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61章 蛇毒

    这个山涧虽然陡,但不是那种直上直下的悬崖,因此两人是一路往下滚而非垂直往下掉,宋青将完颜萍的头按在怀里,同时手脚紧紧将她护住,心中暗暗骂娘:电视里那些情节都是骗人的,什么掉下悬崖不死,滚个斜坡身上一点伤势都没有……

    这一路下来,他已经不知撞到多少尖锐的石头、树枝,以两人滚下来的速度,若非他周身有真气护体,恐怕早就全身骨头折断,运气再差点还会被那些突出的石头划得开膛破肚。

    尽管宋青有真气护体,依然狼狈不堪,浑身衣服被划得破破烂烂就不说了,这一路撞到无数东西,就仿佛被数名绝顶高手重击过,如今的他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

    &※※※,□.⌒.■p;“得,这下不用运功假装脸色惨白了。”宋青暗暗苦笑一声,低头往怀里的完颜萍看去。

    谁知道刚好迎上她大大的眼睛,宋青高兴地说道:“我还怕你晕过去了呢。”

    “姐夫,谢谢你~”完颜萍此时的声音温柔无比,看着宋青浑身的凄惨,再对比自己身上除了一点擦伤,连衣服都几乎没怎么破损,知道是因为对方将自己紧紧搂在怀里,用身体保护她。

    “以后别这么冒险了,打个猎而已,要是再弄得自己掉下山崖,姐夫可没这么巧每次都能出现救你。”尽管不是她真正的姐夫,可宋青还是不知不觉代入了角色,忍不住教训她道。

    “以后我一辈子跟在姐夫身边,那样就算我出了事情,姐夫也能救我啊。”完颜萍仰着头,眼眸之中仿佛闪烁着星光。

    宋青忍不住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小孩子懂什么叫一辈子么,你以后总要嫁人的,哪能一辈子跟在姐夫身边。”

    “人家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完颜萍不满地哼了一声,“我才不嫁人呢,我要一辈子和姐姐……姐夫在一起!”

    宋青心中一动,正要趁热打铁,却突然看到她眉宇间浮起一丝黑气,这才想起了她之前被一条小蛇咬过,哪还有心思撩拨她,急忙问道:“萍儿,你刚才是不是被蛇咬了?现在浑身是什么感觉?”

    完颜萍经他提醒终于也想了起来,不由惊呼一声:“哎呀,我全身都有些麻了。姐夫,我是不是要死了?”到后来她的声音里已经带着了哭腔。

    “胡说,有姐夫在,不会让你死的。”宋青伸手搭住她的脉搏,察觉到她生机渐渐消退,不禁暗暗心惊。

    “姐夫……我不想……不想带着遗憾死去,有些话……有些话我一定……要和你说。”完颜萍声音渐渐也虚弱了下去,她感觉到自己眼皮越来越沉重,若不是有心愿未了,说不定她已经闭上眼睛睡过去了。

    “留着以后再说,”宋青沉声问道,“刚才你是哪里被咬了?”

    “腿……好像是小腿……那里。”完颜萍下意识答道。

    哧~

    宋青一下子撕开她小腿上的裤子,洁白纤细的小腿上,多了一个毒蛇的牙印,伤口周围血呈暗黑色,看着就令人心惊。

    “姐夫,你干什么?”察觉到小腿露在空气当中,女人天生的矜持让她有些慌张,下意识想把腿缩回去,无奈如今全身麻木,腿已经不听使唤了。

    “不要动,你中了蛇毒,如今又没有其他办法,姐夫替你吸出来。”宋青此刻也顾不得暴露武功了,急忙封住了她身上几个大穴,阻止蛇毒流入她的心脉。

    “不!姐夫你也会死的!”幸好完颜萍如今神智有些迷糊,注意力又被转移,根本没有看到他的手法。

    “姐夫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死的,”宋青对她笑了笑,“要是真的不幸死了,大不了我们一起做个同命鸳鸯,黄泉路上也不算寂寞。”

    “臭姐夫,谁要和你做……做同命鸳鸯。”完颜萍破涕为笑,一颗芳心砰砰直跳,眼神中又重新恢复了些神采。

    当宋青嘴唇碰到她腿上的伤口的时候,完颜萍心跳得更厉害了,说来也奇怪,明明全身都有些麻木了,可她仿佛还是能感觉到那种奇特的触感一样,看着他一口一口吮吸的样子,完颜萍一时间不由痴了。

    天色渐渐黑了下去,宋青看着她小腿上的伤口处流出的血重新变成了鲜红色,不禁长长舒了一口气,她其实中毒已深,若不是他功力深厚,气息悠长,也不能保持这么高强度的吮吸,她身上的毒血也就排不干净,而且就算是个天生肺活量大的人,吸了这么久毒血,也早就被毒死了。

    宋青环顾四周,找到了一种奇怪的草,将树叶嚼烂了敷在了完颜萍伤口之上,这些年与很多用毒高手打过交道,耳濡目染之下倒也学会了一些。

    “萍儿,你身上有没有干净的手帕之类的,我要替你包扎伤口。”宋青抬头一看,发现完颜萍正一脸红晕地看着他,不由一怔。

    被他发现,完颜萍眼神有些躲闪,急忙说道:“我又不像那些汉人女子一般娇气,哪会随身带什么手帕……”完颜萍迟疑了一下:“姐夫,你转过身去一下。”

    “啊?”宋青虽然疑惑,不过只当小女生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便依言转了过去。

    “好了。”

    很快完颜萍的声音传来,宋青回过头,手里被塞了一条柔软的类似丝绸的料子:“你不是说没有手帕么,咦,怎么上面好像还有体温。”宋青下意识还抬起来闻了闻,一股淡淡的幽香迎面而来。

    “姐夫~”完颜萍咬着嘴唇,一张脸红得快滴出水来。

    看着她有些凌乱的衣襟,宋青终于明白过来了这条丝巾是什么东西了,不由尴尬地笑了笑,只当上面也不知道,蹲下来替她绑好了伤口。

    “萍儿,你还能走路么?”宋青查探周围,如今他们正在一处山涧底下,远处黑漆漆地一片,根本看不到什么出路,其实最好的选择是原路返回,这山涧虽然高,可是以宋青的轻功,要爬上去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这样一来恐怕会让完颜萍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