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05章 心疼

    宋青书的手一搂上她的腰,黄蓉整个身子一下子就僵硬了,心虚地往旁边看了一眼,见丈夫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方才舒了一口气。

    只不过黄蓉没放松多久,很快一张俏脸变得一阵红一阵白,原来宋青书放在她腰间的手并不老实,搂着她的同时,还一边摩挲着她的小腹。

    黄蓉心尖一颤,差点惊呼出声,不过想到丈夫在旁边,再加上如今身处龙潭虎穴,不想节外生枝,反正更大的便宜都被姓宋的占了,这点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自己已经很对不起靖哥哥了,万一自己一时冲动,导致靖哥哥重陷大牢,那真是万死莫辞了。

    黄蓉心中打定主意,便紧咬双唇,任由宋青书轻薄于她,甚至还有意无意扭动身子配合对方,趁机挡住丈夫的视线。

    宋青书饱含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丝得意的弧度。

    他带着郭靖与黄蓉从天牢里冲出来,很快便引起了外面侍卫的注意,不过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宋青书赶在众侍卫合围之前,抢先带着两人跃出了包围圈,然后带着追兵溜达了几个大圈子,又悄悄回到了节度使府后宅之中。

    “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宋青书笑着对两人说道,“等会儿完颜亮肯定会大索全城,无论是藏在客栈还是民居,都不如藏在他眼皮子底下安全。”

    甫一脱离险境,黄蓉便仿佛被开水烫到了一般,一把便推开了对方,一张俏脸红得快渗出水来。

    郭靖并没有察觉到妻子的异常,反而虚弱地对宋青书拱了拱手:“宋少侠果然智勇双全,此番救命之恩,郭某实在是感激不尽。”

    “郭大侠客气了,”宋青书急忙扶住了他,“贤伉俪这些年来坚守襄阳,是天下每一个汉人都景仰的英雄,郭大侠遇险,我辈中人理应出手相助。”

    一旁的黄蓉听他侃侃而谈,心中古怪不已,要知道自己之前求他相救,他明明是一副并不情愿的样子,好不容易求动他出手,结果他现在却来装大尾巴狼?

    更何况刚才一路上他手上那些隐蔽的动作,再怎么也和侠义沾不上边!

    “宋少侠果然义薄云天!”郭靖想到今后江湖正道之中多了这样一个侠义的人物,不由喜不自胜。

    黄蓉在一旁不禁撇撇嘴,靖哥哥自己光明磊落,只会把别人也往好里想,哪知道姓宋的有多混蛋!当然,这些话她是决计不会说出来的。

    “靖哥哥,还是先治疗一下你身上的伤吧。”黄蓉想到丈夫吃了这么大的亏,却还对那混蛋一脸感激,她心中便极为不自在,不欲郭靖继续称赞对方,便出言打断道。

    “蓉儿,我没什么大碍。”郭靖勉强一笑,不过从他额头的冷汗便看得出他正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指尖滑过丈夫琵琶骨上的铁索,黄蓉不禁泫然欲涕:“是谁对靖哥哥下这么毒的手……”

    “完

    (本章未完,请翻页)颜亮那奸贼忌惮我的武功,因此抓住我过后便下令手下武士穿了我的琵琶骨,”见黄蓉泪水盈盈,郭靖急忙说道,“蓉儿,你别哭了啊,我这不是没事么?”

    “都这样了,还叫没事么?”黄蓉哽咽不已。

    见黄蓉伤心流泪,郭靖下意识想伸手替她擦拭眼泪,可突然意识到还有外人在场,他素来最重礼法,当着外人的面他怎么做得出如此亲密的举动?

    可任由黄蓉哭泣又非他所愿,一时间郭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郭夫人,其实你现在应该高兴才对,怎么能哭呢?”宋青书玩世不恭的声音响了起来,饶是他胆大包天,可当着郭靖的面喊对方妻子蓉儿,他还真有些心虚。

    黄蓉暗暗舒了一口气,姓宋的混蛋素来荒唐,行事出人意表,若他继续称呼自己蓉儿,她还真不知道如何对丈夫解释。

    不过她很快回味宋青书刚才的话,不禁柳眉欲竖:“你说我该高兴?靖哥哥伤成这样,你让我高兴?”

    因为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黄蓉总觉得宋青书对自己心怀不轨,下意识以为对方巴不得靖哥哥出事。

    郭靖诧异地看了妻子一眼,在他心中,妻子一直是聪慧无双,很少看到她有失态的时候,可如今她这么大反应,对象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见黄蓉像一头愤怒的雌豹,宋青书急忙说道:“正所谓关心则乱,琵琶骨被穿是官府用来对付江洋大盗的,虽然会导致人武功尽废,可只要治疗及时,一身武功还是保得住的。郭夫人你仔细想想,若非完颜亮不懂这其中的门道,亲自下令穿了郭大侠的琵琶骨,倘若由西毒这些高手出手的话,郭大侠一身武功才是真的废了。”

    郭靖点了点头,附和道:“当时欧阳锋的确提出了异议,不过裘千仞因为当年他大哥的事情,对我们夫妇恨之入骨,便说服了欧阳锋,毕竟穿琵琶骨的过程极为痛苦,他们想多折磨我,哪料到你们能这么快就把我救出来了。真的要多谢宋少侠,我这一身武功方才保住了。”

    黄蓉这才明白过来,不由一脸尴尬,喏喏地说道:“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宋青书微微摇头:“夫人关心则乱,不碍事,我们还是先替郭大侠除掉琵琶骨上的铁索吧。”

    “劳烦了。”黄蓉微不可查地嗯了一声。

    约莫一个时辰过后,宋青书将取下的铁索扔到一边,长长舒了一口气:“铁索已经取下来了,不过郭大侠受了这么重的伤,恐怕至少需要静养大半年方能恢复。”

    “多谢宋少侠。”郭靖脸上冷汗涔涔,刚才他一直在咬牙坚持,如今铁索已除掉,他一放松下来,顿觉一阵疲惫上涌。

    “郭大侠不必客气,你失血过多,服药后需要充足的睡眠来恢复元气。另外这段时间外面风声很紧,你们就在这里安心养伤好了。”宋青书笑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那麻烦了,蓉儿你替我好好谢谢宋少侠。”郭靖说完后再也撑不住,很快陷入了沉睡。

    黄蓉放下药碗,细心地替丈夫擦拭额头上的汗珠,看着她专心致志的样子,宋青书暗暗感叹:好一个贤妻良母的样子。

    当黄蓉替郭靖盖好被子起身之时,突然发现宋青书正倚在门口目光灼灼地打量着自己,她不禁脸色微红,小声说道:“谢谢你了。”

    宋青书指着额头上的细汗,笑道:“你这谢谢未免也太没有诚意了吧。”

    黄蓉这才发现宋青书头上也有一层细汗,一下子便反应过来,刚才对方替靖哥哥解开铁索,整个过程需要精神高度集中,而且要对力道把握非常精准,不然很容易伤到琵琶骨周围的经脉。

    黄蓉有一颗七巧玲珑心,她其实一直担心宋青书为了得到自己,于是在救郭靖的时候,暗中动什么手脚,导致郭靖留下什么暗伤之类的,结果整个过程下来,对方并没有耍什么手段,黄蓉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惭愧之情,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下意识地便拿起手帕想替他擦汗,谁知道宋青书下意识往后一缩,指了指她手中的锦帕,笑着说道:“我这个人有洁癖,不习惯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黄蓉这才醒悟过来,刚才用这锦帕替郭靖擦过汗,不过她却被宋青书的话给逗乐了,心想既然你不习惯用别人用过的东西,那干嘛一直来缠着我?

    尽管黄蓉对自己的美貌一直很有信心,可她毕竟已经嫁人了,因此她很不理解宋青书不去找小姑娘,反而来缠她。

    “呸呸呸,我又不是东西……不对,我是东西……”黄蓉自己都觉得思绪混乱了,不经意间又想到昨夜的场景,她不禁暗暗啐了一口:昨晚用我的时候,也没见你有什么不习惯的。

    心中想着想着黄蓉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你用唐夫人的时候,也没见你不习惯嘛。”

    话一出口,黄蓉一张脸顿时羞得通红,她万万没料到一向矜持的自己,居然会跟丈夫以外的男人讨论这种话题。

    宋青书显然也有些错愕,不过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忍不住笑道:“别人的老婆,用起来不用心疼,自然就没啥不习惯的。”

    “下流。”黄蓉听得面红耳赤,忍不住狠狠啐了一口。

    宋青书大呼冤枉:“明明是你自己和我提起这个话题的嘛。”

    黄蓉重重地哼了一声,以示心中的不满,沉默了一会儿她突然问道:“你觉得……唐夫人如何?”

    “女人中的女人,一沾染她的身子男人就舍不得下床。”宋青书由衷感叹道。

    黄蓉本意是想问问唐夫人这个人怎么样,谁知道宋青书一下子就往露骨的方向扯,不过她已经习惯了对方的语言风格,倒也没有大惊小怪,反而被勾得心血来潮,假装不经意间问了一个问题:“她让你最快乐的一次是什么时候?”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访问m.piaot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