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51章 皇后娘娘

    “看什么看,滚开!”女子抬头看到他的眼神,顿时露出一脸厌恶之情。

    宋青书暗暗咂舌,这女人脾气可不好,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她了。

    “转过身去,没有我的吩咐,不许回头,”女子冷冷说道,突然又意识到什么,“等等,你到门外去,把门关上,我没喊你,你不许进来。对了,你也别想跑,你身上的死穴没有我的独门手法,其他任何人都解不开。”

    宋青书不屑地撇撇嘴,有必要搞这么大阵仗么,不就是胳膊露点肉出来而已,要是你看到哥哥前世里那些沙滩上的美女,还不得羞死啊。

    &∷∷∷,↖.↓∷.↘p;要真是这么听话地出去,他也就不是宋青书了,只见他凑了过去,无视对方杀人的眼神,涎着脸说道:“女侠是不是要清洗伤口?小的可以帮你啊。”

    女子拿起剑便横在了他的脖子上,声音寒得像冰块一样:“你竟敢轻薄我!”

    “轻薄?”宋青书心想这个世界的女人敏感阈值未免也太低了点吧,不过也正是这份矜持让这个世界的女人比前世那些开放的都市丽人普遍更有魅力一点。

    “女侠误会了,难道女侠忘了我是个太监么?”宋青书心想幸好这里没有金蛇营的下属,要是被他们看到自己如此没节操,到时候还认不认我这个老大都不一定呢。

    女刺客凌厉的眼神这才缓和了一点,不过声音依然还是很冷:“不必了。”

    宋青书虽然不情愿,可事到如今,人家明确拒绝了,自己总不能用强吧?不情不愿地来到屋外,靠着房门打量着天上的月亮,默默寻思起来:得尽快查查这个小兴国为什么在宫里这么混得开,还有也不知道是谁杀了他,要是那人看到死去的小兴国又复活了,岂不是会怀疑人生?

    哐当!

    宋青书正在沉思之际,突然听到屋里传来水盆落地的声音,急忙问道:“喂,女侠你没事吧?”

    问了几声都没有回应,宋青书急忙推开房门,发现那女子已经晕倒在了桌上,同时袖子被割开了一块,露出了大片娇嫩的肌肤,殷红的血液和雪白的肌肤交相辉映,有一种妖异的美感。

    “啧啧,这才符合剧情嘛,电视里都是这样演的,女人该晕的时候就该晕。”宋青书忍不住吐槽起来,走过去探了探她的脉搏,发现她是因为失血过多再加上受了内伤方才晕过去的,倒也没有性命危险。

    拦腰将她抱了起来,宋青书咦了一声,这女人身材看着挺有料的,没想到抱起来这么轻。

    将她放到了里屋的床上,宋青书重新端来一盆清水替她清洗了伤口,看了一眼她手中捏着的那个瓷瓶,拿起来闻了闻,金疮药的味道,便倒在她伤口之上。

    替她包扎完伤口之后,宋青书突然一拍脑袋:“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摘下她脸上的面纱,一张似嗔似怒地俏脸展露到了眼前,容貌极美,只不过脸色太过苍白,没有半点血色。

    若是宋青书之前没见过她,肯定会以为她是因为失血过多,脸色方才这么苍白的,不过之前一面之缘,让他知道这个女人是天生脸色苍白。

    “黄衫女?”宋青书眉头微皱,自己之所以来金国是因为她提供的消息,如今她孤身一人跑到金国皇宫行刺,显然她与金国之间有什么恩怨,那之前在少林寺上她告诉自己关于宋远桥的消息,恐怕也没安什么好心。

    “好看么?”宋青书沉思之际,突然听到一个淡淡的女声。

    “好看。”宋青书下意识回答道。

    “那你看够了没有?”那声音中显然多了几分薄怒。

    宋青书此时已经回过神来,忍不住笑道:“这么漂亮的脸,就算看一辈子都不嫌久,这么一会儿功夫,哪会够呢。”

    “哼!”黄衫女冷冷地哼了一声,挣扎着坐了起来,身子依靠在床头,“若不是念在你刚才替我包扎伤口的份上,再加上你是个太监,你现在已经死了。”

    “女侠刀子嘴豆腐心,又哪会真的为难小的呢。”宋青书伸手想扶他,却被她一把拍开,顿时腹诽不已,难道你也和木婉清一样立了个什么誓言,第一个见到你容貌的男子你就要嫁给他?

    一想到木婉清,宋青书心中便一暖,也不知道她去姑苏一行结果怎么样了,有我给她的秘籍再加上关键时刻报我的名头,想必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黄衫女啐了一口:“油嘴滑舌,我看你一点都不像个太监,倒像……”说到这里她突然闭口不言。

    “倒像什么?”宋青书这才近距离看清楚她惊人的美貌,心中暗暗感叹,自己也算见惯美女了,以容貌气质而论,她必然稳居第一流的行列。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以前碰到的一个油嘴滑舌的花花公子。”黄衫女摇了摇头。

    宋青书一脸古怪,这娘们说的不会是我吧,当初在少林寺她也是这样评价我的,女人的直觉还真可怕。

    “你怎么了?”黄衫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宋青书惊醒过来,下意识地笑了笑:“以女侠这种天人之姿,能让你记住的花花公子肯定不一般。”

    他的话仿佛勾起了黄衫女的回忆,只见她眼神迷茫,下意识喃喃说道:“他的确不太一般……”

    很快黄衫女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下意识板起了脸:“我准备疗伤了,快出去!”

    宋青书郁闷地说道:“可这是我的房间。”同时心中补充道,其实是小兴国那个倒霉鬼的房间。

    “从今天起,本姑娘征用了。”黄衫女理所当然地说道。

    “呃~”宋青书很想对她说一句你厚颜无耻的模样颇有我当年的风范。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兴公公,兴公公?”

    黄衫女霍然起身,一把寒光的剑顿时架在宋青书脖子上:“外面的是谁?”

    宋青书真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自己刚才干嘛手贱把她的剑也拿过来?面对她的问题,宋青书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他不是真正的小兴国,鬼知道来的是谁啊。

    “呃,应该是来找我的吧。”宋青书唔了一声,模棱两可地说道。

    “废话!”黄衫女白了他一眼,听到外面敲门声越来越急,她伸手把他往外推去,“你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别忘了你身上的死穴只有我本人才能解开。”

    “知道知道。”宋青书郁闷无比,心想自己好端端地干嘛来玩什么ply,非要受这娘们的气。不过外面这人是谁?不会是那个杀了小兴国的凶手从侍卫那里得知了小兴国没死,跑来确认的吧?

    想到这里,宋青书也警惕了起来,不过现在有一个难题,自己虽然不怕那个凶手,可是在黄衫女面前,自己又不好显露武功啊。

    “兴公公,兴公公!”外面那人催得更急了。

    “急什么急,哭丧呢!”宋青书没好气地回了一声,“来了来了。”心中已经有了主意,屋里正好有个刺客呢,大不了来个借刀杀人。

    小心翼翼地打开院子大门,宋青书发现站在门外的是两个小太监,不由一怔:“有事么?”

    “哎哟我的娘哎,皇后娘娘等了你这么久,怎么你还在这里不着急呢!”那两个小太监拉起他就往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