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80章 二王相争

    宋青同样好奇不已,魏王的跋扈他之前在泰和殿已经见过,不把皇后放在眼里,随意处罚禁军将领,实在是一个横到极点的主儿,连完颜亮都退避三舍,也不知道是谁敢和他抢。

    “去查查。”完颜亮盯着那个包厢,随口吩咐道,很快便有手下跑了出去。

    “我当是谁,原来是常胜王啊。”那个手下还没回来,魏王站在包厢窗口,已经叫破了那人的身份,望着那边冷笑不已。

    “常胜王?”宋青心中一动,他来京城时间也不短了,自然清楚常胜王是谁,常胜王完颜元是当今熙宗皇帝的亲弟弟。

    &》,⊕.▽£.≌p;事到如今,也没有隐藏身份的必要了,常胜王包厢的窗户打开,只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悠闲地坐在窗口,一边吹着茶里的热气,一边淡淡地说道:“魏王殿下,别怪本王没提醒你,你应当尊称我一声皇叔的,要不然不知情的人还当堂堂的魏王,连这些皇家礼仪也不知道呢。”

    “你!”魏王勃然大怒,不过他也清楚自己理亏在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反驳。

    常胜王轻笑一声,起身站在窗口望着下面那位花魁:“怎么,难道魏王也喜欢这花魁?”

    “是有如何?”魏王冷哼一声。

    “十五两黄金,真是好大的手笔,”常胜王突然话锋一转,“可是如果本王没有记错的话,你还没有正式的采邑,又哪来这么大一笔钱呢?”

    “我……”魏王脸色大变,其实到了他这种身份,想要钱还不简单,可这都是见不得光的潜规则,又怎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

    常胜王步步紧逼,眼神顿时锐利起来:“哦,本王想起来了,魏王殿下这段时间负责治理黄河水患的事宜,莫非是下面那些修河堤的求你办事,悄悄孝敬你的?别怪当叔叔的多嘴啊,你年轻不懂事,什么样的钱该拿,什么样的钱不该拿,也许心中并没有数,可别被下面那些钻营的官员给骗了,这治河修堤关系到千百百姓的性命,要是捅出了什么篓子,这后果恐怕殿下承担不起啊。”

    常胜王这番话一出,下面的人顿时炸开了锅,虽然慑于魏王的权势不敢表现太过,不过相互间窃窃私语,对着魏王指指点点起来。

    宋青心中疑惑不已:常胜王这样不留余地岂不是意味着双方彻底撕破脸?这魏王毕竟是未来的皇位继承人,他这样会不会太鲁莽了?

    一旁的萧裕凑到完颜亮耳边低声说道:“看来是先前魏王打了完颜特思八十大板,彻底惹恼了常胜王。”萧裕的声音非常小,如今秋香楼里又这么吵闹,若非在他耳边说,恐怕连完颜亮都听不真切,不过宋青何等修为,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原来完颜特思是的常胜王的人。”知道了这层关系,宋青便霍然开朗,同时暗暗心惊:完颜元身为亲王,居然结交掌管皇宫军队的将领,要说他没有什么想法,鬼都不会信。

    联想到金国素来有兄终弟及的传统,恐怕常胜王也起了争夺皇位的心思,难怪他和魏王会水火不容,公开撕破脸。

    只不过完颜亮又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呢?看萧裕对他恭敬的样子,不像普通上下级关系,反倒像完颜亮的家臣一般,实在有些诡异。

    “胡说八道,本王素来廉洁,又岂会收取贿赂!”魏王一张脸涨得通红,硬着头皮说道,心中恨不得一巴掌拍到常胜王脸上去,不过他也清楚这只能想想,毕竟常胜王势力强大不在他之下,同时还是他的亲叔叔。

    “哦?既然殿下廉洁,又哪里能拿出十五两黄金?”常胜王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本王明白了,殿下恐怕是打算先用一个夸张的价格将其他竞争者吓退,反正您是魏王,难道秋香楼这边会那么不识时务,真找你收那么多钱不成?”

    魏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伸手一招:“算你狠,我们走!”

    宋青暗暗佩服,这常胜王手段果然高明,一步一个坑等着魏王往下跳,不管是贪污受贿还是最后以权势压人不付账,魏王不管承认哪个都会引起一地鸡毛,只能灰溜溜地逃走。

    “二十两黄金,常胜王恐怕也很难拿出来。”宋青突然疑惑道,他如今身为唐括家家主,金国最顶尖的三个世家之一,要短时间内调用这么多钱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还要受到家族里长老会的严格审核,完颜元就算身为王爷,也不可能好得到哪里去。

    一旁的萧裕笑了起来:“驸马有所不知,虽然喊出了这么高价格,可并不意味着常胜王会真给这么多钱,就如同他刚才说的那样,秋香楼不敢收取魏王足额款项,难道就敢找他足额收取了?最少都会主动打个八折。而且常胜王恐怕连八折的钱也不会付。”

    宋青奇道:“难道他会公然赖账不成?”

    萧裕讪笑几声,忍不住看了完颜亮一眼,完颜亮也笑了:“唐括兄是个直爽性子,不懂这里面的门道也正常,现在大家都是自己人,也没什么藏着掖着的,萧裕你就和他讲讲。”

    萧裕这才详细地解释起来:“他当然不会公然赖账,而是选择另外巧妙的办法,比如提出不一次性付清账款,而是选择分成几次偿还,秋香楼难不成还敢拒绝?这个时间一长,期间能做手脚的地方就多了,如果我所料不差,最后秋香楼估计只能收到第一次的账款。”

    宋青听得咂舌不已,自己来自后世,虽然见识眼界大大超过了这个世界的人,但说道如何利用权势,他却是拍马也赶不上这些世家贵族,这其中的门道让他叹为观止,难怪这些人动不动就上两黄金地喊价,那些普通富商却只能拿真金白银和他们比,哪里比得过。

    宋青突然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这次花魁的收益不是交到皇宫里去的么,到时候宫里那位拿不到钱,岂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