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67章 迷雾渐开

    宋青书摇了摇头:“明王是我的好朋友,不会是他下的手。(更新最快最稳定)【阅】.?`”

    鸠摩智笑着点点头,连续碰到玄澄、虚竹两个级高手,他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狂妄,他心中清楚,少林卧虎藏龙,绝非自己一个人就能撼动的,还不如见好就收,反正今日自己也出尽了风头。

    “姓宋的,我看你这是存心刁难!”另一个玄字辈高僧忍不住怒道。

    “宋某只是想与贵寺所有会般若掌的高僧聊一聊,这个要求难道很过分么?”宋青书负手而立,淡淡地说道。

    玄慈忍不住眉头微皱:“宋施主,老衲总不能因为你一句话就让本寺僧人被你像审犯人一般对待。”此刻他不禁暗暗后悔,因为少林武当素来不睦,自己刚才听到武当诸侠出事了,还有些幸灾乐祸。如果刚才自己主动提出帮忙调查此事,不仅无损少林威名,还能武当一个天大的人情,可事到如今,如果自己喊出寺中会般若掌的人与对方对峙,难免有服软之嫌……

    前面几场比试,少林方面弄得灰头土脸,这个时候答应对方请求,传到江湖上去,少林的威名恐怕就会毁于一旦了。

    可如果不答应……

    玄慈看了一眼宋青书和张三丰,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对方只出了任我行与鸠摩智二人,就弄得少林鸡犬不宁,还有个近几年声名鹊起的宋青书,以及深不可测的张三丰,若他们出手,本寺又如何挡得住?

    其实少林高手众多,真要一拥而上,倒也不怕这四人,可这样一来,传到江湖上去,就是少林倚多取胜,同样也会名声大损。??.??`?

    “玄慈方丈,你这话从何说起?”宋青书忍不住说道,“我们只是想请教贵寺高僧几个问题,怎么会把他们当成犯人审问呢?”其实若是换了其他事情,他也不会对少林这么客气,可此事关乎宋远桥等人,他总不能因为一己私怨坏了正事。

    听他这样说,玄慈的脸色方才缓和了一点,语气也有了松动:“这……”

    张三丰也适时开口道:“贫道也以人格担保,绝不会对贵寺各位大师无礼。”

    “既然张真人都这样说,贫僧自然是信得过的。”玄慈对张三丰微微行了一礼,随即让师弟召集全寺会般若掌的高手。

    这期间双方默契地没提鸠摩智之前说的少林七十二绝技来自天竺一事,宋青书不愿节外生枝引起张三丰不快,鸠摩智则是因为忌惮虚竹的小无相功,少林这边更是被鸠摩智的表现震慑住了,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至于嵩山派一行,因为要给左冷禅疗伤,大部分人已经护送他先回去了,留下的不过是少数观察时局变化而已,也没人有胆量掺和进来。8小说.`

    现场陷入了一阵难得的宁静,当少林将全寺会般若掌的高僧召集过来后,宋青书开始好言盘查,询问这些人前段时间的行踪。

    般若掌乃少林最高僧的掌法,因此全市会此掌法的并没有多少,宋青书很快便查问完毕,只可惜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得到。

    “贵寺真没有其他人懂般若掌了么?”宋青书皱着眉头问道。

    一边的玄惭顿时大怒:“姓宋的,连师兄身为方丈,都屈尊让你盘查,结果你还不满足,真不是故意找茬么?”

    被劈头盖脸一顿指责,宋青书脸色一黑,还没来得及说话,张三丰已经抢先开口了:“诸位大师切莫误会,我们只是救人心切。贫道一开始就不相信是贵寺高僧下的手,如今两相印证,果然如此。只不过小徒几个中了般若掌是事实,贫道想问最后一个问题,还望诸位大师莫要见怪。”

    张三丰如今在武林中的地位何等了得,他如此态度,少林诸僧方才心里受用了些,玄慈点点头:“真人尽管问,只要贫僧知道的,必定坦然相告。”

    见他态度前后截然不同,任我行忍不住冷笑一声:“这些秃驴之前趾高气昂,结果被我们揍了一顿,果然就老实了许多。”

    幸好任我行也知道兹事体大,刻意压低了声音,只有身边的宋青书以及鸠摩智能听到。

    宋青书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我以前听过一个伟人说过,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如今少林这么好说话,还要多谢二位的出手。”

    “师弟客气了,”鸠摩智眼中闪过一阵惊异,“你刚才说的那句话不知是哪位高人说的?真是一语道破了天机。”

    “毛主.席说的。”宋青书忍不住又开始怀念前世那个世界,自己在这个世界虽然过得更潇洒,可前世有太多黑科技可以提高生活质量了,其他先不说,就是满大街的短裙美少女看着也养眼啊,这个世界的女人全是厚厚的古装,想看个白生生的大腿还得把人家衣服给剥开,真是岂有此理!

    “毛主.席是谁?”鸠摩智与任我行面面相觑,很快在脑海里苦思这是哪位前辈大拿。

    三人在一旁窃窃私语之际,张三丰已经开口相询了:“不知道贵寺的般若掌法有没有可能泄露给外人知晓?”

    玄慈将目光移向鸠摩智:“本寺的般若掌一向不外传,本来我以为绝无泄露之虞的,不过今日见到明王,才知道这世上还真有外人会本寺的般若掌。”

    玄慈故意强调本寺三个字,显然是对鸠摩智之前宣称这些武功是从天竺传来,极大的嘲讽。

    鸠摩智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不过他并没有反驳什么,毕竟以武力折服少林的打算失败,他也清楚,在场的都是见识卓绝之辈,徒争口舌之利实在没有必要。

    张三丰早有疑虑,于是趁势问道:“敢问明王的般若掌究竟是从何而来?”

    “此乃小僧一个旧友昔日所赠,至于他的姓名,恕小僧出于朋友之谊,不方便透露。”鸠摩智一脸歉然,对张三丰行了一礼。

    “这样啊……”张三丰素来敬佩义士,见鸠摩智不说,也不愿逼他。

    反倒是少林诸僧激动了,听到本寺绝学有可能流传到外面,连玄慈也坐不住了,急忙说道:“江湖上偷学别派武功是大忌,此事还关乎我少林绝技,明王若是说出那人姓名,今日之事,少林可以既往不咎。”

    “若是我不说,你们又能奈我何?”鸠摩智一脸傲然,他只是对张三丰恭敬,面对少林诸人,就没这么客气了。

    “你!”少林诸僧纷纷色变,各自都紧了紧手中兵器,现场局势又一触即。

    “其实我应该知道那人身份,不过我还有一件事需要求证一下。”宋青书漫不经心往前跨了一步,拦在双方之间,目光则飘向了少林寺藏经阁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