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35章 风中凌乱的东邪

    两人一前一后离去,黄药师并没有追上去,只是站在原地一脸阴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爹爹~”黄蓉有些心虚地喊了一声。

    “嗯。”黄药师随意地应了一声,“你没受伤吧?”

    “没……没有。”黄蓉急忙答道,随即现场又陷入了沉默。

    黄蓉终究还是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率先开口打破了宁静:“爹爹,你和周伯通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黄药师眉头微皱,淡淡答道:“我平日里周游天下,路过≤≤≤,£.¢⊙.≡开封的时候听到你和靖儿遇险,就打算过来看看,路上碰到了周伯通,他也缠着要过来,恰好撞到你们……”

    黄蓉脸色一红,眼神有些闪躲:“可惜被那混蛋跑了。”

    “是么?”黄药师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黄蓉被他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不自然地笑了笑:“爹爹你怎么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蓉儿?”

    黄药师幽幽叹了一口气:“蓉儿,你为什么要故意放走他?”

    “啊?”黄蓉脸色一变,“爹爹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你跟爹爹也要装糊涂么?”黄药师眉头一皱,“刚刚若不是你故意护着他,爹爹早已将他毙于掌下。”

    “您想多了。”黄蓉咬紧嘴唇,她毕竟身为有夫之妇,若是护着其他男人,传出去也不好听,哪怕对方是父亲,她也不想说实话。

    “是么?”黄药师脸上闪过一丝明显怒色,“若说刚才是我想多了,那之前你们俩在天上……那个男人都把手伸到……伸到你衣服里去了,你却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难道也是我想多了么?”

    黄蓉一时语塞,低着头扯着衣角,盯着脚尖沉默不语。

    黄药师叹了一口气:“蓉儿,虽然我一直不喜欢郭靖那傻小子当女婿,可你毕竟已经是他的妻子了,又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要不是刚才我先声夺人,说你是被欺负的,恐怕连周伯通那不通世事的老小子都会看出什么来。”

    “爹爹,不是您想得那样,蓉儿……蓉儿……”黄蓉本想说自己不想做对不起靖哥哥的事情来,可转念一想,这几天对不起郭靖的事情已经做了太多太多,让她根本没脸说出口来。

    “那个男人是谁?”黄药师沉声问道。

    黄蓉紧咬嘴唇,将脸别到一边,不理会父亲的问题。

    “你到现在还护着他么?”黄药师怒道,“趁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让爹爹先去把那人杀了,这件事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要不然就算郭靖那傻小子再迟钝,迟早有一天会发现什么的。”

    “爹爹,你不要逼我。”黄蓉脸色苍白,身形也止不住地颤抖。

    黄药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蓉儿,你爹虽然号称东邪,不将什么礼法放在眼里,可我不在乎的只是那些繁文缛节,垃圾糟粕,若是郭靖那小子死了,你要改嫁爹爹第一个支持你,可如今你还是郭夫人!”

    黄药师一身极为专情,平生最痛恨沾花惹草的男人,尽管郭靖千般不好,但至少对女儿一心一意,因此尽管他对郭靖这个女婿不满意,可依然同意了他们的婚事,可谁知道到头来居然是自己女儿出了问题。

    “爹~您不要再问了,他答应过我,不会插足我的婚姻,靖哥哥不会知道的。”黄蓉急忙解释道。

    谁知道黄药师顿时大怒:“什么,搞一半天他只是把你当玩物?”

    “爹!”黄蓉气得直跺脚,娇嗔不已,“哪有您说得这么难听。”

    黄药师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你已经陷得这么深了,也罢,你实话告诉爹爹,你更喜欢哪一个?”

    黄蓉先是愕然,旋即又羞又怒:“您这是什么问题!”

    黄药师哼了一声:“你毕竟是我的宝贝女儿,你要是更喜欢那个人,大不了爹爹做主,让你改嫁给他,老夫东邪的名号也不是白给的,蓉儿你不用怕。”

    “蓉儿当然更喜欢靖哥哥!”黄蓉没好气地瞪了父亲一眼,“再说……再说……他已有了妻子。”

    尽管黄蓉后面一句微若蚊蝇,可黄药师功力何等了得,自然听得清清楚楚,不禁勃然大怒:“什么!那人有了妻子还来招惹你!”

    “爹,不是你想的那样,总之……总之这一切是阴差阳错,也……也怪不得他。”黄蓉心中羞极,总不能把那晚‘李代桃僵’的事情说给父亲听吧。

    黄药师顿时怒极反笑:“我倒还真有些好奇了,究竟是何等人物,居然把我那眼高于顶的女儿迷得神魂颠倒!就算你不愿意说,我迟早也能查到他是谁。”

    黄蓉正要说什么,突然见到远处周伯通的身影,顿时止住不言。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见周伯通一路走来.搔首弄姿的样子极为滑稽,黄药师不由笑道:“老顽童,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生气?”

    “还不是欺负你女儿的混蛋,”周伯通第一句话就让黄蓉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蓉儿,那人究竟叫什么名字?”

    黄蓉吞吞吐吐地答道:“我……我也不知道。”

    周伯通不由一脸失望:“我还想问问他轻功究竟是怎么练的呢……”

    黄药师顿时色变:“怎么,连你都追不上那人?”

    “那人好像会缩地成寸的功法一般,轻轻一步踏出已经到了数十丈开外,老顽童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岂知距离他越来越远,我知道追不上他,又担心你们等得焦急,就先回来了。”周伯通也是一脸懊恼。

    这下黄药师终于震惊了,要知道周伯通学会九阴真经过后,武功已隐隐五绝第一,轻功更是他的看家本领,当年轻功和铁掌齐名天下的裘千仞都逃不过他的追踪,如今居然追不上一个年轻后生?

    尽管宋青书蒙着脸,可从头发身形乃至声音依然能看得出他是个年轻人,黄药师刚才和他交手,虽然有些震惊对方招式古朴精妙,可对方功力不纯,黄药师自问修为远胜对方,现在却发现对方轻功高到连周伯通都追不上,如何能不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