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72章 仙子的求助

    宋青低头看去,进来这人方目阔鼻,一脸彪悍之色,最引人瞩目的是他眼睛附近一条长长的伤痕,此人在京城中大大的有名,连宋青也听过他的一些事迹,据说这条伤痕是他早年救金熙宗被刺客所伤。

    “完颜特思,你这个殿前都点检是怎么当的!刺客都混到皇后寝宫来了,甚至还公然行刺本王!”魏王一边指着自己脸上的伤势一边对着完颜特思怒吼。

    完颜特思急忙跪在地上,脸上冷汗都下来了:“请魏王殿下恕罪,请皇后娘娘恕罪,这女刺客武功太高,之前集合众多高手之力还请了大总管出手方才重伤她,本以为她已经趁乱逃走了,谁知道她这么大胆,居然还敢留在皇宫……”

    &↖↖↖,▽.︽∨.≈p;“恕罪?”魏王大怒,“这么大的过错你句恕罪就完了?要是本王今天有个三长两短,你有几条狗命可以赔的?来人啊,将完颜特思重打八十大板。”

    场中众人面面相觑,平常人挨八十大板估计直接去见阎王了,就算完颜特思有武功,挨八十大板同样也得要半条命,更关键的是,完颜特思身为殿前都点检,皇宫护卫将军,掌管整个皇城的禁军,身份非同小可,哪是能这样说打就打的?

    魏王见下令后没人动,不由冷笑起来:“怎么,你们想造反不成,连本王的命令也不听了?”

    事到如今,完颜特思见无法善了,只好硬着头皮站了起来:“请恕卑职无礼,末将身份特殊,由皇上直接指挥,不用听其他人命令,今日之事末将必然给殿下一个交代,现在卑职要去追拿凶手,恕不奉陪!”

    此时完颜特思也是心中暗怒,以他的身份,在京城哪个见到他不是客客气气的,今天居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这样折辱!

    同时他心中也清楚得很,自己是皇帝心腹,魏王数次拉拢自己,自己都没有表示,反而与当今圣上的弟弟常胜王完颜元走得亲近,而魏王与常胜王素来不和,自己被魏王嫉恨也是应该的,现在魏王很可能是借题发挥,趁机除掉自己,自己可不能这么傻,任人宰割,先将今天这桩祸事应付过去,等消息传到皇上和常胜王耳朵里,他们自然会保住自己。

    看到完颜特思和魏王起冲突,不远处的裴曼尽管依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不过微微上扬的嘴角还是出卖了她此刻的真实心情:“闹,闹得越大越好。”

    “大胆!”魏王从怀中掏出一物扬在空中,“完颜特思,你不是认为只有父皇才能治你么?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什么东西!”

    “真是亮瞎我的狗眼!”宋青藏在横梁之上都被他手中那金光闪闪的牌子晃得眼睛生疼。

    场中众人看清了他手中那块牌子,全都脸色大变,纷纷跪到了地上:“吾皇岁岁岁!”

    宋青见连裴曼皇后都起身行礼,不由一惊,仔细往魏王手中牌子望去,一块巴掌大的金牌,上面刻了如朕亲临四个大字,旁边还有几个弯弯曲曲的小字,应该是女真文字,只可惜宋青不认识。

    “这些女真人,汉化倒是挺快的嘛,连如朕亲临都来了。”宋青暗暗吐槽不已,其实他一直不理解,一块破牌子而已,哪来这么大魔力,真遇到真心想反的,就算是皇帝亲自来也一刀砍了。

    看到连皇后都跪在自己面前,魏王脸上一阵得意:“来人啊,将完颜特思拖下去重打八十大板!”

    “是!”这下那些士兵没人敢拒绝了,上前便要去押完颜特思,完颜特思浑身一震就把围上来的侍卫震开。

    “完颜特思,莫非你想谋反不成!”魏王大怒。

    房梁上的宋青看得暗暗摇头,他早就品出味儿来,这魏王明显和完颜特思不合,想借着这个机会整他,不过他这一系列行为在宋青看来不过是小孩子闹脾气,实在不登大雅之堂。这样做除了让他自己出气之外,并没有任何好处,反而彻底招惹了完颜特思这样一个重量级的敌人,换做一个成熟的政治家,要么不做,要么就做绝,既然有金牌在手,刚才趁完颜特思反抗那一下,可以直接把谋反、大不逆之类的罪名给他冠上,当场斩杀以绝后患,结果魏王只会在这里各种耀武扬威,实在是后患无穷。

    完颜特思脸色阴晴变换,最终还是哼了一声:“不需要人押,我自己会走。”说完便转身跟着执法者往外面走去。

    处置完完颜特思过后,魏王又转向了裴曼皇后,冷冷说道:“娘娘寝宫外面的侍卫居然连刺客进娘娘寝宫了也不知道,娘娘手下这些侍卫玩忽职守,也该换了。”他话音刚落便回过身去,“来人啊,将今天泰和殿值班的侍卫全都打入天牢,泰和殿里的宫女太监也全换了,换哪些人来由本王亲自遴选。”

    裴曼皇后脸色微变:“本宫习惯了身边这几个贴身奴才,他们对本宫的爱好习惯都很熟悉,使唤着贴心,他们就不劳殿下费心了。”

    魏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沉默一小会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娘娘这点要求本王又岂会拒绝。”

    宋青暗暗寻思,这魏王倒也不算太过草包,借题发挥直接把泰和殿的侍卫换成自己人,而皇后因为自己宫里出了刺客,理亏之下也只能步步退让,从今以后,这泰和殿可以说全在魏王控制之下了,皇后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魏王的法眼。

    “本王出去看看完颜特思那奴才怎么样了,就不打扰娘娘休息了。”魏王今天可谓是大获全胜,此刻连走路都有些飘了,至于之前看上的那两个绝色小宫女……今天被刺客这么一闹,现在他也没了兴致,反正如今泰和殿都在他控制之下,这两个小宫女迟早都是自己的,他也不急这一时。

    等魏王走后,宋青继续在横梁上躲了一会儿,本想看能不能从皇后这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结果不知道是不是顾忌周围都是魏王的人,裴曼皇后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

    见听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宋青便趁泰和殿如今人多混乱悄悄离去。从泰和殿出来过后,宋青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回小兴国住所看看。

    果然不出他所料,黄衫女果然最后回到了这里,宋青腹诽不已,这女人真把这儿当他家了么?幸好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小太监,不然窝藏刺客的事情暴露出来,小太监的九族还要不要了?

    “你……你怎么出来的?”此刻黄衫女正半倚在床头,一张俏脸没有丝毫血色,看到宋青回来,不由大吃一惊。

    “我说女侠,你未免也太没良心了,”宋青想顺势坐床上,却被她目光一瞪,只好随意拉了一张凳子过来,“幸好当时泰和殿混乱至极,我才能趁乱混出来,不然被他们发现刺客是我带过去的,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啊。”

    黄衫女面露歉意之色:“其实我本来打算等风头过去了再来救你的,没想到你居然自己溜出来了……咦,我好像记得我点了你穴道啊?”她脸上立即浮现出狐疑之色。

    宋青不慌不忙地答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突然后腰一麻,然后发现身体就能动了。”

    “看来当时殿中果然还藏着一个高手,”黄衫女之前就有所怀疑,如今听他一说更是确信,“也不知道他是敌是友。”

    宋青哈哈一笑:“听你说当时幸亏那人暗中相救,你才能脱身,那证明那人肯定不是敌人啊。”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黄衫女点点头,“本来还在猜他是不是皇后手下的人,不过从他放你走来看,应该不是……”

    “我说女侠,你现在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看你脸色白得仿佛连续流了一个月大姨妈一样,要是再不补补,恐怕随时都会一命呜呼。”宋青早就察觉到她身受重伤,刚才又与魏王麾下高手大战一场,铁人也坚持不住。

    “我一命呜呼了你岂不是该高兴,到时候没人胁迫你做这做那了,”黄衫女刚说了几句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对了,什么叫大姨妈?”

    “呃,大姨妈的意思就是身上多了一个伤口,会血流不止,”宋青哪敢和她仔细解释,急忙岔开话题,“我当然不想看到女侠出什么事了,女侠要是死了,没人替我解开身上死穴,我岂不是要陪女侠一起死?”

    “你这小太监胆子倒也大得很,”黄衫女笑骂一声,“放心,等我伤好了我会替你解开穴道的,以后也不逼你做事情了,哎,大家都是可怜人……”

    宋青听得暗暗撇嘴,心想你天姿国色,武功又高,在一个身残志不坚的小太监面前装可怜人,矫情不矫情啊。

    滴答滴答……

    “咦?”宋青往她身后看去,“这什么声音?”

    “我中箭了。”黄衫女明显犹豫了很久,“我够不着后背,你帮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