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54章 君子不欺暗室

    开什么玩笑,宋青可不是那个资质驽钝的小太监,而且他在紫禁城可是正儿八经当过一段时间皇帝的,这些皇室礼仪对他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裴曼皇后并没有立即相信他,反而狐疑地盯着他:“那你示范一遍给本宫看看。”

    宋青点点头,将她之前教的那一系列动作重复了一遍,裴曼皇后脸色终于缓和了下来,满意地点点头:“不错不错,本宫以前倒是小瞧你小子了。”

    “还是娘娘教得好。”宋青顺势奉承道。

    “若不是你的嘴还是那么甜,本宫还以为你换了个人呢,”裴曼皇后的↖↖↖,∧.∞.≈话让宋青浑身一紧,“之前那样教你结果你不是这里错就是那里错,喏,这是本宫赏你的。”说完便拿出两个早已准备好的金元宝扔了过去。

    宋青下意识接住,看着这两个分量十足的金元宝,顿时哭笑不得,这赏赐对于一个小太监来说绝对不错了,不过如今的他麾下精兵数,坐拥方圆千里的地盘,哪还会将这点东西看在眼里。

    “怎么,嫌本宫赏赐得少么?”注意到宋青的表情,裴曼皇后重重地哼了一声。

    宋青悚然一惊,知道刚才无意间流露出来的轻蔑被对方注意到,急忙解释道:“小的不敢,只是小的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金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花而已。”

    裴曼皇后顿时被他逗得咯咯直笑:“你这奴才真是没见过世面,放心,只要你以后尽心尽力替本宫做事,本宫不会亏待你的。”

    “多谢娘娘。”有了刚才的教训,宋青可不敢演得那么漫不经心了,故意装出一副激动的模样。

    “好了,天色不早了,本宫也乏了,今天就到这里,退下。”裴曼皇后早就侧卧到了凤榻之上,闭上双眼,慵懒地挥了挥手。

    “小的告退。”宋青心中一阵失望,继而哑然失笑,莫非你还真以为这小太监和皇后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此行虽然没有想象中的福利,可是有惊无险地应付了过去,而且收获也不算小,至少清楚了小兴国背后的靠山,还知道了平静的皇宫下波涛诡谲暗流涌动。

    “等等。”宋青退到门口的时候,裴曼皇后突然叫住了他,“皇宫里耳目众多,你以后每三天来我这里一次,最好选后半夜悄悄来,路上不要惊动其他人。”

    “小的明白。”若是普通人听到这样暧.昧的要求,也许难免忍不住心猿意马,可宋青早就将裴曼的心思揣摩得一清二楚,她明显在谋划一件惊天的大事,事成之后肯定会选择灭口,为了掩盖真相,这段时间小兴国去找她的事情,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对了,这段时间你白天也少出去晃悠,就呆在屋里仔细练习每次本宫教你的东西,至于尚衣局那些琐事,本宫自然安排了人帮你做。”裴曼皇后继续说道。

    “多谢娘娘!”宋青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心中却是冷笑,这女人明显不安好心,不过这样正合我意,本来还头疼既要装唐括辩,又要冒充小兴国,分身乏术,如今这样一来,一人分饰两角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裴曼皇后相当满意他的反应,不由微微颔首,面色柔和地说道:“退下。”

    ……

    关门之时,透过层峦叠嶂的轻纱,望着榻上侧卧着的那曼妙身影,宋青暗暗心惊:这些美丽的女人,哪怕之前再善良,可一入皇宫这个大染缸,都会变得心狠无比,难道我那些红颜知己以后也免不了这样的变化么?

    宋青一路上感慨千,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小兴国的住所,不禁摇头苦笑:看来我还真是个受虐狂啊,明明可以离去了,却非要回来看她一眼。

    “等会儿想办法问问她的名字,再旁敲侧击一下她来金国皇宫干什么。”想到黄衫女那苍白却绝美的容颜,宋青走路时的脚步不知不觉都轻快了起来。

    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本以为等待自己的是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谁知道里面黑灯瞎火,一点动静也没有。

    “女侠?”宋青试探着喊了一声,同时将浑身气机四散开来,却感觉不到她的气息。

    宋青点上油灯,将房间里的情况一览无遗,除了床上留下几条带血的布条,佳人芳踪杳然,早已人去楼空。

    见她就这样不打招呼地就离开了,宋青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里空荡荡的,良久过后方才哑然失笑:在她眼里,你只是一个小太监而已,她那样高高在上的仙子又岂会顾虑一个太监的想法。

    既然黄衫女不在,他也没有呆在这里的兴趣,换好装束,趁着夜色正浓,他施展轻功,悄悄溜出了皇宫。

    当他回到唐括府中的时候,完颜歌璧躺在床上依然睡得正香,借着月色打量她完美无暇的容颜,宋青不得不感叹这个女人果然是集天地之灵气于一身,连睡姿都这么国色天香。

    在皇宫里奔波了大半宿,此时空闲下来宋青顿时觉得一阵睡意上涌,四下打量一番,发现屋里只有一张床,而完颜歌璧正睡在他之前躺的床上。

    宋青第一反应就是在旁边椅子上合衣躺一晚上,不过很快意识到不妥,自己如今的身份是她的丈夫,两人的感情一向很好,又岂有分床睡的道理?第二天等她醒来看到自己躺在椅子上睡觉不生疑才怪了。

    “君子不欺暗室,我虽然不是君子,但也不至于趁机做出什么龌龊的事情来。”宋青不是那种迂腐之辈,没迟疑多久,便决定上床睡了。

    尽管宋青动作已经足够小心了,等他在床上躺下来的时候,完颜歌璧还是醒了,睁开一双星眸一般的眼睛望着他,宋青还以为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中途跑出去了,正寻思着找个什么理由解释的时候,完颜歌璧却凑了过来,一张湿润柔软的嘴唇印到了他脸颊之上,腻声喊了一声:“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