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27章 天罗地网

    “唐括辩?”黄蓉这才想到那个被她用打狗棒法打成重伤的人,“他好像被我击中脊椎,下半辈子恐怕站不起来了。”

    宋青书苦笑道:“何止是站不起来,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以后都不用苦恼这个问题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死了?”黄蓉一声惊呼,“我好像没有下那么重的手啊!”

    “不是因为你,而是另有其人……”接着宋青书大致将完颜亮派杀手刺杀完颜亮的事情说了一遍。

    “金国人狗咬狗,活该!”黄蓉恨恨地说道,这次计划失败,很大原因就是中了唐括辩与完颜亮的奸计←←←吧,≦.≯≦.±,见敌人落到这种下场,她又怎能不高兴。

    “他们的确是狗咬狗,不过如今完颜亮一家独大却并不是什么好事。”对黄蓉的愤怒,宋青书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既然完颜亮要杀他,你扮成唐括辩岂不是送羊入虎口?”黄蓉疑惑不已。

    “完颜亮的确想杀他,不过唐括辩在金国身份特殊,家族势力也很庞大,这就注定了完颜亮只能暗地里下手,上次是因为你们行刺,他可以将一切责任推到你们身上,可现在如果‘唐括辩’大张旗鼓地回去,他反而不好下手了。”在清国朝廷呆了这么久,宋青书对政治的倾轧规则也有几分了解,因此很容易做出这样的判断。

    黄蓉素来聪明,缺乏地只是一些高位者的眼界和经验而已,宋青书这样一提,她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不错,若此时唐括辩大摇大摆回到府中,完颜亮不仅不会杀他,反而会加派人手保护他,以免出了什么意外,被人当成凶手。”

    “只不过……”黄蓉突然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唐括辩又不是什么隐士高人,这城中认识他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完颜亮对他更是熟悉,你又如何能装?”

    宋青书淡淡一笑:“蓉儿家学渊源,应当知道人.皮面具吧,我早就将唐括辩的脸割了下来,要冒充他,只要小心点,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并没有告诉黄蓉实话,其实他易容根本不需要什么人.皮面具,易容术是他最大的秘密,关系着一系列人的命运,他如今虽然与黄蓉有了肌肤之亲,可还远远没到将所有秘密和盘托出的程度。

    “人.皮面具!”黄蓉脸色一白,显然有些反胃,“这也太残忍了吧。”

    宋青书笑了笑:“反正唐括辩也死了,不会因此赶到痛苦,更何况我用他的身份,若是有朝一日替他报了仇,他感激我还来不及呢。”

    “好啦好啦,总是说不过你。”黄蓉嗔道,“可就算你伪装成唐括辩,又如何拿到解药呢?”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我要以‘唐括辩’的身份中同样的毒。”宋青书答道。

    黄蓉摇了摇头,显然有些不确定:“完颜亮虽然不敢明着对唐括辩下手,可对方若是中了毒,完颜亮完全有机会趁机害死他,再将一切推到中毒身上。”

    宋青书仿佛早料到她会这般问一般,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所以我不能自己回去,而是需要你押着我回去……”

    “啊?”黄蓉更是不解了。

    “很简单,”宋青书解释道,“我以唐括辩的身份,假装落到你手中,你为了救丈夫,用丈夫的毒血注入我体内,让我也中了同样的剧毒,然后你大张旗鼓地找上门,要求一命换一命,让完颜亮给你解药,那‘唐括辩’就能活,若是不给解药,就让‘唐括辩’替你丈夫陪葬!”

    “妙啊!”黄蓉顿时眼前一亮,尽管完颜亮巴不得唐括辩死千百次,可众目睽睽之下,他若是不答应给解药,那就会承担害死唐括辩的罪名,他虽然权势滔天,可唐括辩毕竟身为当朝驸马,唐括家族又是金国最顶尖的几个家族之一,到时候完颜亮也无法承受随之而来的各种后果,因此他十有八.九会同意交出解药,这样还能顺势卖皇室以及唐括家族一个天大的人情。

    “只不过完颜亮手中解药是假的啊,就算我们得到也没有用啊。”黄蓉脸色很快又黯淡下来。

    宋青书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蓉儿,其实你是关心则乱,你仔细想一想,完颜亮虽然不知道解药是假的,可欧阳锋清楚这一切啊,除非他想假解药的事情败露出来然后与完颜亮公然决裂,不然绝对会中途偷梁换柱,将真正的解药给‘唐括辩’的。”

    黄蓉似乎有些不太习惯他这种无意间流露出来的亲昵举动,下意识往旁边缩了缩,神色复杂地望了眼前男人一眼,她不得不承认,对方这个计划听起来虽然危险异常,可成功的可能性同样很大,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一方面是个下流无耻的混蛋,另一方面却是个让人佩服不已的男人……

    “可这样一来你也会中毒……”黄蓉欲言又止。

    宋青书深情地望了她一眼,用一种充满魅力的声音说道:“郭大侠是一代大侠,为天下人所景仰,我也同样敬佩他,只不过敬佩是一回事,若为了救他,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我是绝对不会干的。蓉儿,你应该清楚我这样做是为了谁。”

    黄蓉芳心一阵混乱,下意识移开了眼神,不敢接触对方炙热的目光:“谢……谢你。”

    宋青书不由自嘲一笑:“蓉儿,比起感谢,你心中恐怕还是怨恨居多吧。”

    黄蓉顿时默然,要说她完全不恨肯定是假的,不仅被他占了身子,还被他当着丈夫的面那样玩.弄,她甚至还起过趁对方快乐在云端之际两人同归于尽的念头!

    只不过女人心海底针,如今连黄蓉自己也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了。

    ……

    翌日清晨,看着手下带回来的告示,完颜亮脸色阴沉得可怕,告示是以黄蓉的语气说的,宣称如今唐括辩在她手中,若想他活命,限完颜亮天黑之前将男人之奶的解药交出来,不然唐括辩绝对见不了明天的太阳。

    完颜亮之所以这么生气,并非关心唐括辩的安危,对方是死是活,他根本一点都不在意,他唯一在意的就是这种告示,如今在开封城内满大街都是!

    “给我查,一夜之间居然能贴这么多告示,城内肯定有很多丐帮的奸细!”完颜亮愤怒地对手下怒吼道。

    等手下战战兢兢退出去过后,他犹自觉得不解气,随手拿起一个茶杯就砸到了地上:“谁能告诉我,唐括辩怎么会落到黄蓉手中!”

    当初他对唐括辩起了杀心,特意派了一队心腹死士去灭口,那些死士武功高强,唐括辩又重伤在身,本以为一切都是手到擒来,谁知道那队死士居然全军覆没,唐括辩也不见了踪影。

    这几天他派了大量的人去查唐括辩的下落,谁知道一点消息也没有,正当完颜亮自我安慰唐括辩也许死了的时候,现在居然发现对方落到了黄蓉手中!

    对黄蓉的威胁并不是很在意,完颜亮唯一在意的就是唐括辩知不知道当初究竟是谁对他下的手。

    “其实王爷大可不必如此烦恼,黄蓉不是要解药么,我们就给他‘解药’,不仅可以除掉心腹大患郭靖,还能趁机灭口唐括辩,将一切都推到黄蓉身上去。”一旁的欧阳锋突然开口道,在场的人最不想郭靖获救的恐怕非他莫属了,再加上之前给完颜亮的解药有问题,他生怕完颜亮真答应对方的条件,急忙抢先说道。

    “不行!”完颜亮断然拒绝,“此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要是唐括辩死了所有人都会怀疑到本王身上,朝廷之中本王的政敌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再加上唐括家族的报复……绝对不能冒险。”

    其实还有一个理由他没有说出来,就是他原本计划悄无声息除掉唐括辩,然后再以一副温暖阳光的姿态出现在对方娇妻歌璧身边,凭借他对付女人的手腕,再借助对方丧夫之痛趁虚而入,得到她的身心并非难事。一想到歌璧毫不知情地在杀夫仇人的胯.下婉转承欢,完颜亮就兴奋得浑身发抖,可一旦歌璧怀疑自己是害死她丈夫的凶手,这一切都会化为泡影,完颜亮绝不能容忍自己的猎艳计划出现一丝一毫的纰漏。

    “欧阳兄,假解药一法并不可取,黄蓉这丫头诡计多端,狡猾无比,”想到三番四次在对方手里吃瘪,裘千仞便一肚子不爽,“她之所以让唐括辩中了同样的毒,就是为了防备这一招,拿到解药后,她肯定让唐括辩先吃。”

    “难道真的这么乖乖地将解药给她?”欧阳锋眼神闪烁,阴沉着脸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了,”完颜亮哼了一声,“既然黄蓉要解药,给她就是,本王要风风光光地将唐括辩救回来,让满朝文武无话可说!只不过黄蓉有本事拿得了解药,却未必有本事带走解药,欧阳先生,慕容先生,裘先生,这次本王需要你们通力合作,决不能让黄蓉再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