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83章 五公主

    见完颜元失态的模样,完颜亮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不过很快掩饰过去,急忙说道:“桃夭这件事我们先搁置到一边,我们再说说你另一个危机。”

    “什么危机?”完颜元呼吸急促,脑子里乱成一锅粥,下意识问道。

    “魏……王!”完颜亮慢吞吞说了两个字,完颜元果然脸色大变。

    注意到对方脸色变化,完颜亮继续说了下去:“当今圣上太子早夭,又没有其他儿子,因此魏王可以说是皇位唯一的继承人,只可惜据我所知,你和魏王的关系并不融洽。”

    “岂止是不融洽,简直是水火不容!”∞∞∞,¢.♂★.≈完颜元苦笑道,“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小子这几年来各种针对我,我实在忍无可忍才反击,一来二去我们的关系你也看到了。”

    “所以我说他是另一个危机嘛,”完颜亮叹了口气,一脸忧虑地说道,“其实皇上的身体不怎么好,你若是足够幸运,说不定能熬到皇上……嘿嘿,具体的我就不说那么细了,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就好。只可惜一旦新皇登基,你依然只有死路一条。”

    完颜元脸色数变,这些道理他何尝不懂,只不过以前他总是心存侥幸,如今被完颜亮彻底戳破幻想,终于发现原来自己的形势危险成这样了。

    完颜元突然站起来在完颜亮面前跪了下去:“还望大哥救兄弟一命。”完颜亮是太祖长房长孙,只因父亲不是嫡子,这才没有继承皇位,但从辈分上来说,他的确是完颜元的哥哥。

    完颜亮故意露出一副吃惊的模样,急忙要去扶他:“常胜王你这是做什么呢,快快起来。”

    “大哥要是不救我,我反正也活不了了,还不如跪死在这里。”完颜元态度坚决,殷切地望着对方。

    “你这不是让我为难么。”完颜亮苦笑不已。

    “若是大哥能助我渡过危机,这份大恩大德,小弟我必有后报。”完颜元察觉到他语气有所松动,不由大喜过望。

    完颜亮眼睛一瞪:“我难道是那种贪图回报的人么?”

    完颜元急忙解释:“是小弟失言,还请大哥不要介意。”

    “也罢,”完颜亮故意叹了一口气,“刚才你送了那么一份厚礼给我,正所谓无功不受禄,我就替你出个主意,至于能不能帮到你,就看你的造化了。”

    “还请大哥指教。”完颜元喜道。

    “你先起来再说。”完颜亮伸手将完颜元扶了起来,迟疑了一会儿,仿佛在思考如何措辞,完颜元屏息凝神,也不敢说话,生怕打扰到他的思路。

    经过一段漫长的沉默,完颜亮终于幽幽地说了一句:“还记得当年太祖太宗之事么?”

    “太祖太宗?”完颜元一怔,显然没有领会他的意思。

    “我只能说这么多了,剩下的你自己去想吧。”完颜亮微微一笑,不顾对方挽留,起身径直离去,只留下完颜元一个人在包厢里发呆。

    “我明白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里面的完颜元突然一拍桌子,一脸欣喜之色,呼吸也急促起来:当年太祖驾崩后,皇位也没有落到太祖儿子手里,反倒是由弟弟太宗继承,既然有了这个先例,到时候我就算做了什么,其他人也没法说什么!

    ……

    宋青书虽然没有在那个包厢里,但是他只凭猜测也将包厢里发生的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不过他现在的心思更多的在等会儿那个花魁身上。

    “等会儿是直接向她打听浣衣院其他公主的情况呢,还是旁敲侧击……”宋青书十分苦恼,他不清楚那个五公主如今心里究竟想的什么,虽然从外人的角度看,她应该思念故国什么的,可是经历了多年的磨难,谁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认命了,甘愿当金人的奴隶?万一自己直接询问她,她转头就把消息卖给了金国人,那宋青书真是哭都来不及。

    而且此事关系重大,就算五公主没有变节,可她一个妇道人家,天生就难以保守秘密,万一到时候自己营救众人的消息泄露出去,别说这些北宋公主救不了,连宋远桥他们也不用救了。

    思来想去宋青书还是打算静观其变,先和这五公主接触一下再决定究竟怎么做。

    秋香楼的人得到常胜王的指示,热情地给他带路,到了花魁所在门口,宋青书挥了挥手将那些人赶走,深吸一口气便推门而入。

    宋青书进门时特意将注意力放在那花魁身上,当她听到有人进来时身形明显一颤。

    “看来她还没有彻底沦落。”宋青书暗暗点头,不过还是需要进一步接触才能有最终的判断。

    反锁上房门后,宋青书大摇大摆往她走了过去,事到如今对方也不得不起身对他行了一礼:“妾身见过驸马爷。”

    “哦?你认得我?”宋青书居高临下审视着眼前的女人,白皙的肌肤在烛光照映下犹如抹上了一层晶莹的胭脂,五官精致小巧,配上那淡淡的柳叶眉,典型的江南水乡孕育出来的美人儿。

    “刚才张嬷嬷来传过话,妾身这才知道今晚要服侍的是驸马爷。”花魁缓缓答道,她声音柔和悦耳,温婉动人。

    “你叫什么名字?”宋青书随意地拉张凳子坐了下来。

    花魁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答道:“妾身闺名叫福金。”

    “赵福金?”宋青书听得眉头大皱,“这名字倒是真够难听的。”

    他心中疑惑不已,按理说她出身皇家,没道理会取一个如此庸俗不堪的名字啊?不过他转念一想,很快就释然了,前世那些家长不是动不动就给女儿取‘萱’啊、‘梓’的,当时听着好听,谁知道几百年后的那些人看这种名字是不是也要嘲笑几声庸俗不堪。

    听到宋青书话中浓浓的嘲笑之意,花魁眉宇间隐隐多了一丝怒意,不过终究还是低着头嗯了一声:“驸马爷教训得是。”

    看着她低眉顺目的样子,宋青书暗暗皱眉,看来多年的俘虏生活已经磨平了她的棱角,也不知道她的心气还剩下多少。

    “听说你以前是北宋的公主?”宋青书故意试探道。

    花魁脸上看不出丝毫波动之色,淡淡地答道:“这都是过眼云烟,如今妾身不过是一青楼女子而已。”

    “青楼女子?”宋青书哼了一声,“说起来你接过很多客了?”

    “今晚是妾身第一次接客,”花魁下意识分辩了一句,不过很快神情一黯,“不过妾身残花败柳之身,之前的遭遇与接客也差不了多少。”

    宋青书见她仿佛心如死灰,自己很难套到什么情报,于是决定稍微刺激她一下:“听说你曾是蔡京的儿媳,你的丈夫是叫蔡鞗吧?”

    “蔡鞗?”花魁脸上露出一丝回忆之色,旋即平淡地摇了摇头,“不记得了。”

    宋青书眉头一皱:“你怎么会连丈夫的名字都忘了?”

    “丈夫?”花魁仿佛受到了刺激,突然情绪有些激动起来,“什么是丈夫,丈夫就是保护妻子的男人,可是他呢,当我被金国人指名索要的时候,他却连吭都不敢吭一声,这样窝囊无能的丈夫我记住他干什么!”

    “在当时那种情况,他吭不吭,你的结局都不会改变。”宋青书忍不住劝了一句。

    “他有没有本事保护我是一回事,敢不敢保护我是另一回事,我需要的是他的态度!”花魁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惹得酥.胸也一阵剧烈起伏。

    “喝口水吧,过去的都过去了。”宋青书倒了拿起桌上的瓷壶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花魁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接过杯子之后却没有直接喝,反而就那样静静地望着他。

    宋青书忍不住笑了笑:“怎么这样看我,我脸上有花么?”

    “你和其他金国人不太一样。”花魁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眼神有些无礼,急忙移开目光,看着手里拿着的杯子,小声地说补充了一句,“还有,这是酒,可不是水。”

    “这个我真没注意到……”宋青书顿时大囧,他注意力全放在如何找她打听其他公主情况上面,没想到犯了这样低级的错误。

    “其他金国人都粗鄙不堪,一见到我就……”花魁娇躯止不住一阵颤抖,急忙喝了一口酒,两颊很快浮现出酡红之色,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她的情绪终于慢慢稳定下来,“其他的人一见到我就只会朝我扑过来,而你不一样,你居然会和我聊天,而且……而且还会害羞。”说到最后她的唇角甚至泛起了浅浅的笑意。

    这忒么就尴尬了!

    宋青书哪料到自己终日打雁,反倒被雁啄了眼睛,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为了扳回颓势,宋青书一把将她搂到了怀中,重重地哼了一声:“既然你喜欢直接粗暴的,那可就别怪我了。”

    花魁哪料到他前后转变如此之大,惊呼一声过后便发觉整个人已经坐到了他怀中,神情先是一黯,不过很快又恢复了笑颜:“妾身今晚本来就是大人的,大人又何必心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