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19章 解药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黄蓉回身看去时,现宋青书浑身大汗,也不知道是替靖哥哥逼毒累的还是在自己身体上驰骋累的,想到后一种情况,她整个人便战栗不已。一看书·1kanshu·cc

    此时的她早已浑身瘫软有如烂泥一般,环境的特殊再加上道德的煎熬,让她的身子比平日里敏感了数倍,可丈夫在身边,她又不能放纵地表达出身体的感觉,只能捂着嘴苦苦隐忍,这会儿功夫下来,她也累的香汗淋漓,浑身**的仿佛都被水浸泡过了一样。

    黄蓉不知道这种情况自己还能忍多久,一想到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让丈夫听出什么异常,她就不寒而栗,唯一让她庆幸的是宋青书似乎也不想事情暴露,因此动作都很轻缓,并没有出那种让她难堪的身体撞击声,可这种一寸一寸的缓慢推进却让她感觉更加明显……

    黄蓉浑身一紧,双腿都不停地开始颤抖起来,这已经不知道是她第几次缴械投降了,可身后那人仿佛铁打的身子,毫无罢休的意思,反而越来越亢奋。

    “谢天谢地~”当这次黄蓉双腿止不住颤抖的时候,她终于感受到了源源不断的热流喷薄到了自己体内,被浇得大脑一片空白,她如今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郭大侠,你体内的剧毒我已经暂时压制住了,三天之内没有性命危险。一看书·1kanshu·cc”宋青书一边从黄蓉身体里退出来,一边喘着粗气说道。

    郭靖只当他替自己逼毒耗费精力导致如此疲惫,也没有往其他地方想:“多谢宋少侠。”

    “那……三……天之后呢?”尽管黄蓉浑身酸软,连眼睛都不想睁开,不过一想到自己付出了这么多代价,却只能保住丈夫三天平安,她自然要马上弄清楚。

    宋青书皱着眉头答道:“郭夫人,郭大侠中的毒实在太过霸道,我能暂时压住毒性已经有些勉强了,还望夫人见谅。”

    听着宋青书一本正经的语气,黄蓉心中顿生荒谬之感,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在自己身上肆意驰骋,转眼间便神色如常,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

    “蓉儿,宋少侠并没有虚言,此毒的确太过刚猛霸道,若非我以前喝过梁子翁的药蛇血,对毒有一定抵抗能力,再加上内功深厚,恐怕早已当场毙命。”郭靖心有余悸地说道,他如今九阴真气已经修炼得登峰造极,一般的毒都能轻易逼出来,谁知道这次不仅没有逼出毒,反而弄得内力尽失。

    “靖哥哥……你现在眼睛看得见了么?”黄蓉突然想到一个要命的问题,郭靖之前是因为毒气上涌方导致双眼失明,如今剧毒被暂时压制,那自己如今的丑态岂不是被丈夫尽收眼底?

    黄蓉的心从来没有这么纠结过,一方面又盼望丈夫好起来,另一方面又担心丈夫好起来后现一切。一看书·1kanshu·cc

    郭靖并没有察觉到妻子复杂的心思,闻言摇头苦笑道:“还是不行,也许下半辈子我都会和大师父一样了,蓉儿你不会嫌弃我吧。”

    黄蓉知道丈夫口中的大师父是柯镇恶,不由心中一酸:“靖哥哥,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不嫌弃我还差不多。”

    一想到丈夫凶吉难测,又想到自己做出了对不起他的事,黄蓉不知不觉嘤嘤哭了起来。

    宋青书轻咳两声:“郭夫人也不必太过忧心,如果我所料不错,只要解了这毒,郭大侠的双眼自然能复明,一身功力也能恢复,还有三天的时间能找解药,宋某一定不负所托。”

    “真的?”黄蓉惊喜交加地抬起头,突然现眼前那人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当然是真的,宋某既然提前收了酬劳,又岂会不认真办事。”宋青书对她眨了眨眼睛,黄蓉脸蛋儿便更红了。

    黄蓉正想说点什么,谁知道对方的手顺势便伸到她衣襟中来,黄蓉心中咯噔一下:难道他还要来?

    不过宋青书很快收回了手,扬了扬手中的手帕,然后在黄蓉杀人的眼神中擦拭干净了身体,随手便扔到了她面前,传音入密道:“这上面有你的味道也有我的气息,留着当个纪念吧。”

    黄蓉心中将对方骂了个半死,可又担心丈夫闻到什么味道,急忙将手帕塞回了怀里,为了掩饰心中的尴尬,她急忙说道:“可靖哥哥究竟是怎么中的毒呢?”

    宋青书坐到榻上,一边替黄蓉整理凌乱的衣裳一边沉声答道:“这么厉害的毒,完颜亮那群人恐怕只有欧阳锋才用得出来。”

    感受到他温柔的动作,黄蓉心尖儿一颤,眼神有些迷茫起来,之前他简直就像个恶魔一般,如今却又这么体贴,又变回了之前那个风度翩翩的少年侠客,也不知道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他……

    “我想起来了,我失手被擒之后欧阳锋的确给我服过一种药,不过当时我见身体没什么异状,也就没当一回事,现在想来,我逃了出来没法按时服用解药,这才导致毒性作起来。”郭靖双眼失明,再加上功力已失,也没法听声辨位,因此周围生的一切他毫不知情,只是在那里回忆之前牢狱之中的细节。

    “既然如此,我们快去找欧阳锋拿解药吧。”黄蓉下意识站起来,谁知道刚一起身,便双腿一软,整个人又重新跌倒。

    “夫人小心啊。”宋青书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扶住。

    黄蓉脸色一红,急忙推开了他,心中暗恼不已:要不是你这个混蛋一直折腾我,我又岂会连站都站不稳!

    郭靖叹了一口气:“蓉儿,欧阳锋深恨我们夫妻,只怕没这么容易将解药给我们。”

    “他不给我们就不能偷么?”黄蓉小嘴一扬,整个人显得神采飞扬,终于恢复了几丝活力,“有我们这位轻功无双的宋少侠出马,岂不是手到擒来?”

    “郭夫人真是看得起在下,”宋青书苦笑一声,“既然如此,宋某也就尽力一试吧,只不过郭夫人素来计智百出,能否助宋某一臂之力呢?”

    “这样也好,蓉儿和宋少侠一起也有个照应。”郭靖点头道。

    见丈夫这样说,黄蓉气得直跺脚,不过她此刻也有很多话想和宋青书说,犹豫了片刻便答应下来:“好,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

    黄蓉刚一迈开脚步,谁知道双腿之间响起一阵汩滋滋的水声,郭靖咦了一声,回过头问道:“这什么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