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45章 香艳又恶毒的计划

    以宋青书此时的轻功,除非守门侍卫提前知道有人,不然那一瞬间根本不可能发现宋青书的侵入,更何况门口的侍卫仿佛害怕完颜萍一般,此时纷纷低头看着地上,更注意不到宋青书了。

    宋青书一进门过后便脚尖一点,整个人趴到了屋顶阴影处,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若是江湖中那些成名的轻功高手从旁目睹这一切,恐怕都会纷纷自愧不如。

    “咦?”完颜萍若有所感,突然转身回头望了一眼,不过入眼处全是恭恭敬敬的手下,她眉头微皱,很快就暗笑自己实在太多疑了,浣衣院不为世人所知,又处在守卫森严的皇宫深处,怎么可能有人找到这里来。

    看着完颜萍一行人离去的背影【【【吧,●.≠.≥,宋青书暗暗松了一口气,自己这个小姨子的第六感实在是太可怕了些。

    接下来他行动就更加小心了,幸好房间里除了门后有守卫之外,并没有其他人,想来走的是守外虚内的路子,宋青书才得以从容地吊在完颜萍等人的身后,不然任他轻功再高,众目睽睽之下也很难不露痕迹。

    跟着完颜萍,很快来到一排房间面前,说是房间,其实用监牢形容更合适,墙壁并不是泥土砖石筑成,而是精铁所制的铁栅栏,透过栏杆可以看里面盘坐了几个人。

    宋青书目光何等锐利,第一时间便认出了张松溪和殷梨亭,他们身边另外还有一人,方脸阔鼻,脸上神情冲淡恬和,鬓边微见花白,气质温文儒雅,相当有魅力的一个中年男人如果再瘦一点就更好了。

    尽管宋青书以前从来没见过他,但骨子里那种又敬又怕的感觉,让他一下子反应过来了,这个人就是宋远桥。

    看着这个便宜老爹,宋青书此时的心情可谓是五味陈杂,若说他对宋远桥有什么父子之情,那纯属扯淡,毕竟他只是一个后世穿越的灵魂。

    可要说把他当路人,宋青书又很难做到,毕竟他在这个世界上可谓非常孤单,宋远桥再怎么说也是他的亲人,更何况占了人家儿子的身体尽管他儿子实际上在屠狮大会上就死了,而且是死在武当派手里宋青书难免产生一种内疚感。

    “宋大侠,过了这么久,你们究竟想好没有?”宋青书出神之际,完颜萍已经开口了。

    宋远桥睁开眼见,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又重新闭上了眼睛,仿佛没有听见她的问题一样,倒是一边的殷梨亭怒道:“妖女,任你说再多也没用,我们绝不会泄露武当绝学的。”

    宋青书隐藏在一旁冷眼旁观,不由暗暗点头,自己那个便宜老爹不愧是当过武当掌门的,这气度没的说,反倒是殷梨亭明显年轻急躁了点,有些沉不住气。

    不过他也得感谢殷梨亭的沉不住气,让他明白了完颜萍究竟想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

    “武当绝学?”完颜萍不屑地哼了一声,“你们武当的武功真要这么厉害,就不会被我们捉来这里了。”

    “妖女你说什么?”殷梨亭又气又急,要知道在江湖中各门各派最重视的就是门派声誉,若不是如今身陷囹圄,就凭她刚才那句话,少不得会引起一番决斗。

    “看来武当派武功真不咋地,殷六侠身为武当七侠之一,年纪不大却连耳朵都开始不灵光了,啧啧~”完颜萍脚尖一点,便勾来了附近一条板凳坐下,手撑着下巴,望着殷梨亭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殷梨亭一张脸涨得通红,正要说什么,宋远桥已经睁开了眼,对他摇了摇头,然后淡淡说道:“既然姑娘瞧不上武当派武功,又何必一直处心积虑地逼问我们呢?”

    完颜萍哼了一声:“你们武当的武功虽然算不上多高深,可好就好在门槛低,非常适合用来军中推广,让普通士兵学习。”

    “妖女,宋金不两立,你觉得我们会将武学泄露给你们,让你们锻炼士兵,日后南征用来对付宋人么?”之前一直沉默的张松溪冷冷说道。

    “张四侠,之前我已经说过了,这些士兵是用来对付蒙古的,你们南宋这些年和蒙古交战多年,也算得上仇深似海,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由我们金国帮你们消耗蒙古人的力量,何乐而不为?”完颜萍皱了皱眉头,依然还是按着耐心解释道。

    宋青书本来也觉得奇怪,听到她这样说顿时恍然,想来应该是这些年金过和蒙古的战争导致伤亡了太多女真精锐,如今不得不在国内征召大量的汉人士兵,而普通汉人士兵又不像女真士兵那般骁勇善战,自然没法拿去对付蒙古军队,而武当武学门槛低,非常适合用来提高普通士兵的身体素质,若是能在军中大量推广,那么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形成可观的战斗力。

    张松溪冷冷答道:“你也不必巧舌如簧,我们是绝不会泄露武当绝学的。”

    完颜萍顿时收起笑容,霍然起身:“这段时间我一直好言相劝,本想着双方合作皆大欢喜,他日我大金一统天下,你们武当就是国教,谁知道诸位敬酒不吃吃罚酒,难道真当我没办法让你们开口么?”

    宋远桥淡淡说道:“我们既然落到了你们手中,就没想着活着出去,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要杀要剐?”完颜萍不屑地笑了笑,“这世上比死更痛苦的事情多的是。”

    躲在暗处的宋青书暗暗调起真气,万一自己这个便宜小姨子真要下杀手或者用酷刑折磨,他就算暴露行迹也要出手了。

    “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完颜萍突然说道,看到对方三人一脸茫然,她轻笑一声,“这个地方叫浣衣院,名义上是为皇宫里各宫贵人洗衣服的地方,可你们知不知道,这些洗衣服的宫女都是什么身份?”

    完颜萍负着双手在牢前踱着步,笑得更玩味了:“你们身为宋人,应该对‘靖康之耻’刻骨铭心吧,当年二太子和金源郡王攻破东京,俘虏了徽、钦二帝之外,同时还俘虏了王妃、公主、宗室贵妇、女数千人,除了那些死了的以及被一些王爷将军收入房中的,剩下的都关在了这浣衣院里。”

    “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女人也死的七七八八了,不过当年那些年幼的以及尚在襁褓的公主们,现在可全都长大了……”完颜萍声音突然转冷,“要是宋人知道了鼎鼎大名以侠义著称的武当诸侠,却在金国奸污了那些金枝玉叶,你们觉得武当派在南宋还能立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