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62章 胭脂醉

    “哎呀~”完颜萍站起来试着走了一步,不过一阵眩晕感传来,让她整个人一下子往旁边倒去。

    宋青书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的腰:“你怎么了?”

    “不知道,感觉浑身无力,脑袋也一阵阵发晕。”完颜萍扶了扶额头,有些虚弱地说道。

    “可能是体内残余的蛇毒还在起作用,隔一段时间就好了,现在天黑了,我先抱着你到处找找有没有什么可以休息的地方。”宋青书答道。

    “嗯~”完颜萍声音压得很低很低。

    ★♂★♂★♂,∞.▼.⊕宋青书拦腰将她横抱在怀中,开始在山谷里寻找起来,整个过程完颜萍一言不发,只是将脸蛋儿贴在他胸膛之上,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终于宋青书找到了一个小山洞,找来一些枯草铺在地上,宋青书将完颜萍轻轻地放到了上面:“萍儿,现在外面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出路在哪里,再加上你又有伤在身,恐怕今晚我们得在这里过夜了。”

    “嗯~”完颜萍抱着双膝坐在枯草堆上,就那样静静地望着他。

    宋青书忍不住取笑道:“平日里那个活泼的小公主到哪里去了,你现在除了嗯不会说点别的么?”

    “臭姐夫,又取笑我。”完颜萍终于笑了起来,忍不住抓起一把枯草往他身上扔去。

    两人打闹嬉戏一会儿过后,宋青书从怀中拿出一把干粮递了过去,有些尴尬地说道:“这干粮碎了点,萍儿你将就吃吧。”

    看着这不成形的干粮,完颜萍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姐夫,干粮都碎成了这样,之前你为了保护我,那一路滚下来也不知道受了多少伤!”

    宋青书毫不在意地笑了笑:“不是和你说过了么,姐夫我皮糙肉厚,不碍事的。”

    “还说没事,快看你衣服都被刮成这样了!”完颜萍挪了过来,一脸心疼地看着他。

    “看着凄惨而已,其实没受什么伤。”宋青书笑道。

    “我不信,你把衣服脱了给我看看。”完颜萍撅着小嘴说道。

    “脱衣服?”宋青书顿时神情古怪。

    “臭姐夫,你脑子里究竟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完颜萍红着脸掐了他一把,“我是想检查你哪里受了伤,我身上带着金疮药的。”

    宋青书心中一动,胭脂醉的解药这么重要,她不可能随便放,很有可能随身带着,正好趁机打探一下。

    “好好好,别掐了,我脱还不成么~”宋青书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说完慢慢地把衣服脱了下来。

    尽管他有真气护体,只不过也只能避免骨折内伤之类的,肌肤表层依然还是被沿途的碎石树枝挂出了不少伤痕,完颜萍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有些哽咽地喊了一句:“姐夫~”

    “好啦好啦,看着吓人而已,没什么大碍的。”宋青书苦笑一声。

    “别动,我替你敷药。”完颜萍咬着嘴唇,嗔怪地白了他一眼,再从怀里摸出了一个一个的牛皮纸包扎好的小包放在了地上。

    宋青书看得心中一动,指着这些小包笑道:“萍儿,你怎么随身带了这么多药啊?”

    完颜萍皱了皱鼻子:“哼,这里很多毒药,要是你敢欺负我……姐姐,看我不毒死你。”

    “是么?”宋青书随意地抓起一个药包,拆开来闻了闻,“这是什么毒药啊?”

    “别!”完颜萍大惊失色,急忙伸手来抓那药包,“这是胭脂醉!”

    宋青书其实早就看到了上面写着的小字,这才再众多药包里面将其挑了出来,只是闻了闻,他便产生了一股眩晕乏力之感,不由暗暗心惊:这胭脂醉果然针对武林高手的,以我现在的修为,连闻一下都这么大反应。

    “哎哟,我不行了,要晕要晕~”宋青书表情夸张地叫了起来,整个人顺势往后面倒去,其实他哪有这么严重,早已将那点分量的毒逼出了体外。

    “都让你不要乱拿了啊!”完颜萍又气又急,连忙从怀中又摸出了一包药,用手指挑了一指甲盖分量的药粉送到了宋青书嘴边,“快吃了,这是解药!”

    “难怪刚才在下面这堆药里没有看到,原来一直在她身上。”宋青书暗暗将那包解药的样子看了个仔仔细细,寻思着等会儿再找机会偷过来。

    “臭姐夫,把我吓死了。”见他吃下解药,完颜萍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终于舒了口气。

    “反正姐夫知道萍儿会救我的。”宋青书笑嘻嘻地答道,心中却是郁闷无比,因为她随手又将解药塞回了怀里。

    “哼,不许乱动了,就这样躺着,我给你擦药。”完颜萍白了他一眼,拿出金疮药包,细心地将药粉敷在他身上那些纷乱的的伤口上。

    因为宋青书躺着的缘故,完颜萍替他敷药时不得不跪坐在地上,上半身俯下来仔细地替他擦拭着,宋青书数次抬手想去她怀里将解药偷出来,不过他武功虽高,妙手空空这个行业他却不擅长,没有把握不惊动完颜萍,只好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完颜萍手指拂过宋青书身上那些纷乱的伤口,脑海里又浮现出他将自己紧紧搂在怀里用身体替她档住伤害的情形,眼睛里渐渐蒙上了一层水雾:“姐夫,你又救了我一次。”

    “傻丫头,姐夫不救你去救谁?”宋青书笑道。

    “要是我和姐姐同时掉下山崖了你会先救谁?”完颜萍突然一脸期盼地望着他。

    “呃~”宋青书一阵无语,女人难道就爱问这种问题么?“当然是一起救。”

    “当时情况紧急,你只能救得了一个人!”完颜萍很不满他敷衍的态度。

    宋青书更郁闷了,不过他知道这种问题一个回答不好,很容易破坏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好感:“我谁也不救?”

    “为什么?”完颜萍没料到是这个答案,不禁愣住了。

    宋青书一脸郑重地说道:“因为不管救了谁,活下来的两人余生都会活在内疚与自责当中,还不如谁也不救,我们三个一起死,就算到了地府也能继续开开心心当一家人。”

    宋青书本以为会感动得完颜萍热泪盈眶,谁知道回应他的是对方一口咬到了他肩膀之上,宋青书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你干嘛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