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73章 疗伤

    原来刚才黄衫女虽然成功趁乱冲出重围,不过皇宫侍卫也不是吃素的,尽管轻功追不上她,但他们手中还有弓弩,黄衫女身法高绝,成功避开了大部分,可是终究还是避不开全部。

    黄衫女回到小兴国住处后,本来打算用内力将箭头逼出来,只可惜她重伤在身,能调用的真气有限,而且箭头上有倒刺,她每次一运功伤口那里就疼得快晕过去,她哪还敢继续。

    因为箭头依旧留在身体里,封住穴道也很难止血,血液顺着伤口流出来滴到了床板上,才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让宋青书听到。

    听到黄衫女的话,宋青书一脸古怪:“这恐怕不太好吧,男女授受不亲,我担心影响姑娘清誉……”℃⊥℃⊥℃⊥,≦.⊕≧.≥

    “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明明是个太……”黄衫女差点没气晕过去,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让他帮忙,没想到居然是这回应?要真是一个男人在这里,肯定不会像他这么推三阻四的当然,要真是个男人,她宁死也不会让对方帮忙。

    “既然姑娘不介意,那我就帮一下吧,”宋青书又补充了一句,“事先说好,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以后可不许秋后算账。”

    黄衫女只当他害怕被杀人灭口,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放心吧,不会秋后算账的。”

    “你转过身去,让我看看。”宋青书一边吩咐,一边张罗着清水纱布什么的,同时心中感叹,来这个武侠世界混这么久,经常碰到这种情况,熟能生巧搞得自己都快成外科医生了。

    黄衫女慢悠悠地转过了身去,嘴唇抿得很紧,显然忍受了极大的痛苦。宋青书往她后背看去,只见伤口在靠近肩胛与肋骨的结合部,弓箭已被她自己折断,只剩下箭头部分一小截没入了肉里,伤口附近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浸透,紧紧贴在身上。

    宋青书二话不说,直接撕裂了她背上的衣衫,黄衫女仿佛被开水烫到了一般,瞬间便拉过旁边的被子遮在背上,起身又惊又怒地看着他:“你干什么!”

    她本来就有伤在身,这般大动作更是加剧了她后背上的箭伤,忍不住嘤咛一声,差点没痛晕过去。

    宋青书无奈地说道:“女侠,不撕掉你背上的衣服,我怎么替你把箭头取出来啊?”

    黄衫女凌厉的眼神这才渐渐柔和下来,苍白的脸上也多了一丝红色:“可……你也被必要撕那么多啊?”

    “我只是那么随手一撕,明明是你衣服料子不好,”看到她杀人的眼神,宋青书急忙说道,“好了好了,杨姑娘你也不必这么大反应,反正我是个太监。”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太监!”黄衫女恨恨地看了他一眼。

    “杨姑娘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自己来检查一下嘛。”宋青书笑嘻嘻地答道,同时还有意无意地抬了抬腿。

    “呸,无耻……”黄衫女对他的无赖早有领教,倒也没有以前那么生气。

    “女侠你还是继续趴在床上吧,再不把箭头取出来,血流干了你可没力气骂我了。”宋青书伸手过去扶她。

    当他的手刚触碰到肩膀的时候,黄衫女浑身一僵,急忙说道:“我自己来。”说完又挣扎着努力趴了下去,将头埋在被子里,看不出什么表情。

    宋青书掀开她后背的被子,明显感觉到黄衫女整个身体又颤了一下,看着眼前大片雪白的肌肤,他忍不住说道:“女侠,我看了你身子,你事后不会杀我灭口吧。”

    “闭嘴,快帮我取箭头!”黄衫女真是要气晕了,若不是别无他法,她现在真恨不得给这个死太监一剑一了百了。

    “好好好,那你可得忍着啊。”宋青书终于正经起来,先把刀拿到火苗上烤了烤,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始割开她背后的伤口。

    “嗯~”黄衫女疼得脸上冷汗一下子就出来了,下意识一把抓住了旁边宋青书的手。

    宋青书先是一怔,很快明白过来她太疼了,就由着她抓住,一边继续处理伤口,一边寻思:“幸好我不是普通人,不然被你抓住一只手,我还怎么帮你取箭头。”

    看着她强忍疼痛的模样,宋青书心中也忍不住升起一丝怜惜,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谁知道黄衫女却下意识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好了,箭头取出来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宋青书终于舒了一口气,“古有关云长刮骨疗毒,今天见到女中关公,实在是大开眼界。”

    “呸,你才女关公呢。”黄衫女被他气乐了,这小太监胸无半点墨,却非要附庸风雅引经据典,最后弄得不伦不类。

    “女侠当然不是关公了,关公的脸可没这么白,”宋青书笑道,“不过女侠你是不是能把我手松开了?我还得给你敷药呢。”

    “啊~”黄衫女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一直抓着他的手,更让她脸红的是两人居然是十指相扣,急忙一把甩开。

    宋青书笑了笑也不以为意,一边替她敷药一边取笑道:“算起来这已经是我第二次给姑娘疗伤了吧,女侠你武功虽高,还是要小心一点,再伤几次说不定全身都被我看完了。”

    黄衫女眉毛一扬,不过也清楚他说话虽然不正经,但也是在关心自己,便没有动怒,只是冷冷说道:“本姑娘的事情不需要你一个小太监操心……咦,你给我敷的是什么药?”她突然发现对方并没有用她提供的金创药。

    宋青书拿着药瓶在她面前晃了晃:“当然是好药,用了这药恢复得快,而且伤口愈合过后也不会留下疤痕,姑娘你这么漂亮,要是在身上留下疤痕,你未来的相公恐怕要心痛死。”

    “呸,什么相公乱七八糟的。”黄衫女虽然嘴上不客气,不过女人天性就是爱美的,迟疑了片刻便由着他用自己的药了,“你一个小太监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药?”

    宋青书不慌不忙地答道:“难道你忘了我是皇后身边的大红人了?这药是太医院的人孝敬的。”

    “原来是这样啊。”黄衫女不禁点了点头。

    “姑娘你就在这里好好养伤吧,我得去宫里办差了,等会儿我会吩咐御膳房准备一些补血养气的东西送到门口,姑娘到时候多吃点。”宋青书替她处理好伤口,便起身告辞。

    黄衫女扭过头来,就这样看着他,一双眼眸清澈无比:“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