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53章 皇后的秘密

    “还有这福利?”宋青书一下子傻眼了,幸福来得太突然,他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小兴子,你今天究竟是怎么了,怎么傻乎乎的?”裴曼皇后半天不见动静,下意识伸手撑起在床上,抬头往这边看过来,露出了上半身丰盈饱满的曲线。

    “哎,来了。”宋青书担心她看出什么破绽,急忙应了一声。

    “快点,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感觉肩膀酸痛得很,那些狗奴才手法都没你好,按得一点效果也没有。”裴曼皇后伸了个懒腰,伸手捶了捶肩头,毫不顾忌曼妙的曲线展现在宋青书面前。

    &p《∝《∝《∝吧,≧.∷.⊕;宋青书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这皇后不过是找小兴子来给她捶背的,自己先前倒是想多了。不过宋青书一颗心很快又提了起来,听她口气,这小兴子似乎挺擅长按.摩这一套,自己不是真的小兴子,等会儿岂不要露陷?

    不过宋青书反应也很快,小兴子手法再巧妙,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哪像自己这般精通人体穴道,要想捏得她舒服还不简单。

    宋青书有了主意,一双手仿佛弹钢琴一般,灵巧地在她肩膀背部轻轻揉捏起来,裴曼皇后先是浑身一僵,不过很快身子就软了下去,舒服地忍不住哼了一声:“还是小兴子最贴心,不过你今天的手法怎么和平日里有些不一样?”

    宋青书不慌不忙地答道:“小的最近学了点新手法,特意来孝敬娘娘的。”

    “本宫会记得你的忠心,”裴曼本来还想说什么,不过很快就沉浸在宋青书的手法里,“嗯~再下面点~哎~”

    宋青书听她嗯嗯唧唧的,心头一股邪火直冒,也不知道这女人怎么保养的,明明年纪不算小了,可是皮肤依然充满弹性,浑身上下哪有一丝岁月的痕迹?

    宋青书脑海里忍不住响起了前世的志玲姐姐,从年龄来说和NBA的邓肯一样大,可是从外貌看起来,就算说是对方女儿,也没什么人会怀疑。

    “前世科技那么发达,志玲能保养得这么好不出意外,可是这女人究竟是如何做到的,真是和妖精一样。”宋青书一边疏导着她身上的穴道,脑子里早就神游物外。

    “小兴子,今晚怎么这么晚才过来呀?”裴曼皇后闭眼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宋青书本来还以为她睡熟了,谁知道她突然近乎梦呓地说了一句。

    “今晚皇宫里闹刺客,皇宫里的侍卫到处戒严,我在其他地方被拦住了,所以才耽误了。”宋青书路上早想好了说辞,面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这样啊……”宋青书本以为她会问点关于刺客的信息,也早就准备好了如何应对,谁知道对方说了一句,似乎对刺客一点兴趣也没有,随意应了一句便什么也没说了。

    尽管指尖触碰的是充满惊人诱惑的身体,宋青书也不可抑止产生一些身体反应,不过此时他心中却清明无比,寻思着有没有可能利用一下皇后这层关系来营救宋远桥他们,另外还得注意一下究竟是谁对小兴国下了杀手,不然自己的身份很可能曝光。

    回想来到皇后寝宫后种种,宋青书没发现一路上碰到的那些人谁表现出什么异常,不由更疑惑了:看来凶手不是皇后宫里的人,那究竟是谁居然敢对皇后跟前的红人下手呢?

    宋青书正在沉思之际,耳边突然传来了皇后的声音:“小兴子,还记得本宫以前教你的那些东西么?”

    “啊?”宋青书顿时傻眼了,本以为皇后招他来是为了给她捏肩捶背的,现在看来还另有隐情,可他又不是真的小兴国,鬼知道之前教了些什么啊。

    看出了宋青书的迟疑,裴曼皇后顿时大怒,一下子推开了他,坐直了身子,慵懒的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混帐,教了这么久还不会么!”

    “还望娘娘恕罪。”宋青书知道这个时候说得越多,错得越多,也不辩解,反而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一个劲地请罪。

    “哎,本宫其实也知道,你不是不会,而是不敢。”裴曼皇后突然叹了一口气。

    宋青书心中一动,为什么是不敢?不过事到如今,最好的做法便是静观其变。

    果不其然裴曼很快继续说道:“本宫和你说了多少次了,这样教你只是为了好玩而已,你也知道本宫如今的情况,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手段聊以自.慰了。”

    宋青书依然一头雾水,不知道她说的究竟是什么,只好继续站在那里装糊涂。

    看着他唯唯诺诺的样子,裴曼皇后眼中露出一丝嫌弃之色,不够很快便掩饰了过去:“小兴子,本宫知道这是诛九族的大罪,可是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有外人知道,你不说本宫不说,谁又知道你做过什么?”

    宋青书听得目瞪口呆,难道这皇后真的饥不择食找了一个太监来玩那假凤虚凰的游戏?这也太夸张了吧?

    见他不答话,裴曼皇后脸上涌起了一丝怒气,霍然起身:“本宫的耐心是有限的,看好了,若是再学不会,可别怪本宫翻脸不认人。”

    说完过后便在房内来回走了一段路,一边走还一边讲解注意事项,这期间不管是动作还是语速都非常慢,似乎怕他跟不上一般,宋青书越看越心惊,不是因为他学不会,而是这套礼仪他实在太熟悉了因为这是皇帝平日里的言行需要注意的地方!

    “难道她想篡位?”宋青书心中突然闪出一个可怕的念头,金国皇帝是死是活他根本不关心,可是他不经意间被卷入了这样的政治漩涡,实在非他所愿。

    “现在学会了没有?”一番演示下来,裴曼鬓间都冒出一丝细汗,不过她顾不得擦拭,反而霍然盯着宋青书,眼神中不经意间闪过一丝杀机,若是这小太监真是烂泥扶不上墙,那只好杀了他换个人了。

    宋青书敏锐地察觉到她眼中的杀机,知道回答一个不慎就很可能马上被灭口,若是以前的小兴子,还真可能犯傻,不过如今他的经验何等丰富,瞬间便做出了最佳选择:“学会了,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