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78章 海陵王妃

    “的确很有征服感。”宋青随意附和了一句,他清楚女真人的风俗,与汉人不同,他们并不是太看重贞操,因此像五公主这种辗转流落在几个男人手里的经历不仅不会让他们觉得减分,反倒更增添了几分吸引力。宋青自己则来自后世,这方面的观念也比宋朝那些人开放得多,同样不觉得有什么。

    完颜亮非常满意他的反应:“不瞒你说,本王对这个五公主也是慕名已久,不过比起美人儿来说,本王更重视英雄,所以打算借花献佛将她转赠给唐括兄,再加上这次唐括兄因为本王遭受了一次无妄之灾,同时让本王日后对刺客有了防备,本王更要感谢你了。”

    宋青苦笑道:“王爷,君子岂能夺人所好,更何况我这次根本也没帮上什么忙。” r ←←←,@.@±.∧/>

    “怎么会没有,你让本王提前知道了刺客的手段,就相当于救了本王一命,救命之恩,岂能不报?唐括兄一直不愿意收,莫非是嫌这份谢礼太轻了?”完颜亮故意拿捏着语气说道。

    “王爷说笑了,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多谢王爷厚赐了。”宋青其实也想和这位五公主接触一下,了解一下浣衣院她那些姐妹的情况。

    “唐括兄先别谢太早了,虽然这个五公主本王势在必得,不过保不准等会儿会冒出什么头疼的人物来和本王争抢,一势不可为,到时候还望唐括兄不要怪罪本王。”完颜亮笑道。

    “我岂会这么不知好歹,王爷多虑了。”宋青心中奇怪不已,这完颜亮先拿一个还不是他的东西来许诺,一事后无法兑现承诺,岂不是得罪了别人?完颜亮此人心机深沉,应当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才对啊。

    注意到宋青神情变化,完颜亮哈哈一笑:“唐括兄不必太过担心,只要不出意外,等会儿你就可以享用到那位美丽的五公主,当然如果真出了什么问题,唐括兄就陪本王回府,本王府中女人,除了王妃以外,其他的随便你挑,当做本王的赔罪之礼。”

    宋青心中一跳,要知道王府中的女人并非只有侍女丫鬟……他一个实权王爷,府中除了正妃之外,其他的侧妃、姬妾也不知道有多少,听他话里的意思,到时候只要自己想,甚至能睡他的侧妃?开什么玩笑!

    “王爷严重了,正所谓得之我命失之我幸,又哪敢要王爷赔罪什么的,此事不可再提。”宋青一本正经地拒绝道。

    完颜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唐括兄,你莫非是不敢挑本王府中的女人?哈哈哈,本王把你当朋友,朋友之间,转赠姬妾实属平常,你莫要太在意。”

    “这……”宋青正要说什么拒绝,完颜亮却随意的挥了挥手,指了指下面说道:“争夺花魁开始了。”

    平台中间上来一个风韵犹存的老鸨,开始介绍此次争夺花魁的注意事项,接着又将那位花魁的美貌吹得天上有地上无,同时还介绍了她那特别的身份与经历,与刚才完颜亮提到的差不了多少。

    宋青并没有关心那老鸨说什么,而是把注意力全放在完颜亮今晚的举动上面,不管怎么想,完颜亮这些行为都太可疑,不管是冒失地许下一个空头诺言,还是突然提起转赠姬妾,处处都透着诡异。

    目光扫视了周围一圈包厢,虽然看不清里面究竟坐了哪些人,但能到这一层的,肯定非富即贵,完颜亮权势虽然不小,可到京城这么久了,宋青也知道朝廷里比他地位官职更高的,大有人在,他为何就这么笃定一定能拍下这个花魁?甚至不惜拿自己的姬妾来做赔偿,这风险未免也太大了?

    ……

    突然宋青脑中灵光一现,终于想通了整件事情,完颜亮并非笃定一定能拍下这个花魁,恰恰相反,他应该确定这次根本拍不下这个花魁,为的就是给转赠姬妾找一个合理的理由!

    也许在现代人看来,将自己的女人送给其他男人非常不可思议,可是在这个世界,除了正妻之外,姬妾根本没有任何地位,被主人随手转赠的确是稀松平常,比如大才子苏东坡,一方面能为了亡妻写下“十年生死两茫茫”这种感动千人的句子,看起来像个大情圣,可他另一面对待姬妾却无情得发指,经常随手就把姬妾送人,甚至有的姬妾怀孕了他也照送不误……

    苏东坡身为宋人都这样,完颜亮一个女真贵族,就更不可能把那些侧妃姬妾当一回事了。不过与苏东坡不同,完颜亮身份更尊贵,那些女人他虽然自己不在意,可对于其他人来说,那些女人勉勉强强也算得上王妃,有了这一层身份,她们的吸引力就要比普通姬妾大得多。

    一般人若是见到完颜亮居然将王府的女人赐给他,岂不是要感激涕零,忠心值瞬间MAX?只可惜宋青不是一般人,当然不会因此就被他收买,而且他怀疑完颜亮并不是仅仅想趁机笼络自己,说不定还存了另外的目的。

    虽然没有其他证据,但是宋青的直觉告诉他,完颜亮最终的目的说不定是在唐括辩的妻子歌璧身上。

    宋青还记得前世看过一本叫做《红楼.遗秘》的神,里面那位北海郡王就利用了类似手段,先邀请贾蓉到王府中,再指示自己宠妾勾引对方,事后翻脸找贾蓉算账,同时拿出贾蓉贪赃枉法的证据威逼利诱,贾蓉心惊胆战之下,一步步掉入对方设好的陷阱,最后只好献出妻子秦可卿向北海郡王求饶……

    “没想到看那种居然在今天帮了大忙,嘿嘿,在老司机眼里,什么样的套路没见识过?”宋青不得不感慨千,淫民的智慧果然是无穷的,虽然他目前不知道完颜亮具体的手段是什么,不过想来和北海郡王那些手段也差不了多少。

    望了望不远处那些包厢,宋青甚至还怀疑完颜亮想借这次争夺花魁,让自己和某个权贵产生冲突,从此不得不倒向他的阵营。

    “我说老鸨,你在这里吹得天花乱坠又有什么用,还不如把那位五公主请出来,让我们看看她是不是真有你说的那样国色天香。”老鸨繁琐的说明已经惹得不少人反感,下面有人按捺不住直接叫了起来,顿时引来一阵附和之声。

    “知道各位爷等急了,我这就让五公主出来见见大家。”老鸨说完便拍了拍手,得到她的信号后,二楼那层厚厚的幕布往旁边拉开,旋即一阵清雅地琴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一干男人顿时伸长了脖子往二楼望去,只见珠帘后面一个倩影正坐在那里抚琴,惊叹声顿时此起彼伏:

    “果然乃人间绝色啊。”

    “难怪当年能把二太子迷得神魂颠倒。”

    “老子今天一定要当她的入幕之宾。”

    “你就做梦,也不看看楼上有多少王孙公子等着,哪轮得到你?”

    “哼,反正今晚的规矩是价高者得,老子别的没有,钱多的是!”

    ……

    宋青如今目光何等的锐利,虽然隔着一层珠帘,他依然能将那花魁的样子看得清清楚楚,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以宋青如今挑剔的眼神,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是一位出色的大美人,也许是出身高贵,尽管历经多年磨难,她身上依然残留着几分与生俱来的高傲,让她不同于一般花魁的那股风尘之气。

    听到了楼下那些粗鄙的暴发户对自己评头论足,她秀眉先是一蹙,仿佛要发怒的样子,不过很快尽数化作了愁苦。

    宋青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只看到她眉毛动了动就能想这么多,可冥冥之中他有一种感觉,自己的对她此时的心思并没有猜错。

    “果然是我见犹怜。”完颜亮忍不住赞叹道,“唐括兄,对本王这个礼物还满意?”

    宋青已经大致猜出了他的算计,不动声色地附和道:“的确很漂亮。”

    老鸨见大家纷纷露出惊艳之色,抓准时机大声吆喝起来:“各位爷,其他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底价五百两黄金,谁出价最高,今晚谁就能当北宋五公主的入幕之宾。”

    宋青注意到老鸨说话的时候,五公主低垂着头,看似面无表情,不过桌子下那紧紧捏着有些发白的拳头,出卖了她此刻愤怒又无奈的心情。

    “先让下面这些人斗会儿,等差不多了本王再出马。”

    完颜亮显然不愿意自掉身份早早就和下面那些人争,此时喊价声此起彼伏,很快价格就破了千,宋青听得暗暗咂舌,这可是黄金哎,这价格都不知道能买下秦淮河多少花魁了,却只能买下她的一夜所有权,而且看这架势,最后成交的价格远远不止这个数目,此女宋朝公主的身份,果然不同凡响。

    当喊到三千两黄金过后,下面喊价的声音顿时少了一半,毕竟花这么多钱只能享受一晚上,实在太过奢侈,很多家底不够厚的,已经自动打起了退堂鼓了。

    “五千两!”之前那个自称钱多的是的大胖子果然不同反响,一开口就把价格翻了近乎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