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92-693章 美丽的误会

    宋青书苦笑不已:“唐括兄,你这不是将我推到不义之地么?”

    唐括辩摇头说道:“我们女真人并没有你们汉人那么多繁文缛节,刚才我所说全是我的真正想法,更何况我们之前立过誓言,如今我死了,我的妻子和财产,由你继承没有任何问题。壹看书???·1??????·??”

    宋青书犹豫道:“其他的我都可以答应你,不过你的妻子,我又岂能……”

    见对方答应替自己做那三件事情,唐括辩不由大喜:“哈哈哈,得到宋兄弟千金一诺,我唐括辩就算死也能瞑目了。”

    “唐括兄,你究竟听没听见我说的什么?”宋青书无语道。

    唐括辩叹了一口气:“你以为我愿意让另外的男人骑在歌璧身上么?不过如今我已回天乏术,没人保护的歌璧,将是最可口诱人的美味,到时候别说是完颜亮,就是其他贵族,哪个不想来咬上一口?与其让她沦为其他男人的玩物,还不如我直接将她送给你,你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同样还能完成我的遗愿,更何况我们是结义兄弟,按你们汉人的话说,这样也算得上肥水不流外人田。”

    宋青书一阵语塞,这唐括辩对汉语一知半解,这成语哪是这样用的?虽然,意境上的确挺符合的……

    “宋兄弟,我的时间不多了,你且仔细听我说一些唐括家族的事情……”见宋青书还想说什么,唐括辩打断了他,急忙将一些只有自己知晓的秘密告诉他,方便他之后冒充得更加天衣无缝。????要看?书书?·1?·

    也不知过了多久,宋青书手中拿着一封唐括辩亲手写下的血书,还有他的族长印信,整个人萧索地站在了屋里,此时唐括辩早已断气多时,一对眼睛睁得老大,显然是因为对完颜亮的仇恨以及对生命的眷恋让他死不瞑目。

    宋青书之所以意性萧索,是因为他现在死神面前自己是如此地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唐括辩生命之火慢慢熄灭,一个人就算武功再高,在天道轮回之中,又是多么地渺小。

    当然,唐括辩这个结义兄弟的死亡让他也极为难过,尽管宋青书更多的只是把对方当成酒肉朋友。特别是唐括辩临死之际,将后事郑重相托,他还是隐隐察觉到肩头的沉重。

    宋青书抱起唐括辩的尸体,运起踏沙无痕,很快便出了城外。

    找到一处僻静之地将唐括辩埋了,宋青书看着眼前草草的坟茔,暗暗许下诺言:“唐括兄,你暂时先在这里委屈一下,等我完成你的嘱托之后,我会将你风风光光大葬,回归唐括家族的祖坟。壹看?书???·1??????·”

    宋青书并没有按照唐括辩的遗言将他的脸皮割下来,毕竟他本身就有易容的本事,不需要这么血腥的手段,在他心中,死者为大,留个全尸也是所有民族一致认可的习俗。

    今晚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亲眼见到结义兄弟死亡加上自己无能为力,宋青书心中憋了一团邪火,他急需泄,女人温暖柔软的**,则是最好的疗伤良药。

    忙前忙后大半宿,等宋青书回到房间时,夜晚已经过去了一大半,不过黎明前的一个时辰正是最黑暗,也是人睡得最熟的时候。

    宋青书并没有点灯,摸黑来到床前,朦胧的黑暗之中,隐约看见床上的美人侧身而卧,背对着自己,睡得十分香甜,曼妙起伏的身体曲线足以让任何男人心跳加。

    宋青书伸手要去摇醒她,转念又忍住了,心中寻思:唐夫人今晚情绪已经经历了大喜大悲的落差,若是再知道了她哥哥的死讯,恐怕身体会支撑不住。

    当然宋青书也有自己的私心,他如今急需要泄.身体里的负面情绪,若是唐夫人知道了哥哥的死讯,自己再找她求欢未免太过分了些。

    看着熟睡中的女人,宋青书也不清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感觉唐夫人的身体似乎比平日更多了三分诱惑。

    宋青书很少碰到眼前这种机会,看着女人毫不设防地侧卧在床上熟睡,他突然升起了一种偷.情的感觉,心头也激动得怦怦直跳。

    深吸了一口气,宋青书稳了稳心神,小心翼翼地用两根手指捏住被子一角轻轻往上提起,女人只穿了贴身的小衣,颈背处大片白莹莹的肌肤就露了出来,在夜色之中着诱人的光晕。

    看着那修长纤细的脖子,宋青书变得身体更加燥热了。

    宋青书匆匆忙忙脱光了全身的衣服,小心翼翼地上了床,放下锦被将两人包在里面。

    被窝里有一股沁人心脾的女人甜香,宋青书全身上下一下子就变得比铁还硬,他隐隐觉得自己快要炸裂开来,急需要女人身体水润的包裹来安慰。

    男人与女人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女人对香味的气息非常敏感,能敏锐地分辨出丈夫身上是否有其他女人的味道,男人却很难分辨出有什么不同。

    因此粗心的宋青书并没有意识到被窝里的女人身上散出来的甜香,其实与唐夫人有着很大的区别!

    宋青书贴着身子从后面将女人抱住,另一只手非常熟悉地解开了女人身上最后一层贴身的衣衫,为了避免惊醒对方,他甚至直接动用了剑气,轻轻在对方衣衫上划过,不费吹灰之力地就将被窝里的女人脱得精光。

    尽管黑暗之中看不清楚,但男人对女人的直觉,让宋青书清楚被窝里的女人是多么诱人的一个尤物。

    宋青书火热坚硬的身体探入了她双腿之间,丰满的美.臀紧密地嵌合在他的小腹处,使得两人的身体结合的亲密无间。

    这个时候宋青书才充分感受到对方肌肤惊人的弹性与光滑,轻轻摩挲一下,那娇嫩的感觉让宋青书浑身上下都打了一个颤栗。

    宋青书伸手绕到她前面,一把抓住了那丰满高耸的所在,入手处那种完美的触感让宋青书心花怒放,妙不可言!

    “这个唐夫人真是人间尤物,每一次都让我有一种截然不同的新鲜感。”宋青书暗暗寻思。

    美人丝毫没有醒转的意思,呼吸舒畅均匀,全不知魔爪已经伸到自己的胸脯,男人的凶器也已欺负到了自己家的门口

    宋青凑了过去,嘴唇刚要吻到那细腻的雪颈,他突然又抬起了头,因为他突然想到若是这样吻她,对方难免惊醒,那样一来未免就失去了最大的乐趣。

    可如果不先来点前.戏,女人的身体未必做好了接纳他的准备,宋青眼珠一转,便计上心来,几缕欢喜真气不知不觉输入到了佳人身体里面去。

    欢喜真气对女人效用极大,宋青一般不轻易使用,只会用在情投意合的女人身上,往往也是两人在床笫之间情动至极的时候用来助助兴,毕竟他自诩风流,并不想以下流的手段得到女人的身体。

    用在唐夫人身上并没有什么不妥,这两天来宋青几乎解锁了她所有的姿势,早已将她视】∟】∟】∟,≥.↙≥.为自己的禁脔,以唐夫人的性子,等她醒来知道一切,也绝不会怪罪。

    随着欢喜真气入体,躺在床上的美人儿无意识地嘤咛了一身,很快被窝里的温度慢慢升了上去,美人儿的身体也越来越软,同时还无意识地扭动着。

    “成了!”宋青不得不感叹欢喜真气对女人的莫大威力,微微一挺腰身,顺着那光滑浑圆的大腿间缝隙进去抵到了尽头,触碰着一片湿润温暖,兴奋得他差点吹了一个口哨。

    宋青杵着那柔软的细肉往里面挤,因为看不见,再加上动作不敢大幅度,生怕惊醒了对方,因此一下子也找不对位置,顶了几下也没进去,不过他并不着急,一边用带着欢喜真气的指尖抚摸着佳人完美细腻的背上肌肤,一边在水港里轻轻滑动试探。

    怀里的美人若有所感,身体下意识一抖,双腿不由自主地收紧,一下子将小宋青夹在了股沟里。

    宋青倒吸一口凉气,这一下居然弄得他差一点城门失守,缓过劲来过后,宋青不禁有些恼羞成怒,腰身使劲儿一挺,顺势冲进了怀中佳人的身体里面。

    “咦?”宋青不由大奇,这唐夫人的身体真是天赋异禀,被自己这两天这样开发,居然这么快就恢复过来,如今甚至像处子一般紧致!

    一种水润温暖的感觉,伴随着深入灵魂的酥痒一直冲上了头顶,宋青忍不住从喉咙里低沉地吼了一声,绷直了身体努力往里面挤进去。

    怀里的人又动了一下,无意识地把身体弓了起来,香.臀就自然地翘得更厉害了些,宋青见状大喜,立马抓住机会腰身一挺。

    经过这会儿功夫欢喜真气不停的刺激,美人儿身体里面十分滑顺,没有一点干涩的意思,宋青一路长驱直入,再也没有遇到半分阻碍。

    宋青刚开始还不敢用力,生怕唐夫人突然醒了败了兴致,因此动作尽量放得很轻柔,在美人儿身体里慢慢地摇曳着。

    只不过动了没几下,美人儿那层层的包裹刺激得他浑身坚硬如铁,觉得某个地方快要胀爆了一般,再也控制不了幅度,动作渐渐开始大了起来。

    房间里很快响起了身体的碰撞声,其中似乎还隐隐夹杂着水花四溅的声音。

    黄蓉今晚经历了一番苦战,又要四处联系丐帮弟子,来回奔波劳累,再加上郭靖生死未卜,引得她情绪波动极大,因此等她回到宋青房间的时候,已经是极为疲累了。

    她强忍着睡意想等宋青回来,结果宋青诸事缠身,一直脱不开声,黄蓉也终于支撑不住,便睡衣躺在床上睡了下去。

    当黄蓉躺下来后,很快闻到一股熟悉的男人气息,她立马反应过来那是宋青的气息,想到刚才唐夫人进来时那一脸荡漾的媚样,黄蓉便忍不住啐了一口,不过她脑海中却鬼使神差地冒出了一个念头:宋青和这女人恐怕没少在这张床上鏖战?

    这个念头一开,思绪便再也控制不住,她脑海中全是下午在客栈见到的那个画面:修长雪腻的双腿,中间一个健硕的男人背影……

    不知不觉之间,黄蓉又想到了当初在山洞之中,两人为了骗过欧阳锋差点假戏真做的情景,还有那次在他与阿九门外偷听,导致走火入魔产生的幻境……

    当水儿涌了出来,黄蓉终于清醒过来,感受到两腿.之间那些滑腻的东西,她羞涩之余又忍不住有了深深的负罪感:黄蓉啊黄蓉,靖哥哥如今生死未卜,你居然胡思乱想些这种东西!

    理智终于占了上风,黄蓉也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筋疲力尽之余,人就难免睡得比平日里更沉,黄蓉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成功救出了靖哥哥,也成功说服了对方不再管襄阳的一堆破事,两人回到了桃花岛,回到了当初他们成亲的房间。

    然后郭靖破天荒地主动,自己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随即身体里冲进来一根炙热如铁的东西。

    “靖哥哥今天怎么这么大……”黄蓉脑中闪过了一丝模模糊糊的念头,不过这丝疑虑很快就被潮水般的快乐所湮没,整个人酸软畅快,如坠云端。

    “嗯……”黄蓉咬着嘴唇,轻轻的哼着,扭动着柔软的腰。

    人还在半梦半醒之间,一时间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还以为只是一个绮丽的梦罢了,能在梦中与靖哥哥长相厮守,这样的美梦她也不想醒过来。

    突然间,黄蓉一下子睁开了双眼,因为她感觉到了身体里真的有一条很粗很硬的东西在蠕动着,那夸张的尺寸以及炽烈的热度将她惊出了一声冷汗。

    “啊!”黄蓉惊呼一声,便挣扎着要起来,却被身后的人抱住了腰,浑身动弹不得,不由哑着嗓子惊慌不已:“你是谁?”

    “是我!”宋青见怀里的人醒了,身体更加兴奋了,牢牢地抱紧她的纤腰冲刺起来,因此没注意到对方声音的异常。

    “啊!”一个猛烈的撞击,黄蓉差点没被顶晕过去,听出了宋青的声音,她心中一片茫然与愤怒:他怎么能这样对我!

    正要怒骂对方之时,耳边却听到宋青喘着粗气说道:“唐夫人,你真是女人中的女人,男人的恩物,特别是今晚的你,让我最满意!刚才回来的时候本来要叫醒你的,可是看你躺在床上那么诱人,就有些忍不住了,还请夫人莫怪。”

    黄蓉即将出口的怒喝突然戛然而止,脑子里只剩下一片混乱:原来他把我当成了那个女人……要是被他认出到我的样子,我真是没脸活了

    分割线

    列为看官,若是成功地引起了你的心跳加速,请尽情地用打赏鞭笞我!

    先不说了,我得去冲个凉水澡冷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