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67章 北宋公主

    如今完颜萍离开,她麾下两大顶尖高手也不在,如今浣衣院侍卫虽多,却也不被宋青书放在眼里,不过问题是救出来了怎么办呢?

    想着自己带着三个欲.火焚身的老男人在皇宫里跑的画面,宋青书就一阵恶寒,其实以之前几次的经验,这种春.药的毒性他是有办法解的,不过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慢慢用功力引导化解,可现在身处险境,皇宫里这些侍卫哪会给自己这样的机会?

    再说了,他以前是替女人解毒,那些方法对男人有没有效果都还另说,而且就算有效果……想到给几个老男人解欲.火,宋青书便浑身一个冷颤,这过程哪有替千娇百媚的软妹子解毒来得愉快啊。

    更何况】】】吧,●.≤≤.↓还有三个同样中毒的公主呢,难道真扔下她们,让她们欲.火焚身而亡?

    宋青书权衡来权衡去,终于做出了一个坑爹的决定:静观其变!

    先等宋远桥等人在里面把毒解了自己再去救人,此事虽然看似一个天大的丑闻,要是传回南宋恐怕武当无法在江湖立足,可此事天知地知,除了当事人知道,就只有完颜萍少数几人知道了这些普通侍卫哪敢泄露半个字。

    因此完全有可能将此事掩盖住,至于那三位宋朝公主……浣衣院的事情他早有所耳闻,当年金国攻破汴京,掳掠大批妃嫔公主宗室贵女,在返回北方的路上,她们就受尽了污辱……说句不好听的话,除了当时一些还在襁褓中的女.婴,如今浣衣院这些公主早就是残花败柳之身,多一次少一次对她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也不可能像一般黄花闺女那样寻死觅活。

    “哎,只能委屈一下三位公主了。”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毕竟他是人不是神,此时也没有其他办法。

    只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放心,找了一个守卫薄弱的方位,施展轻功从天窗溜了进去,从横梁上往下一看,映入眼帘的画面差点没让宋青书流出鼻血来。

    只见宋远桥三人满脸涨得通红,围成一圈盘坐在地上打坐,可是三个花枝招展的女人罗裳半解,露出大片雪白的身子,不停地缠着三人,在他们怀里扭来扭去。

    宋青书打量了一眼三位公主,年纪似乎都不算小了,恐怕都有三十出头,不过面容姣好,倒也称得上美人,再加上她们特殊的身份,整体来说还是相当有魅力的。

    “三位公主,还请自重!”宋远桥半天憋出来的一句话差点没让宋青书笑喷,这都什么情况了,还说这种书呆子般的话。

    “好哥哥,我们身上好热,好难受……”回答他的是一声声娇媚入骨的声音,连宋青书这种历经花丛的人都听得身子酥了半边,更何况宋远桥他们。

    几位公主都不停扯着自己身上仅有的衣裳,还牵引着宋远桥他们的手放到了胸脯之上,嘴里发出各种渴望的呢喃。

    宋青书发现宋远桥三人眼神中最后一丝清明退去,知道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他没有偷窥的癖好,便悄悄原路返回。

    “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刚才去过,不然他们事后知道我袖手旁观,面子上又挂不住,还不得个个拿刀来劈了我?”宋青书暗暗下定决心。

    宋青书在外面守了一段时间,听到宫殿里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知道时候差不多了,便重新摸了回去,他不能等他们完全完事再进去,那个时候外面的侍卫也会进去了。

    宫殿里香.艳的场景让宋青书暗暗咂舌,看到宋远桥三人已经清醒了打扮,一脸愧疚自责,不停地向三位公主道歉,反倒是三位公主表现得很镇定,似乎这种事情她们已经见惯不怪了。

    宋青书身形一闪,便点了三位公主的昏睡穴,看着惊诧莫名的宋远桥三人,他装出一脸悲痛的表情:“青书来迟了,让三位受苦了!”

    “受苦?”宋远桥三人老脸一红,饶是他们此时自责内疚,也不得不承认,刚才那种滋味可和受苦扯不上半点关系。

    “我们几人做了这样的丑事,哪还有脸回去见师父他老人家。”宋远桥羞愤交加,举起手掌便往天灵盖劈去。

    宋青书吓了一跳,直到发现他双手无力方才放下心来,不由劝道:“此事怪不得你们,只能怪金人太无耻狡猾。”

    “不错,特别是完颜萍那个妖女,身为女子,居然……居然想出了这种毒计。”张松溪气得浑身发抖。

    宋青书心想你要是知道完颜萍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想法……

    他趁机劝慰道:“若是你们此时自杀,除了亲者痛仇者快之外,依然于事无补,金人同样能拿这件事情抹黑武当,而且有了你们自杀的罪证,天下人恐怕不信也得信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殷梨亭此时已经失魂落魄,脑子里一团浆糊,下意识问道。

    “矢口否认此事!”宋青书快速说道,“我已经找到了胭脂醉的解药,现在我将你们救出去,到时候金人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没有证据,他们的阴谋也无法施展。”

    “这……”宋远桥顿时有些意动。

    “大师兄,青书说的很有道理,我们个人荣辱是小,武当清誉是大啊。”张松溪急忙说道。

    “不行!”宋远桥沉声说道,“我们一走了之是容易,可她们怎么办?肯定会被金人迁怒,遭受非人的虐待。我们虽然能瞒过天下人,但瞒不过自己的内心,我们修道之人修的是自己的心,又岂能伤害了她们过后就这样一走了之!”

    张松溪和殷梨亭纷纷点头:“不错,这样一走了之实在有失侠义本色。”

    “那你们想怎么办?”宋青书也是无语了,如今时间紧迫,他们居然如此迂腐。

    “我们素闻当年大宋公主们被金国人掳掠,如今既然得知她们在浣衣院,那么若是能将公主们救回国,一来可以挽回我们汉人的颜面,振奋人心,二来……二来救她们出苦海,也算减轻了我们今天所犯下的罪孽。”宋远桥说完不由一脸惭色。

    宋青书顿时傻眼了:“你们说的容易,光是要救你们三人,我都绞尽脑汁,浣衣院里公主少说也有一二十人,我哪有那么大本事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