匕被双儿保管,眼前这把匕虽然外形相似,但应该不是同一把。

    想到那个小妮子温柔贴心的模样,宋青书心中微微一热,之前让双儿去洞庭湖药王庄找程灵素她们,可听冰雪儿上次说,双儿早已离去,这么久都没有消息,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可惜宋青书分身乏术,这段时间实在腾不出时间去满天下找双儿,只能暗暗叮嘱粘杆处的人四下查探。

    对于玄澄受伤,宋青书一点也不意外,要知道《鹿鼎记》里面韦小宝丝毫不懂武功,都能凭借手中匕越级ko各路高手,而灌注了鸠摩智雄浑真气的匕,威力自然更甚。

    这会儿功夫,鸠摩智紧紧抓住玄澄双手,自己双腿连环踢出,又是如影随形腿狠辣的踢法,玄澄因为肩头受伤,导致金刚护体神功的真气无法继续圆满运转,被鸠摩智数次踢中胸口,一口口鲜血狂喷而出,不过他终究非等闲之辈,鼓起浑身内力往手腕一震,挣脱了鸠摩智双手的束缚,整个人面若金纸,仓皇地往后倒退而回。

    鸠摩智知道今日之战的凶险,若是下次再与玄澄相遇,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胜过对方,眼见玄澄身受重伤,不由杀机顿生,此刻双手脱困,他终于得以运起火焰刀法,一个大鹏展翅便追杀而去。

    看出了鸠摩智的杀机,少林诸僧纷纷大惊,玄慈、空闻、方生等寺中一等一高手纷纷往两人扑了过去。

    鸠摩智早有所料,左手伸掌一挥,顿时数道火焰刀刀气分迎数人,对面几人都是高手,鸠摩智自然不奢望这一缕刀气能真正拦下他们,不过只要能拦住对方片刻,自己便能趁机震断玄澄的浑身经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