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48章 女刺客

    宋青书刚才就想着等完颜萍离去,自己找机会和宋远桥他们说话了,却忘了完颜萍一走,这大门就关了,而且这种牢房重地,为了防止犯人逃走,大门都是设计成只能从外面开的,他身处牢内,本事再大,也没法开门啊。

    当然,要硬闯也不是不行,可这样一来,就势必会惊动这里的守卫,一旦打草惊蛇,那之前的一切都白费了。

    难道要一直呆在这里等下次有人进来?万一要隔几天才有人进来,自己岂不抓瞎了?完颜歌璧那里瞒不住了,而且在这里呆的时间越长,被守卫发现的概率就越大牢房里守卫虽然不多,可也还是有的!

    宋青书正急得像热锅上蚂蚁的时候,突然耳朵一,←.≠¤.≧动,急忙闪身到旁边阴影处盯着那处大门,几个呼吸过后,大门一下子就打开了,一个太监打扮的人走了进来,目光锐利地扫视房内一圈,宋青书心中一惊,急忙收回目光躲在阴影处。

    “参见大总管。”牢房里面的守卫急忙向那太监行礼。

    “恩,”太监随意地点点头,接着迈着步子开始巡视四周,“洒家刚才追刺客,刺客跑到了这附近就不见了,你们这里有什么情况没有?”

    “回禀大总管,我们这里守卫森严,刺客不可能进得来。”早有人答道。

    “恩。”太监其实也是这样想的,进来看看不过是以防万一。

    宋青书趁那太监从他身边走过,背对着他的时候,脚尖一点,整个人便如一道青烟闪出了门外,那群守卫注意力全在那太监身上,只觉得耳边有微风拂过,倒也没想到会有人这么正大光明冲出去。

    不过那太监却是马上察觉到不妥,霍然转身:“谁!”

    宋青书冲出门外后却没有即刻远遁,反而故意折身而返,映入那太监眼帘的就是一个黑衣人刚从院子外面往里不小心闯进来的画面。

    “哪里走!”那太监双臂一展,整个人便如一只蝙蝠一般扑向了宋青书。

    宋青书眼神一凝,这太监的武功好高!

    仓促之间他与对方对了数掌,不过宋青书并没有用全力,反而装成一副内力不继被对方震伤的模样,顺势便往外逃去。

    那太监哪会这样放任他离去,急忙追了出去,不过宋青书一旦脱离了他的视线,便毫无保留地施展轻功,瞬间便消失在黑暗之中,那太监站在浣衣院院墙之上,气急败坏地招呼手下:“传令下去,给洒家封住四门!别让刺客跑了。”

    听到他这样说,躲在暗处的宋青书终于长舒一口气,他之所以去而复返,就是怕对方意识到自己是从牢房里冲出去的,因此营造一种假象,让对方误以为自己是今晚皇宫那个刺客,方才不会对浣衣院的事情产生怀疑,以致影响日后营救宋远桥等人的计划。

    等追兵走远过后,宋青书从阴影处出来,正要离去却突然站住了脚步,迟疑片刻后来到之前藏小兴国的地方。如今皇宫内闹了刺客,肯定戒备森严,以他的轻功,想轻松闯出去也有点困难,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决定改变一下装束,以小兴国的身份混出去,风险就要小很多。

    自从学会易容术之后,他改进了阿朱的手法,创造了一种快捷便利的易容方法,就是事先准备空白的面具,印在目标脸上,就能将对方面容拓下来,这种方法相对来说细节破绽更多,可是胜在快捷方便,用在一些突发的场景会更有效率。

    找到了小兴国藏身之所,宋青书一颗心不禁一沉,这个太监居然死了!

    他之前只是点了他的昏睡穴,绝对不可能致死,那么肯定是自己走后有其他人来过这里杀死了他。仔细检查一下,原来是被人掐断了脖子,气绝身亡。

    “究竟是谁会杀他?”宋青书一肚子疑惑,不过他很清楚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更何况这太监和他非亲非故,死了就死了,他也难得去深究,反正他的死皇宫里除了凶手之外,恐怕还没其他人知道,等自己只是借助他的身份避免皇宫侍卫的注意而已,之后离开皇宫后就和他扯不上丝毫关系。

    拓印了他的面容过后,宋青书很快就打扮成了小兴国的模样,不由暗自发笑:说起来我也是堂堂一个宗师级的高手了,却毫无宗师风范,要是换其他高手,是绝对不肯直降身份穿太监衣服的,不过他素来看得开,倒也没有什么忌讳。

    回头看了小兴国的尸体一眼,宋青书犹豫了一下,突然想到这里离浣衣院不远,第二天万一他的尸体被发现,难免会生出祸端……

    “人死如灯灭,祝你早登极乐,下辈子做个完整的男人。”宋青书拿出以前在韦小宝那里得来的化尸粉洒在小兴国身上,很快他的尸体便化为一摊血水,再也找不到丝毫痕迹。

    接着宋青书便以小兴国的装扮模样大摇大摆走在路上,看着一路路匆匆忙忙经过的皇宫侍卫,不由暗暗得意。

    “我真是个天才!”

    宋青书突然笑容一凝,因为他敏锐的感觉到不远处假山堆里藏着一个人。他第一反应便是想改道离去,可是这样做未免太明显了些,毕竟他离那人只有数步的距离了,这样突然改道岂不是明摆着告诉对方自己发现了他?

    以之前和小兴国相处那会看来,小兴国分明不懂丝毫武功,又怎能发现对方?

    宋青书不清楚对方是谁,要是刺客倒也罢了,万一是皇宫里的暗哨,发现一个小太监居然懂高深武功,自己岂不是身份败露?

    他艺高人大胆,电光石火之际便有了主意,依然往前走去,心想等会儿看具体情况再说。

    假装不知道那人存在,宋青书大摇大摆路过假山,见对方没有反应,他正要舒一口气的时候,突然浑身一僵,原来那人伸出一柄剑抵在了他背上。

    宋青书暗暗凝神戒备,只要对方剑再往前送一丝一毫,他便马上回之雷霆一击。

    “不许懂,也不许喊,不然我一剑取了你的小命!”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虚弱的女声,宋青书面色大奇,这声音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