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74章 秋香楼

    黄衫女直勾勾地看着宋青书,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这段时间看得出来你在皇宫中职位不低,又是皇后跟前的红人,要不是我的出现,你在皇宫里会过得更悠闲自在,我不仅经常打你骂你,还点你死穴来要挟你,你明明应该恨我才对,为什么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帮我,而且……”

    黄衫女看了他一眼,补充道:“而且我从你的眼睛里看不到一点怨恨,你好像是真心想帮我。”

    “女侠长得这么漂亮,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看到你打心底就会觉得亲近,所以才忍不住想帮你。”宋青书答道。

    “要是其他男人这样回答也许我就信了,不过你是……”黄衫女咬了咬嘴唇,临时改口道,“不过你在皇宫里当差,这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也不知道多少绝色美人,你耳濡目染之下见得多了,又岂会因为我漂亮就帮我?”

    “这皇宫里美人儿虽然不少,不过能美到姑娘这么惨绝人寰的,还真没有。”宋青书急忙打断她,一本正经地答道。

    “什么惨绝人寰,有你这么夸人的么?”黄衫女忍不住噗嗤一笑,露出了晶莹如玉的贝齿。

    不知道为何,这些年面对无数青年才俊的称赞奉承,她虽然抱之以微笑回应,可是心中却连一丝涟漪都不曾泛起,这段时间却经常被这个普普通通的小太监逗得花枝乱颤。

    比起那些江南才子引经据典地夸她,这小太监的言辞可谓粗鄙不堪,可偏偏让她听起来没有一丝反感。而且细细品味,却发觉他话糙理不糙,甚至有一种大俗则雅的感觉,

    黄衫女又哪知道这些只不过是宋青书前世那个社会普遍的说话风格而已,那份诙谐与洒脱,的确远非如今这礼教横行的社会可比。

    “我没读过什么书,滥用成语让姑娘见笑了。”宋青书也不以为意,将小太监的忐忑与窘迫装得惟妙惟肖。

    “我不是取笑你,而且……还觉得你这形容很有新意,”黄衫女下意识安慰了他一句,“不过你还是没有和我说实话究竟为什么会帮我,而且我能从你眼神中,感觉得到,你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身上的禁制。”

    宋青书心想总不能告诉你是因为上次少林寺承了你一份情,再加上双方勉强也算得上一个阵营的人我才帮你的吧……

    见黄衫女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等待答案,宋青书很快就面不改色地瞎编起来:“不瞒姑娘,其实我是一个汉人,从小被抓到皇宫里当太监,受尽屈辱……”

    宋青书声色并茂哭惨了一会儿,突然发现黄衫女眼圈有些发红,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样子,不由得吃惊不已,心想不是吧,这黄衫女看着挺机灵的模样,这样就被骗住了?

    他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便话锋一转:“那天我见到姑娘孤身一人居然来皇宫行刺,心中就非常佩服姑娘,再加上同为汉人的缘故,我其实挺希望姑娘能行刺成功,替我们汉人扬眉吐气的。”

    “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黄衫女一脸黯然。

    宋青书本想趁机

    (本章未完,请翻页)探听一下她跑来金国皇宫究竟是要干什么,见她没吐露底细,也不敢继续追问,免得太露痕迹:“姑娘你也知道,我毕竟在金国皇宫当差,要是我这心思被旁人听了去,我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啊,所以我一直将这份心思藏在心底,连姑娘也不敢告诉。”

    “原来如此……”黄衫女暗暗点头,终于解开了心中一直以来的疑惑。

    “这些天接触下来,我知道姑娘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凶了点,可是却绝不会为难我这样受苦受难的小人物的,所以我中了姑娘的禁制也不怕。”解释完后,宋青书长舒了一口气,心想真话你不信,假话你却信了,真是人蠢不能怨社会。

    “你如果愿意的话,等我此间事了过后,便带你逃出金国皇宫,回到我们汉人自己的国家?”黄衫女觉得自己和这个太监越聊越投缘,不忍看着他继续在这里受苦,心中一动便脱口而出。

    宋青书苦笑道:“姑娘你也知道我是……我这样身体不全的人出了皇宫又能干什么呢?总不能让姑娘你养我一辈子吧,我还是老老实实呆在皇宫里吧。”同时他心中止不住呸呸呸,心想我好好的干嘛装什么太监,真是晦气。

    “大不了我养你一辈子又如何!”黄衫女话一出口便觉得有歧义,直到想起眼前这人并非男子,只是个太监而已方才没那么窘迫。

    “养我一辈子?”宋青书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希望姑娘以后可要记得这句话。”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虽然不是君子,却也不是食言而肥的小人。”黄衫女不知道宋青书一语双关,毫无察觉地再次承诺道。

    “这些事情等姑娘完成任务了再说吧,”宋青书突然想到今天在泰和殿她那次出手,忍不住问道,“杨姑娘莫非认得今天皇后寝宫那两个小宫女么?”

    “认得……”黄衫女眼神中闪过一丝浓浓的忧伤,不过她却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反而说道,“不是我要刻意隐瞒,而是这种事情你知道得越少越安全。”

    几次试探都没得到想要的结果,宋青书也有些丧气,不过他清楚这种事情急不得,今天刚打开她的心防,再熟稔一段时间,迟早会知道的。

    随意和黄衫女聊了一会儿,见她精神不济,宋青书便起身告辞,悄悄溜出了皇宫。

    回到了唐括府邸,完颜歌璧似乎刻意在躲着他,宋青书自然乐得清静,回到卧室后正寻思着如何解救浣衣院那些宋朝公主,下人突然跑来递上请柬,宋青书打开一看,原来是海陵王完颜亮邀请他今晚到秋香楼作客。

    “秋香楼?我还伯虎楼呢。”宋青书暗暗吐槽,这名字一听就不怎么震惊,找下人旁敲侧击打听了一下,果不其然,这秋香楼是大兴府最大的青楼,也可以算得上是整个金国最大的青楼,而且与一般的青楼不同,据说这青楼背后的老板有官方背景,和教坊司更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青楼啊,我喜欢。”宋青书不禁想到当初在扬州城青楼里结识夏青青的场景,嘴角忍不住

    (本章未完,请翻页)微微上扬。

    ……

    宋青书在房中寻思如何解救浣衣院众人的法子,不知不觉便已经夜幕降临,坐上完颜亮派来接他的马车,看着马车装饰豪华精致,不由暗暗感叹:这么气派奢华的马车,在前世岂不是相当于一辆劳斯莱斯?

    又忍不住开始怀念以前那个世界,怀念以前的发达的网络,怀念以前的海量娱乐活动,还有一到夏天满街的大长腿,哪像现在这个世界女人个个把自己裹得像粽子一样……

    宋青书正神游物外之际,突然心生警兆,整个人硬生生往旁边一挪,一条金色的小蛇已经咬到了自己刚才坐的地方,看到坐垫被毒液腐蚀得嗤嗤作响,就可以知道这蛇有多毒。

    外面突然传来侍卫们怒吼的声音,紧接着一道娇小玲珑的身形冲进了马车,手里的短剑瞬间便往宋青书刺来。

    宋青书正犹豫着要不要暴露身手,谁知道那柄短剑在半空中就停下了,马车里响起一个惊诧的女声:“你不是完颜亮?”

    宋青书抬头望去,眼前的刺客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一双灵动的眼睛,从她娇小婀娜的身体曲线以及她声音的清嫩,应该是一个少女,尽管看不清样貌,但以宋青书的经验,有这样好看的眼睛眉毛,只要不出大的意外,绝对是美女一个,而且还是祸国殃民的那种。

    发现宋青书不是完颜亮,那刺客丝毫不见犹豫,来得快,去得更快,瞬间便原路退了回去,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她数招逼退围上去的侍卫,身轻如燕地消失到了远方屋檐处。

    完颜亮派来的那些侍卫急忙过来请罪,宋青书却没心思搭理他们,反而若有所思地望着那刺客消失的方向:“最近还真是巧了,接二连三地碰到女刺客,还个个都是大美女……”

    “驸马爷,要不我们先在这里等会儿,卑职已经派人去重新调一辆车过来,同时再调集些人手来保护驸马爷的安全。”那侍卫急忙说道。

    “不用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去秋香楼吧。”宋青书又重新坐回马车,车里的毒蛇早已被侍卫清理干净。

    “可是刺客……”那侍卫欲言又止。

    宋青书笑了笑:“这刺客的目标是你家主人海陵王,我只不过是受了点池鱼之灾,放心吧,接下来肯定没刺客了。”

    ……

    当宋青书赶到秋香楼的时候,完颜亮早就远远迎了出来:“唐括兄,路上的事情本王已经听说了,多亏了唐括兄反应敏捷,不然换做是我的话恐怕早已命丧当场,说起来唐括兄这是救了本王一命啊。”

    “王爷客气了,这次我也是机缘巧合才逃得性命。”宋青书本来还怀疑会不会是完颜亮故意演的一出苦肉计,可从他现在一副后怕的反应来看,那刺客应该不是他派的。

    “这次害得唐括兄受惊,本王心中实在过意不去,正好今天秋香楼里来了个极品花魁,本王等会儿就将她拍下来送给唐括兄赔罪。”完颜亮一脸亲热地拉着宋青书的手便往里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