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66章 八卦之魂

    鸠摩智心中清楚若是真杀了玄澄,实在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可如果只是废了对方,自己完全可以推脱是比武过程中一时失手而已,少林也无可奈何。(更新最快最稳定)

    玄慈等人被火焰刀气所阻,已经来不及救援,只能眼睁睁看着鸠摩智往玄澄扑去。

    张三丰眉头微皱,身形正要移动时,宋青书却轻轻往他前面垮了一步,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挡住了他前进的道路。

    看着张三丰疑问的眼神,宋青书嘿嘿一笑:“太师父,这是吐蕃密宗与少林寺之间的事情,我们武当又何必掺这淌浑水?”

    张三丰微微一怔,便明白了宋青书的打算,不禁哑然失笑,自己这个徒孙和少林之间的恩怨还真是不一般啊。张三丰虽然一向慈悲为怀,却也不是那种烂好人性格,少林与武当素来不睦,他也没必要替少林出头。

    眼看玄澄即将命丧当场,突然一道灰影斜里杀了出来,两拳往鸠摩智肋间击去。

    对方拳头还没到,鸠摩智就能感受到对方凛冽的拳罡,他心中清楚,若是自己不撤招,玄澄虽然会经脉尽断,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

    鸠摩智雄心万丈,自然不愿意与玄澄同归于尽,急忙改变手中火焰刀方向,往来袭之人攻了过去。眨眼之间,两人你来我往,便交手了十数招。

    这个时候少林诸僧也已经攻了过来,鸠摩智清楚若是落入对方包围,自己今天就危险了,急忙借对掌之力往旁边越出数丈,他这才看清来人的模样,只见一个年轻小和尚,样貌平平,看着甚至有些呆呆傻傻。

    不过鸠摩智却并没有被对方外表所迷惑,刚才短暂的交手,他已经将对方的虚实摸得七七八八,这个小和尚在功力上也许比之玄澄还有一定的差距,可对自己的威胁,却远大于玄澄。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鸠摩智察觉到对方体内流转的也是小无相功的内力!因为种种原因,鸠摩智所得的《小无相功》缺了几本秘笈,导致有几处经脉没有练到,无法达到大圆满的境界。若是对上其他人,倒也没什么影响,可对上同样会小无相功的高手,若对方所学更全,那便会处处受制。

    (本章未完,请翻页)才的交手,鸠摩智数次击中对方,可每次自己手上的内力都有如泥牛入海,鸠摩智清楚,这是因为小无相功同根同源,自己的内力被对方同化了,那显然证明了对方的小无相功修炼得比自己更完全。

    这个小和尚自然就是虚竹了,再次见到这个后辈,张三丰也忍不住感慨:“少林果然人才辈出。”

    宋青书不置可否地说道:“这个虚竹子年纪轻轻就达到这种境界,的确很难得,可这却未必是少林的功劳。”

    张三丰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青书,原来你也看出来了,这小和尚虽然招式全是少林绝学,可内功心法却与少林路子截然不同,若我没看错,他应该是逍遥派中人,不过上次我问他,他却矢口否认,看他的表情,的确不像假装的,这就让我很想不通了。”

    “逍遥派?江湖上有这个门派么?”任我行不禁一脸疑惑,他身为日月神教教主,见识何等广博,却从来没有听过什么逍遥派。

    宋青书前世看原著,最向往的就是逍遥派的武学了,凌波微步,天下第一逃跑绝学,而且动作潇洒,实在是泡妞利器;北冥神功,更是有如开挂,短短时间就能将一个毫不会武功的人打造成一个超级高手;生死符,更是有着金书第一暗器的地位……

    来到这个世界后,宋青书不是没打过逍遥派武藏的主意,可惜凌波微步与北冥神功被段誉捷足先登,珍珑棋局事件又没有发生,导致他对逍遥派除了原著中一些描写,几乎一无所知。

    如今听张三丰语气,似乎对逍遥派知之甚详,宋青书哪会浪费这个机会,连忙问道:“太师父您对逍遥派了解多少?”他之前听东方暮雪提起过,当年她哥哥东方不败为了得到北冥神功,似乎与逍遥三老干过一架,也不知道这件事,会对原著剧情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张三丰微微摇头:“逍遥派素来神秘无比,他们派中有一个规矩,若是非逍遥派门人听到了逍遥派这三个字,所有门人都要当场格杀对方,因此江湖中几乎没人听过逍遥派的名头,因为听过的人,几乎都死了。”

    张三丰脸上露出一丝回忆之色:“我知道逍遥派也是机缘巧合,

    (本章未完,请翻页)当年我在江南遇到了一个女子……”

    “女子?”宋青书眉毛一跳,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起,以前只以为张三丰百年童男子,当真是清心寡欲,可这段日子相处,听他提起的女子就不止一位。那个送他少林铁罗汉的郭襄女侠,还有如今这个女子……

    想到郭襄,宋青书不免有些失神,这个世界黄蓉都还没有怀第二胎呢,那个郭襄自然不是自己记忆中那个郭襄。

    哎,也不知道黄蓉生的第二个女儿,会不会也取名叫郭襄?

    宋青书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那个鲜艳妩媚的****被其他男人弄大肚子,他心中总有些酸溜溜的。

    “你在这里吃什么飞醋,人家是名正言顺的夫妻,给丈夫生孩子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么?”宋青书不禁暗暗鄙视自己。

    “张真人,阁下到访我们少林以礼相待,没想到你却打着挑了少林的心思!”少林诸僧将玄澄护在身后,想到鸠摩智接二连三的杀手,空闻忍不住怒视张三丰。

    张三丰不禁愕然:“此话如何说起?”

    空闻冷笑不已:“这位大轮明王与刚才那位任先生,与真人一同前来,结果招招狠辣致命,若非出自真人授意,他们又岂会如此胆大妄为?”

    “这……”张三丰一时语塞,他之前不愿意与任我行与鸠摩智同路,就是担心如今这种情况。

    宋青书正急着听张三丰的八卦,被空闻打断,顿时一阵不爽:“大师此言查矣,任先生乃日月神教教主,明王又是吐蕃国师,两人都是一方之主,又岂会被他人驱使?太师父此番前来,只不过想调查般若掌一事,结果贵寺中人出言不逊,导致了这一系列事情,又能怪得了谁?”

    “哼!”空闻冷哼一声,“本寺中会般若掌的高僧,绝不会与武当诸侠的失踪无关,我看你们根本就是来挑衅捣乱的。”

    “我们特意前来,总不能因为你一句无关,就无功而返把?”宋青书不满道。

    玄慈抬手制止了空闻,开口说道:“若说般若掌,这位大轮明王不也精通么,阁下何不问问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