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25章 假解药

    听到宋青书提起丈夫,黄蓉心中闪过一丝歉然,如今拿到解药自己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去救靖哥哥!

    收起纷乱的心思,黄蓉点点头,拿着瓷瓶快步走进了房间,郭靖正盘坐在床上,看样子是在调运全身真气,只不过从他脸上大滴大滴的汗珠可以看出情况不容乐观。

    “蓉儿,是你么?”若是往常,以郭靖的功力自然分辨得出来妻子的脚步声,不过如今丹田内力空空如也,又双目失明,只能听得出进来的人脚步轻盈,应该是个女子。

    “靖哥哥,我们找到解药了。”看到丈夫凄惨的模样,黄蓉鼻头一酸,急忙过去将他扶住。 &p∷∷∷,☆.↖≤.☆;

    宋青书倚靠在门口帘子处,并没有进去打搅二人,说来也奇怪,尽管他对女人有极强的占有欲,不过看着黄蓉和郭靖神态亲密,他居然一点都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想来想去他只能用“黄蓉本来就是郭靖的老婆”来解释。

    “看来我还真是个变态啊。”宋青书不禁自嘲一笑,他毕竟不是云中鹤那种杀夫夺妻的人,他虽然喜欢占有黄蓉的感觉,不过他并不想因此破坏人家的婚姻,一是考虑到大业,要顾及自身名声,二是他本性就如此。

    他走神的这会儿功夫黄蓉已经将得到解药的过程大致讲了一遍,郭靖听得赞叹不已:“宋少侠真是智计百出,居然想到了这么巧妙的法子。”

    宋青书微微一笑:“郭大侠过奖了,你还是尽早服用解药吧,刚才一路上郭夫人不知道有多担心你呢。”

    黄蓉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居然会在靖哥哥面前替自己说好话。

    郭靖也是一阵感动,一把抓住妻子的手:“蓉儿,这次真是辛苦你了。”

    黄蓉却仿佛受惊的兔子一般,手下意识往后一缩,刚有动作方才意识到不妥,自己怎么会躲着丈夫的接触呢?不自觉地扭头忘了宋青书一眼,发现对方正饶有兴致地看着她,黄蓉心中一阵慌乱,急忙移开眼神。

    郭靖一把摸了个空,心中怅然若失:“蓉儿你……”

    黄蓉脸色一红,找了个借口低声说道:“人家宋少侠还在旁边看着呢,靖哥哥你也不怕羞。”

    郭靖讪讪地笑了两声,原来是妻子面嫩害羞啊。

    为了掩饰心中尴尬,黄蓉顺势掏出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解药,顿时一股清新的药香在室内散发开来,一闻便知道不是凡物。

    黄蓉仔细查看了一下这颗解药,不禁暗暗点头,这颗解药并没有什么问题。她家学渊源,黄药师本就是个炼药天才,尽管她所会的估计还不到父亲的一成,可判断解药是否有毒还是没问题的。

    她知道西毒欧阳锋素来狡猾,并没有太信任对方,直到这个时候见解药无毒方才放下心来。

    郭靖服下解药,宋青书便助他行功散开药力,看着丈夫苍白的脸庞渐渐红润起来,黄蓉脸蛋儿上终于浮起了一丝笑容。

    不过她笑容还没有持续多久,郭靖脸色却越来越红,突然哇地又吐出一口毒血。

    正在给郭靖化解药力的宋青书不由大惊,他感觉到对方体内气息一下子变得非常紊乱,之前被他压制下来的毒似乎又有抬头的迹象。

    “靖哥哥你怎么了?”黄蓉一声惊呼,伸手去扶丈夫,结果发现对方皮肤烫得吓人,郭靖睁开眼看了她一眼,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可惜还没来得及开口就一头栽倒到了床上,再无半点声息。

    “靖哥哥!”那一刻黄蓉心都碎了,霍然回头瞪着宋青书,“姓宋的,你好毒的心肠!”

    宋青书眉头一皱:“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黄蓉冷笑起来,“你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场戏,就是为了借刀杀人害死靖哥哥,方才有机会正大光明地占有我,我当真是瞎了眼,居然会天真地相信你真的要救靖哥哥。”

    宋青书看了她一眼,沉声说道:“你现在情绪激动难免会胡思乱想,这番话我可以当你没说过。”

    黄蓉摇了摇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双目失神,嘴里喃喃说道:“你都已经得藏所愿了,我也答应了以后当你的秘密情人,你为什么还要害死我的靖哥哥……”

    见她一副伤心欲绝,对自己恨之入骨的模样,宋青书又好气又好笑:“喂,我们俩虽然已经熟到合体了,不过你这样乱说我真要告你诽谤了啊。谁说我要害死郭大侠了,再说了,郭大侠又没死,你在这儿伤心个什么劲儿?”

    本来黄蓉听到他前面那些话一点反应也没有,不过当听到最后一句时,她涣散的眼神一下子便恢复了神采,惊喜地往床上望去:“靖哥哥没死?”

    宋青书哼了一声:“现在没死,不过也快死了,如果你还一直分散我注意,保证一盏茶功夫你就能得偿所愿成为寡妇了。”

    黄蓉这才发现宋青书的手掌一直抵在丈夫背上,他衣袖无风自动,显然是全力催动体内真气所致,她急忙去查探丈夫脉搏,发现脉搏尽管很微弱,可依然还是有一股不屈的生机!

    黄蓉这才反应过来宋青书一直都在用真气给丈夫续命,看着一向风度翩翩的他此刻累得大汗淋漓,浑身青筋暴起,她的心情变得无比复杂。

    也不知过了多久,郭靖突然哇地吐出一摊黑血,黑血中还有半颗没有溶解的“解药”,宋青书终于松了一口气:“总算逼出来了,把那瓶解药给我看看!”

    黄蓉再次倒出一粒解药,疑惑地说道:“这解药我检查过,没有毒的。”这就是她之所以怀疑宋青书的原因,毕竟解药没问题,那唯一有问题的就是刚才正在靖哥哥身后运功的宋青书,他只要心念一动,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害死靖哥哥,事后还能推到欧阳锋身上去。

    宋青书用手指挑了一小块解药到嘴里尝了尝,闭眼思索了一会儿过后说道:“解药本身的确无毒,完颜亮不是傻瓜,在欧阳锋看来他拿到解药后肯定会事先验过解药,要是解药有毒他岂不是再也无法在金国立足?”

    黄蓉此时心中早已乱成一锅粥,各种念头纷至沓来:既然他也确定了解药没问题,那岂不是说唯一有问题的就是他自己了?可他为何又耗费这么多内力保住靖哥哥的性命?莫非是故意做给我看,想趁机感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