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55章 愤怒的小姨子

    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迎面而来,也不知道是完颜歌璧平日里用的香粉的味道,还是她身体自带的芬芳,宋青只觉得浑身一紧,一颗心砰砰砰直跳。

    “一她等会找我亲热,我究竟是禽兽一把还是装一回君子呢?”宋青觉得方才的决定是高估了自己的心志,这样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是男人都会把持不住的?

    宋青理智与欲.望正在激烈交战的时候,完颜歌璧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宋青扭头看去,只见佳人星眸紧闭,整个人缩在他怀里又睡了过去。

    宋青终于舒了一口气,不过却忍不住有一丝淡淡的失落,当然他很快从这种情绪里清醒过来,如今救宋远桥+⊙ωáń+⊙+⊙ロ巴,♀.≥⊥.≦他们要紧,在这之前决不能出什么纰漏。自己的易容术虽然精妙,可也只是暂时骗过了完颜歌璧而已,夫妻之间可谓是天底下最熟悉对方的人了,就算自己一直小心翼翼,日子长了对方肯定也能发现什么,更别说这之前和她有肌肤之亲了。

    女人是天下间最敏感的生物,一根头发她们都能分辨出差异,若真是肌肤相亲,对方的气息,体型乃至是尺寸,完颜歌璧肯定能瞬间察觉到自己不是他的丈夫。

    宋青不再是那种愣头少年,如今的他分得清轻重缓急,救出宋远桥他们之前,唐括辩的身份决不能出一点意外。

    “看来得想办法疏远她才行,不然这样朝夕相处,身份随时都会暴露。”宋青暗暗打定主意过后,很快便睡意上涌,迷迷糊糊就进入了梦乡。

    ……

    第二日天刚亮,完颜歌璧便醒了,发现自己像猫儿一般缩在丈夫怀里,丈夫则像一只八爪鱼一般缠绕在她身上,特别是那只手深深地伸到了自己衣襟之中……

    完颜歌璧脸色微红,小心翼翼将他的手拿了出来,再抬起对方夹在自己腰上的大腿放到一边,然后轻手轻脚下床梳洗去了。

    宋青其实在她刚动的时候就醒了,不过当时情况尴尬,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对方,便索性装睡,后来察觉到对方温柔的动作,生怕弄醒自己,不由暗暗感叹:唐括辩这个妻子光是漂亮倒也罢了,可身份高贵却一等一的温柔体贴,这样的女人简直天下罕有,唐括辩上辈子也不知道哪里修来的福气……

    回想起刚才那温香软玉的触感,饶是宋青脸皮比城墙还厚,也不禁有些尴尬,他发誓他绝不是故意要占对方便宜,他一觉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不过因为这段时间太累了,宋青咕哝了几句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等他再次醒过来,已经接近正午,完颜歌璧正端着一盆水在床边温柔地看着他:“夫君,我来服侍你梳洗。”

    “不用了。”宋青顿时完全清醒过来,开什么玩笑,他现在脸上带着面具呢,要是由她来清洗,还不得露馅?

    “夫君,你和妾身客气什么啊。”完颜歌璧捋起袖子,露出两截比玉还白的手臂,拧干了帕子就要来替宋青擦拭。

    “我说了不用了!”宋青情急之下一把推开她的手,歌璧没有防备到,身子一个踉跄往后连退数步,同时打翻了旁边的水盆,一盆水尽数倒在地上,她脚下一滑,整个人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以宋青的修为在她跌倒前扶住她其实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的身子也数次欲动,可终究还是没有去扶,既然打定主意要疏远她,就从现在开始。

    完颜歌璧没料到自己好心好意换来这般结局,星眸之中眼泪直晃,不过她虽然温柔,却也不是那种软弱的女人,强忍着泪水站了起来,收拾好地上的水盆和帕子,头也不回地就转身离去,从头到尾没有和宋青说一句话。

    宋青看得清清楚楚,她转身之际再也控制不住眼泪,那副梨花带雨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以宋青的定力都差点没忍住想喊住她,不过一想到宋远桥他们,嘴巴张了张,终究还是没有出声。

    叹了一口气,将双手枕在脑后,宋青就这样躺在床上,望着屋顶一动也不动,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走廊突然响起了轻盈的脚步声,宋青愕然回头,只见完颜歌璧去而复返,脸上再也看不到丝毫泪痕,反而一脸笑语嫣然,端着一碗香气四溢的粥坐到床边:“夫君,你身子虚弱,经不住大补的东西,可又不能顿顿喝清粥,我担心下人把握不好,便特意给你熬了一碗鸡肉粥,你趁热喝。”

    宋青一下子呆住了,没想到世上除了双儿,还有另一个类似的女人,怔怔地盯着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完颜歌璧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脸蛋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难道我脸上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么?哎呀,刚才我在厨房里出来没照铜镜,肯定是在里面沾上了什么。”

    宋青摇了摇头:“没有,你的脸蛋儿如鸡蛋白一般光滑,一点脏东西都没有。”

    “那你怎么这么看着人家~”完颜歌璧忍不住娇嗔道。

    宋青迟疑了一下:“刚才……”

    “刚才只是个意外,”他刚开口,完颜歌璧就打断了他,“更何况刚才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呃~”宋青竟无语凝噎,心中大呼,唐括辩你肯定是祖坟冒青烟了,才能娶到这样完美的一个妻子。

    “还这样看着我~”完颜亮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却是那么地风情种,“是想让我喂你么?”

    宋青急忙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自己来,自己来。”接过碗来,宋青同时心中暗暗警惕,这个女人魅力太大,自己游戏人间,可别到最后把自己给陷了进去。

    他喝粥的时候,完颜歌璧在旁边和他闲聊了起来,宋青只敢嗯嗯唔唔回答,生怕说多错多,不过他神思敏捷,这样一番应对下来居然也没让对方产生怀疑。

    “对了,海陵王之前派下人来说要来看你,被我以你身体不适为由给谢绝了。”完颜歌璧突然提了一句。

    “为什么?”宋青突然冷冷地问道。

    完颜歌璧一呆,显然没料到丈夫反应这么大,下意识答道:“我总觉得海陵王似乎不安好心,他每次看我的眼神……嗯……都有些奇怪,我不喜欢他。”

    “我不是和你说过么,那只是你想多了,更何况你们还是堂兄妹,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那种龌龊的想法!”宋青暗暗叹了一口气,本来都心软了,可刚刚她随意一番闲聊家常,自己完全没法接话,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应付了过去,再来几次这样的聊天,自己的身份妥妥地曝光。事到如今,他只好硬下心肠疏远对方,而完颜亮是一个不错的由头。

    被丈夫严厉训斥,完颜歌璧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可对完颜亮的判断毕竟只是一种感觉,她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支持自己的判断,不过一想到丈夫居然不相信自己,她就伤心不已,沉默地坐在那里生闷气。

    宋青看她表情,知道火候还不够,于是继续说道:“以前我们对海陵王多有误会,可此番我能得救,多亏海陵王不计前嫌出手相救,救命之恩恩同再造,从今以后,我不许你在背后说他的坏话。”

    完颜歌璧小嘴一撅,扭过头去也不答话,显然心中极不以为然。

    “听到没有!”宋青声音突然加大,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斡骨剌,你太过分了!”完颜歌璧这下再也忍不住了,霍然起身,一边抹着眼睛一边跑了出去,风中似乎隐隐约约传来她哭泣的声音。

    宋青暗暗叹了一口气:唐括兄,你要是在天有灵不会怪我,我虽然伤了她的心,不过终究让你避免戴绿帽子……他一时间神游物外,思绪纷杂不堪。

    ……

    昨晚皇宫里闹了刺客,完颜萍也是忙了一宿,临近天亮的时候才休息,醒来后见手上暂时没什么事情,便想起了出宫看看姐姐还有那重伤在身的可怜姐夫。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自己那个姐夫满脸胡子,武功也不高,官也算不上大,可是完颜萍总是对他有一种异样的好感。

    “也许是小时候被他抱过~”完颜萍自嘲一笑,以她和完颜歌璧的关系,进出唐府当然不用通报,她正在走神之际,在拐角处突然被一个迎面而来的人撞倒了。

    “哪个不开眼的这么大胆子!”完颜萍顿时大怒,只当是哪个毛手毛脚的下人,顺手解下皮鞭就准备抽过去。

    “姐姐?”当完颜萍看清楚对方的样貌,不由傻眼了。

    “萍儿,你来了啊。”完颜歌璧急忙抹了抹脸上的眼泪。

    “哪个混蛋敢欺负你,我去诛他九族!”见姐姐一直垂泪却不答话,完颜萍突然醒悟过来,“莫非是…姐夫?”

    “不……不是他。”完颜歌璧慌忙地说道。

    姐妹同心,完颜萍哪还不知道她的性子,她越是这样说,就越证明了是姐夫欺负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完颜萍一肚子邪火蹭蹭蹭地直冒,拿起鞭子便往唐括辩的卧室跑去:“我去教训那个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