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59章 无箭之境

    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见到姐夫的踪迹,完颜萍再也坐不住了,调转马头就往来的路回去,一边策马一边焦急地巡视着四周,心中暗暗祈祷:“姐夫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一路找了很久,完颜萍终于找到了宋青书,不过等她看清宋青书现在的样子,差点没气得七窍生烟:“姐夫,枉我辛辛苦苦找你,你却坐在这儿悠闲地晒太阳?”

    此时的宋青书正大摇大摆地躺在一块巨石上面,嘴里还衔着一根狗尾巴草,双手枕在脑后,翘起二郎腿,脚尖还在那里随意地晃动着,听到她的声音,方才睁开眼睛,笑嘻嘻地说道:“萍儿你终于来了啊。”

    “来你个大头鬼啊,”完颜萍恨不得抽出腰▼▼▼吧,♂.+●.□间的皮鞭朝他脸上招呼一下,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这种诱人的冲动,“你这算什么意思?”

    宋青书不仅没有露出丝毫愧疚之色,反而大呼冤枉:“萍儿你说话可要讲良心,姐夫我现在可是个病人呢,你让我来和你比赛马?”

    完颜萍脸色微红,一腔怒火顿时消失了大半,忍不住咕哝一句:“你身体不好,可以先给我讲嘛。”

    宋青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也想提前说呢,可是刚要开口的时候你就已经策马飞驰那么远了,你让我怎么说?”

    “好啦好啦,这次算我考虑不周,不过我也回来找你啦啊……”说道这里完颜萍突然呼吸一凝,有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看你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似乎笃定我会回来找你嘛。”

    宋青一笑:“那当然,你是姐夫贴心的小棉袄嘛,不枉姐夫从小这么宠你。”既然找胭脂醉的解药要从完颜萍身上下手,他当然要做好课前准备,这段时间他旁敲侧击,从府中下人口中知道了唐括辩与完颜歌璧成亲的时候,完颜萍还是个半大的小女孩,唐括辩爱屋及乌,对妻子这个妹妹极为疼爱,同样的,完颜萍也与他极亲近,只是这几年随着年龄增长,当年的小女孩也出落成一个水灵灵的少女,不能再像小时候那么毫无顾忌地与姐夫亲近了。

    “这个唐括辩绝对是个重度萝莉控的怪叔叔,萝莉养成计划,让多少男人神往的事情,居然被一个大胡子实现了!”宋青书心中狂呼不止,一想到唐括辩那三大五粗的模样,更是一阵恶寒。

    “什么小棉袄,宠不宠的,”完颜萍神情忸怩起来,“我只不过是怕你出事过后姐姐伤心罢了。”

    “难道我出事了你就不伤心么?”看着眼前的少女,宋青书唇角挂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当然伤心了!”完颜萍急忙说道,“只不过……只不过和姐姐那种伤心是不同的……”

    宋青书明白过犹不及的道理,没有继续追问她有什么不同,反而忽然换到另一件事上去:“那之前姐夫在开封出了事情,我们骄傲的小公主夜深人静的时候有没有替姐夫流过一次眼泪?”

    “哼,我又不是姐姐那种性格软弱的人,怎么会替你流泪,”完颜萍突然睁大了眼睛上下打量起宋青书来,“姐夫,这次你回来,我总觉得你似乎变化有些大。”

    “是么,有什么变化?”宋青书暗暗心惊,不过他却并不慌张,这是意料中事,不过完颜萍毕竟不是完颜歌璧,对唐括辩没那么熟悉,这点变化她还不至于看出什么。

    “我也说不上来,我总觉得……觉得……”完颜萍突然脸色一红,支支吾吾起来。

    “觉得姐夫在勾引你?”宋青书替她把羞于说出口的话补充完整了。

    “要死啦!”完颜萍脸皮发烫,哪里受得了,手腕一抖一鞭子就往他身上扫去。

    宋青书话一出口就早有准备,见她手腕一动,整个人便一个懒驴打滚躲过了这气急败坏的一鞭,趁机翻身上马,一边往前跑去一边哈哈大笑:“萍儿,可别忘了我们出来的目的,是打猎可不是打姐夫哦~”

    看着宋青书远去的背影,完颜萍绷紧的脸色终于忍不住,噗嗤一笑,小声咕哝了一句:“臭姐夫!”旋即也一个漂亮的翻身便骑上了小红马,一夹马肚:“驾~”

    接下来两人终于开始了打猎的征途,只不过此山离大兴府不远,山上野兽多不到哪里去,猛兽更是没有,两人在树林里转悠大半天也就碰到过几只麻雀之类的,不出宋青书所料,完颜萍箭术果然一等一地精彩,人还骑着马疾驰,拈箭张弓,麻雀便应声而落。

    虽然早有心里准备,可是宋青书依然被完颜萍马上的英姿震撼到了,小蛮腰仿佛柳枝一般柔软,身体往后仰了一个夸张的弧度,露出了胸前完美饱满的曲线,弓弦声接二连三地响了起来,天上那些麻雀也一只只地落了下来。

    当完颜萍收好弓箭在马背上坐直身体,回头正要说什么,却刚好撞上宋青书看她的眼神,不由小脸一红:“姐夫你干嘛这样看我?”

    宋青书由衷赞叹:“我今天才发现,当年那个流鼻涕的小女孩如今已经长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了。”

    听到他的赞美,完颜萍心中又是甜蜜又是恼怒:“谁当年流鼻涕了!”

    宋青一笑,两人就这样打闹一会儿,完颜萍突然奇道:“姐夫你怎么不开弓啊?”

    宋青书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他如今武功虽高,可这骑射的功夫……不对,别说是骑射,就是站在平地上射箭也很难射中目标,只好说道:“姐夫今天状态不佳,就不射了。”

    “什么状态不佳啊,”完颜萍顿时不依了,“从小到大,萍儿最佩服姐夫的骑射功夫了,当年我还小,有一次非要缠着父皇和王兄跟他们到草原打猎,结果天上突然扑下来一只恶雕,抓着我就张翅而去,那么多侍卫都没反应过来,是姐夫一箭射死了那只恶雕,仓促间还接住了从天上掉下来的我,当时的情形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在萍儿心中姐夫就是骑射功夫最厉害的大英雄!从那以后我拼命学骑马射箭,就是为了……为了……”完颜萍一张俏脸胀得通红,突然止住不言。

    “为了什么?”宋青书好奇地追问道,同时暗暗咂舌,没想到唐括辩当年也是这样的猛人,难怪完颜萍这小妮子似乎总对他有一种异样的情愫,原来有这层关系在。

    “没什么,”完颜萍神情突然黯淡下来,“就是因为那次姐夫的表现,父皇一高兴,就当众把姐姐许配给了你。”

    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都说少女早熟,没想到完颜萍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有这些想法了,他不忍看到对方这么落寞,于是笑着说道:“看来我们果然很有缘,最终还是成了一家人。”

    “有缘……一家人……”完颜萍默默念了一声,很快收拾好心情,扬起下巴,脸上重新恢复了神采,“姐夫,只可惜后来蒙古鞑子入侵,我们战败后丢了大草原,再也没法像以前那样打猎了,只能在山上射点这种小麻雀……”

    完颜萍一脸嫌弃地将射落的麻雀扔到了地上,显然没有把麻雀当战利品的意思:“姐夫,能不能让萍儿再见识一下你神奇的箭术,自从小时候那次过后,萍儿再也没有过机会和姐夫一起出来打猎。”

    看着完颜萍明媚的笑容,还有那一脸殷切的神情,宋青书豪气顿生:“好!”

    完颜萍眼神中顿时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姐夫可别被萍儿的箭术比下去了哦,那样萍儿会失望的。”其实时至今日,她自己骑射功夫也是出神入化,回想当年唐括辩那一箭,也未必有儿时记忆中那么风华绝代,不过那一箭有着特殊的意义,在她心中是怎么也无法超越的。

    “开什么玩笑,姐夫什么时候让萍儿失望过。”宋青书早有了主意,拿起了挂在马上的弓,却没有去取箭篓里的弓箭,“萍儿你有没有听说过惊弓之鸟的故事?”

    “惊弓之鸟?”完颜萍抬头望了望空中,身为射箭高手,这个故事她当然听过,不过只把其当成一个传说而已,难道姐夫想重现这个神迹?不过现在这天上可没那么巧刚好有一只受伤的大雁飞过,受惊的麻雀倒有不少,不过她可不信这些麻雀会被弓弦声吓得从天上掉下来。

    宋青书一脸傲然地说道:“你姐夫如今已到达无箭之境,区区几只麻雀而已,又何须用箭?”

    “姐夫你羞不羞,这么大的人了还来吹牛皮。”尽管心中崇拜姐夫,可完颜萍还有理智,这世上有哪有什么无箭之境这种说法?

    “不信?”见完颜萍忙不迭点头,宋青书也不多话,不去取弓箭,反手拉弓,弓弦声响起,天上几只麻雀果然应声而落,宋青书这才回头对她微微一笑,“现在信了么?”

    “啊?”完颜萍一张娇艳欲滴的小嘴儿张得老大,仿佛可以塞下一颗鸡蛋,“这……这怎么可能!”

    完颜萍急忙策马过去将落下来的几只麻雀捡了起来,发现它们身上明明没有没有任何伤口,却是生机已绝,一脸兴奋地跑回到了宋青书身边:“姐夫,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