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47章 身陷囹圄

    “今天皇宫当职的是蒲察阿虎特还是蒲察阿虎迭?怎么闹出这么大动静,要是惊动了皇兄看他们如何是好。”完颜萍有些怒其不争地说道,这些年熙宗喜怒无常,动不动就杀大臣,蒲察世家一向与皇室亲密,如果熙宗一怒之下杀了他们,恐怕会与最忠心于皇室的家族产生裂痕。

    “回禀大档头,是右副都点检大人。”属下急忙答道。

    幸亏这段时间恶补金国的情况,一旁的宋青书不至于听得一头雾水,金国皇宫里的守卫主要是由殿前都点司负责,殿前都点司的首领是殿前都点检,由宗室完颜特思担任,同时还有两个副手,殿前左副点检和右副点检,完颜萍提到的蒲察阿虎特和蒲察阿虎迭就是这两个二把手。

    “原来是他啊。”完颜萍说完过后便陷入了沉默,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如果今晚当职的是蒲察阿虎特,她会毫不犹豫出去帮忙,可今晚是蒲察阿虎迭……

    两人尽管是兄弟,都出自蒲察家族,可其中还是有细微区别的,蒲察阿虎特对熙宗忠心耿耿,完颜萍毫不怀疑,可蒲察阿虎迭是海陵王完颜亮的姐夫,对于完颜亮此人,完颜萍下意识有些不信任,总觉得他眼神里比其他臣子多了更多的**,连带着她对蒲察阿虎迭也不那么信任。

    “算了,还是出去看看。”完颜萍终于还是做出了决定,毕竟她对蒲察阿虎迭只限于怀疑,还远远没到借刀杀人的地步。

    “诸位大侠,本姑娘就再给你们一点时间好好考虑一下,希望下次我来的时候,你们不要让我失望。”完颜萍对宋远桥留下一句话后转身便走。

    见完颜萍转身,宋青书将身子缩得更深了,同时连呼吸也暂时停住了,不敢外泄丝毫气息,他倒不是担心被完颜萍看破,完颜萍武功虽然不错,但还远远没到能发现他的地步,不过一直跟在完颜萍身后寸步不离的那两人,却是相当危险,从呼吸步伐判断,他们一身修为虽然比起玄冥二老稍有不如,可是绝对差不了太多。

    “先前未免也太托大了些。”宋青书暗暗后悔,自己实在太小瞧了金国,结果皇宫里随便两个随从就有这份功力,皇帝身边的高手岂不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更多?

    幸好他们的注意力全被外面的刺客所吸引,再加上想不到守卫森严的牢房里居然还会有其他人存在,因此直到他们走出大门,也没产生丝毫怀疑。

    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武当三侠顿时唉声叹气起来,殷梨亭率先说道:“大师兄,这个妖女若真的…真的那样做,该如何是好。”

    “这妖女年纪不大,想的法子也忒阴毒,比起当初的赵敏,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张松溪恨恨不已。

    宋远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若是事不可为,也顾不得泄露门派绝学了。”

    “大师兄,这可万万使不得啊!”张松溪大惊失色,要知道武林之中偷学别派武功是大忌,就因为武功是门派最大的仰仗根本,要是泄露出去,该门派离灭亡也差不了多久了。

    “我也知道此事不妥,可不这样又能有什么办法?一旦那妖女真的……真的那样,我们更是武当派的千古罪人。”张松溪和殷梨亭也明白这个道理,宋远桥此话一出,三人顿时陷入了一阵沉默。

    “既然此事已成定局,泄露门派绝学的罪名就由我来做,”宋远桥突然开口道,“到时候我会和那妖女谈条件,让她先放了你们。”

    “大师兄,到时候那妖女肯定会用我们要挟你,又岂会放我们任何一人离去。”师兄弟里张松溪最足智多谋,一眼便看出了个中厉害关系。

    “师父他老人家经常说一句话,尽人事,听天命,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试试了。”宋远桥叹了一口气,三人顿时垂头丧气起来。

    “这有什么好烦恼的,你们大不了就当一回便宜驸马好了。”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个戏谑的声音。

    武当三侠先是大怒,旋即发现了什么:“这声音似乎有些熟……”当看到宋青书从阴影处走出来的时候,三人又惊又喜,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青……青书?”

    “青书见过……爹,见过四叔,六叔。”尽管宋青书很不愿意认这个便宜老爹,可身处这个世界呢,除非他打算顶着个大不孝的名头,不然无法回避这个问题。

    (本章未完,请翻页)“好……好……”宋远桥刚才面对完颜萍都一直保持着从容,可看到宋青书连声音都有些发抖起来,“好孩子,爹爹知道你近些年来做的事情,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宋青书知道他指的是误杀莫声谷的事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尽管莫声谷是以前那个杀的,可如今他占据了宋青书这个身份,自然要承担他身上的恩怨。

    “青书,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张松溪知道如今不是说旧事的时候,急忙转移话题道。

    宋青书这才将张三丰亲到金蛇营,之后上少林得知他们有可能在金国的消息,然后他前来金国一探究竟这些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

    听到张三丰受伤,三人老泪纵横:“都是徒儿不肖,害得师父他老人家以身犯险。”

    宋青书看得出来他们三人对张三丰的尊敬是发乎真心,不由暗暗佩服张三丰果然不愧是流芳百世的人物,这份人格魅力也没谁了。

    宋青书轻咳一声:“各位,当务之急是怎样将你们救出去。”

    宋远桥三人这才回过神来,对视一眼然后纷纷摇头道:“青书,我们中了那妖女的胭脂醉,莫说动用内力,现在就连一个正常人都不如,若是没有解药,我们是出不去的。”

    得到他们确认,宋青书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了:“我应该勉强能救一人出去,可是一旦打草惊蛇,剩下的两人恐怕……”

    “青书,莫要管我,想办法把你两位师叔救出去。”宋远桥突然开口道。

    “大师兄莫再说这种话,我们师兄弟情同手足,正所谓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张松溪与殷梨亭齐齐说道。

    宋青书急忙说道:“诸位放心,我一定将你们全都救出去,只不过我得先从完颜萍手中拿到解药,在这之前,恐怕要委屈你们继续在这里受苦了。”

    “青书放心吧,这点折磨我们还是撑得住的。”宋远桥三人纷纷笑道。

    和他们约定一些细节过后,宋青书知道此地不便就留,便告别了三人,没多久看着不远处那紧闭的大门,顿时傻眼了:“该怎么出去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