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68章 夜探藏经阁

    之前屠狮大会在少林待过一段时间,经脉尽断之后,还试图到藏经阁找《九阳真经》,宋青自然记得那座阁楼的方位。

    鸠摩智一脸吃惊地望着他:“小师弟,那人赠我秘笈之时,并无第三人在场,你又怎么会知晓?”语气中透露出强烈的不信之意。

    宋青微微一笑,走过去附耳说了一个名字,鸠摩智表情更是吃惊了,嘴里喃喃自语:“这不可能啊,你没道理知道的……”

    场中众人一见鸠摩智的反应,便明白宋青并没有说假话,一干少林僧人纷纷上涌:“宋施主,若是你能告之此人姓名,少林从此欠下你一个人情。” &○◇○◇○◇,.£◇.▽p;

    连张三丰也动容道:“青,那人究竟是谁?”他更关心自己几个徒弟的安危,因此也没了平日里的从容。

    宋青苦笑道:“太师父,我虽知道那人身份,但那人未必和此事有关,我还需要求证一下。”

    他对金庸各个小说非常熟悉,看到鸠摩智使出少林七十二绝技,一下子就想起了鸠摩智的七十二绝技是慕容博从藏经阁偷出来的,只不过当初他经脉得以恢复,姑苏慕容也出了一份力,宋青向来是个感恩的人,一直以来对姑苏慕容氏颇为厚待,连前段时间慕容复暗中使坏,他也没有追究。

    有这一层关系在,宋青也不愿意说破慕容博多年的经营,是以众人相询,他都顾左右而言其他。当然,他不是迂腐的宋襄公,若真查出慕容博是此次事件的黑手,他也绝不会对姑苏慕容手软。

    现在唯一剩下的就是查证了!

    “宋施主想如何求证?”玄慈开口问道,以宋青如今的身份以及武功,不愿意开口,少林也拿他没办法,只能寄希望于对方查出那人就是此次的黑手,那样一来少林自然就清楚那人的身份。

    “我想借贵寺的藏经阁住上几天,自然就清楚那人是不是凶手。”宋青答道,他不清楚慕容博现在在哪儿,以对方在原著里的尿性,除了偶尔回江南照看一下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之外,其余时间应该都是躲在藏经阁修炼各种绝学。自己躲在藏经阁埋伏几天,以有心算无心,要抓到慕容博应该不难,到时候逼问他一下前段时间的行踪,应该就可以判断了。

    而且一不是慕容博,自己还可以趁这段时间在藏经阁调查般若掌秘笈存放借阅情况,找出另外的嫌疑人。

    玄慈脸色大变:“本寺藏经阁一楼收藏的是各种佛经,向来不阻拦外人借阅,可二楼以上,收藏的都是本寺绝学典籍,自古以来都不许外人上二楼,还望宋施主见谅。”

    今日得知平时视为绝密的七十二绝技,居然曾泄露到外面,玄慈岂能冒绝技再次泄露的风险?以宋青的武功,到时候抢了秘笈就走,猝不及防之下整个少林寺又有谁拦得住他?

    宋青也知道要对方答应很难,不由皱眉说道:“贵寺可以派高僧相伴左右监视宋某,宋某绝不会翻看贵寺的武学秘笈。”

    玄慈依然摇头:“此事不可!”

    宋青忍不住说道:“其实贵寺藏经阁有一位隐藏的超级高手,如果我心生歹意,绝对逃不出他老人家的法眼。”

    想到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浑身经脉尽断,可以说朝不保夕,人生一片灰暗,直到在藏经阁遇到扫地僧,得他指点,人生方才有了第一道曙光,因此说起对方,宋青的语气都非常恭敬。

    突然间宋青脑海里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扫地僧既然是少林僧人,为何坐视慕容博盗出七十二绝技而不出手阻止呢?

    出于尊敬,宋青不愿细想,只能以对方佛法境界高到了一点程度,已经没有世俗门派之分来解释了。

    “超级高手?”张三丰心中一动,这应该就是青之前提到的那位一身修为不在我之下的神秘人。

    少林身份地位稍低的一些人顿时嚷了起来:“胡说八道,藏经阁哪里有什么超级高手,我看八成是阁下打算偷看武功秘笈找的说辞。”

    不过玄慈、空闻等少数实权派纷纷面面相觑,以目光交流:“他怎么会知道那人的存在?”

    见几人的目光移向自己,虚竹连忙摇头,示意并非自己泄露的。

    “本寺没有施主说的什么高手,施主还是请回,藏经阁二楼以上不会对外人开放的。”玄慈冷冷说道,扫地僧是整个少林准备的一个秘密武器,是打算留作最后的底牌的。当初屠狮大会上形势那么严峻,少林都没有请他出手,只是请了三渡摆下金刚伏魔圈应付天下间各个门派的高手,全寺上下对他的看重由此可见一斑,自然不愿意因为武当的事情,暴露这个最大的秘密。

    宋青见少林诸僧一副刻意隐瞒的样子,心中更是生疑,霍然将目光转向远处的藏经阁,冷冷说道:“诸位大师神情如此反常,莫非藏经阁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不成?”

    玄慈呼吸一窒,有些吞吞吐吐地说道:“哪……哪有什么秘密,施主多心了。”

    宋青皱着眉头走到张三丰身边,传音入密道:“太师父,你说我爹他们会不会被少林寺囚禁在藏经阁?”

    张三丰不漏痕迹地点了点头:“不无这个可能。”

    “要不我们闯进去看看?”宋青继续问道,就算只有他一人,以他的轻功,他都有信心闯进去,又毫发无损地出来,更何况如今还有公认天下第一的张三丰。

    张三丰微微摇头:“直接与少林起冲突干系太大,我们等到晚上,夜探藏经阁。”他之前拒绝宋青夜探的提议,是自重身份,可如今少林表现诡异,几个徒儿有可能真被对方囚在寺里,生死未卜,他哪还会在乎这些繁文缛节。

    宋青还担心张三丰顾虑太多,见他答应,不由心中暗喜,随即回身对玄慈说道:“是宋某提议太过草率了,既然方丈之前保证此事不是少林所为,我们自然相信少林的名誉,就此别过。”

    张三丰也对少林诸僧微微行礼,然后一行四人便径直下山而去,尽管少林不少人都想留下鸠摩智和任我行,可又忌惮四人武功,一直到四人身影消失,谁也没敢有异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