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70章 嚣张的魏王

    “我的姑奶奶,你这是要我命啊!”宋青书一阵惊呼不已。

    黄衫女柳眉一竖:“什么姑奶奶,难听死了。”

    宋青书苦笑道:“女侠,仙子姐姐,我不带你去你顶多砍我一双手,最多再不给我解死穴,可如果带你去皇后寝宫行刺,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宋青书非常满意自己的表演,觉得现在要是再让自己穿越回前世,别的不说,拿个什么最佳男演员还是轻松加ey的。

    “你只需要把我带到皇后寝宫,剩下的事情就和你没关系了,谁又知道是你带我去的?”见宋青书依然一副拒绝的样子,黄衫女只好耐着性子解释道,“你大可以放心,我绝对不是去行刺的。”r /£ωáń££ロ巴,△.↓⊙.@>

    “那女侠去干嘛?”宋青书试探道。

    “这个不需要你管,”见他一直推三阻四,黄衫女有些不耐烦起来,“你究竟带不带我去,你带我去你未必会有事,你不带我去却会马上就有事,你自己选吧!”

    宋青书迟疑起来,看裴曼皇后对小兴国的态度,她似乎筹划着什么计划,自己本来还寻思着没有机会利用一下,这个时候带黄衫女过去,肯定会破坏她的计划,可是不带黄衫女过去,现在却没法应付过去。

    “好吧,我带女侠过去,不过还望女侠遵守诺言。”宋青书露出一副被逼无奈的样子,终究还是答应下来,因为他也好奇黄衫女找裴曼皇后干嘛。

    就这样黄衫女挟持着宋青书,一路往皇后的寝宫方向走去,在浣衣院那边折腾了大半夜,如今天色已开始渐渐变白,黄衫女见状眉头微皱,喊住了宋青书,没有继续这样慢吞吞走下去,而是伸手抓住他的衣领,运起轻功便带着他开始在皇宫里穿梭起来。

    一路上宋青书除了时不时告诉一下她前进方向,剩的时间注意力全在她身上的香气上,还有意无意将身子往她身上凑,体会她娇躯那柔软动人的触感,被她‘欺负’这么久,总得收点利息回来吧?

    黄衫女虽然也注意到了他的举动,不过因为他是个太监,她倒没往那方面想,只当他没见过轻功,此时心中害怕才把身子靠这么紧,于是便由着他了。

    经宋青书指点,她一路避开皇宫巡逻的侍卫,终于成功摸进了皇后的寝宫,谁知道皇后居然不在里面,宋青书不由大舒了一口气:我最喜欢这种皆大欢喜的结局了。

    不过他还没高兴多久,宫殿外便传来了声响,听那些太监宫女的动静,似乎是皇后回来了,黄衫女目光扫视殿中一周,一把抓起宋青书便飞到了屋顶一处横梁之上,借助横梁阴影藏住两人身形。

    “现在没有飞了,该放开你的手了吧!”黄衫女目光落在宋青书搂在自己纤腰的手上,眼神顿时有些不善。

    “刚才一时紧张随手便抱住了,还望仙子见谅。”宋青书讪讪地松开了手。

    “闭嘴,有人进来了,不许说话。”黄衫女伸手捂住他的嘴巴,全神贯注往下面看去。

    被她的小手捂在嘴唇上,宋青书不禁心中一荡,那白嫩细滑的肌肤,还有那柔软的触感,让他感叹连连:装傻充愣原来还有这等福利……宋青书突然顽皮心起,伸出舌头舔了她手心一下。

    黄衫女只觉得手被一个湿乎乎热乎乎的东西弄了一下,一下子便将手缩了回去,看到宋青书那贱贱的笑容,她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不由大怒,低声喝道:“你干什么?”

    宋青书嘿嘿笑道:“一时间没忍住,骚瑞骚瑞……”

    黄衫女听他胡言乱语,再看到他那副表情,气便不打一处来,不过外面的人已经进来了,她也不便发作,只能将怒火强压下去,担心对方再整出什么幺蛾子,随手便封住了他的穴道以免他乱动。

    宋青书早有准备,移穴换位便躲开了点穴,不过依然装出被点穴了的样子,顺势往殿门那里望去。

    一群太监宫女在前面开道,裴曼皇后被簇拥在中间,凤目含威,性感中又带了几分高贵,气质依然那么独特。

    不过宋青书的目光却更多地放在了她身后那两个小宫女身上,之前来皇后寝宫没有看到过她们,看样子应该是新来的宫女。

    这两个宫女之所以会吸引宋青书的主意,是因为她俩漂亮得不像话,周围的宫女和她们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眉宇间又藏着淡淡的忧愁,看起来格外楚楚动人,那份柔软的气质与热情奔放的女真人截然不同,看起来倒更像是江南水乡孕育的女儿。

    宋青书突然感觉到黄衫女身形颤了颤,不由回头望去,只见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两个小宫女,一脸刻意压抑的激动。

    “咦,她怎么这么大反应?难道这两个小宫女是她失散多年的女儿?”宋青书不由恶意地猜想着,当然他很快就否定了这种猜测,毕竟这个世界女人就算结婚再早,母女间的年纪也不至于只差这么点,黄衫女虽然比那两个小宫女大得多,但还不至于大到能当她们母亲的地步。

    裴曼皇后径直走到凤榻上坐了下来,那两个小宫女顺势旋即怯生生地跪在了她前面,裴曼皇后张了张嘴,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

    “外面怎么回事?”裴曼皇后眉头一皱。

    “回禀娘娘,是魏王殿下……他非要闯进来。”一个太监结结巴巴地说道。

    “狗奴才,本王进来给皇后娘娘请安名正言顺,什么叫闯?”一个身着蟒袍的年轻男子大摇大摆走了进来,听到那太监的话,二话不说就一脚踹到他屁股上。

    裴曼皇后脸上闪过一丝怒气,不过很快掩饰了过去,淡淡地挥了挥手:“小卓子失言,来人啊,脱下去张嘴二十。”

    房梁上的宋青书看得心中一动,明明是这魏王无礼在先,裴曼身为皇后不仅不呵斥他却反而处置自己手下,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连皇后都这么忌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