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86章 偷袭与反偷袭

    黄衫女柳眉渐渐竖了起来,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你确定是他?”

    “千真万确!”花魁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我今天用的水粉比较独特,这种香味其他地方根本找不到,可是他身上却有我的味道……”

    黄衫女听着听着,突然想到了什么,打开了宋青书带来的食盒,发现里面居然有三副碗筷,脸色终于变了。

    “水来了~”宋青书端起两杯茶走了进来,注意到两女神情有些不对,不禁奇道,“你们怎么了?”

    “没什么。”黄衫女勉强笑了笑,“快把水递过来吧。” ●●●吧,⊥.+※.⊕r />

    “好叻~”宋青书屁颠屁颠凑了过去,正寻思着怎样找机会探听两女之间的关系,突然变故逗生,只见眼前寒光一闪,一股杀气迎面而来。

    他下意识举起杯子一挡,可是瓷作的杯子连一眨眼的时间都没支持住便炸成碎片,那缕寒光继续长驱直入……

    屋中很快陷入了平静,宋青书双指紧紧夹住刺过来的剑尖,看着握住这柄剑的主人,下意识喝道:“你疯了?”

    黄衫女冷哼一声,声音冰冷似铁:“你到底是谁?”

    事出突然,宋青书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听她这样问才明白过来自己的身份终于瞒不住了,毕竟一个小太监哪有这么好的武功。

    趁他失神这会儿功夫,黄衫女手腕一抖,手中宝剑急剧旋转起来,宋青书再也拿捏不住,急忙松开剑尖整个人往后退去:“你先听我说。”

    黄衫女面沉如水,双唇紧闭,刷刷刷数招攻出,一剑快过一剑,而且一招比一招狠辣,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宋青书躲闪了一阵过后,见她出手尽是杀招,也被弄得心头火起:“既然如此,在下先得罪了。”话音刚落整个人便消失在原地,黄衫女大吃一惊,惊呼本能地回剑往身后刺去,不过她本来就有伤在身,动作难免慢了几分,还没刺到,便察觉到腰间一麻,浑身力气顿时消失不见,身子一软,整个人便跌倒在了一个宽厚的胸膛之中。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兔起鹘落之间,花魁之前还看到黄衫女正大占上风,谁知道一转眼她就被制住了,整个人顿时傻了,直到看到宋青书将黄衫女抱到床上来,她才终于清醒过来,抓起旁边的花瓶就往他头上砸去。

    “喂,你这女人未免也太狠心了吧,刚才还和我柔情蜜意,一转身就想要我的命啊。”宋青书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似的,轻轻松松就躲了过去,甚至还接住下落的花瓶,使其不至于摔倒地上去。

    “果然是你,你是驸马唐括辩!”花魁整个人瑟瑟发抖起来,她好不容易才看到了希望,没想到希望破灭得这么快,一想到再次落入金国人的手中,她就不寒而栗。

    “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宋青书好奇地问道。

    “你身上有我的香粉味。”也许是多年屈服于金人的淫威之下,花魁下意识回答道。

    “原来如此。”宋青书恍然大悟,自己分明一切都够小心了,却没料到女人的种族天赋,难怪前世那些女人经常能通过闻到丈夫身上其他女人的味道,从而发现丈夫的不忠。

    事到如今,他也不必再装了,一把将花魁搂到怀中,另一只手又抱着黄衫女,哈哈大笑起来:“之前在秋香楼我说的没错吧,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一箭双雕了。”

    花魁顿时急了:“驸马爷,你要干什么,直接冲我来,我会好好服侍你的,你千万不要为难璎珞。”

    “璎珞?”宋青书颇为玩味地看着另一边的黄衫女,“这是你的闺名么?”

    黄衫女脸色微红,哼了一声过后说道:“五姐,你不要害怕,这人根本就不是金国驸马唐括辩。”

    “啊,那他是谁?”花魁一下子呆住了。

    宋青书心中一凛,嘴上却颇为轻松地说道:“仙子姐姐,你倒说说我不是唐括辩啊又是谁啊?”

    平日里他一副小太监的模样这样喊得恭恭敬敬,黄衫女倒不觉得有什么,可如今他喊起来却颇为轻挑,她不禁又羞又怒,:“不许这样喊我!”

    宋青书一怔,继而笑了起来:“我说这位璎珞姑娘,你恐怕没搞清现在的状况吧,你是我的俘虏哎,还在这里和我大呼小叫的?”

    黄衫女并不理他,自顾分析道:“金国驸马唐括辩,官居尚书左丞,虽弓马娴熟,不过一身武艺偏向于上阵杀敌,并不擅长于江湖厮斗,可是你偏偏能轻而易举地制住我,又怎么可能是唐括辩呢?”

    宋青书耸了耸肩:“看来你对金国的情报了解得还不少嘛,不过这些信息都是表面的东西,你又怎知道我暗地里不是个武林高手呢?”他并不想让唐括辩的身份败露,只好硬着头皮死撑着。

    “哼,你到底是谁,一看便知。”黄衫女话音刚落,整个人突然从宋青书怀中坐直了身子,瞬间封住了他胸口的要穴,同时一把扯下了他脸上的面具。

    “呃……”黄衫女出招快若闪电,加上事出突然,连宋青书也着了她的道,忍不住苦笑起来,“是我大意了,你既然会九阴真经,那自然也会其中的解穴之法了。”

    待看清了宋青书的样貌,黄衫女的震惊丝毫不在他之下:“怎么会是你!”

    宋青书微微一笑:“姑娘以为是谁?”

    想到这段时间的相处,黄衫女脸色一红,颇为恼怒地说道:“我就说怎么第一次见到那个小太监,会让我产生一股莫名其妙的讨厌感,原来是你这个花花公子!”

    “多谢姑娘赞美,小生愧不敢当,”宋青书望着她红润的脸色,忍不住赞叹不已,“姑娘嘴上虽然说讨厌我,可是看到我这个花花公子,还是不由自主会脸红,看来本人的魅力已经突破天际了。”

    “我哪有脸红!”黄衫女急忙摸了摸两颊,发现果然有些发烫,心中不禁一跳,“你再胡言乱语,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

    “姑娘恐怕舍不得吧。”宋青书笑得更灿烂了。

    黄衫女眉毛不由自主地抖了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扬手便想给他一个耳光,谁知道她手伸到一半,就被宋青书拦住了。

    宋青书捏着她的手腕,顺势一把将她整个人压到了床上,就这样近距离看着她:“仙子姐姐,这世上不止你一个人会九阴解穴之法的。”

    黄衫女正要说话,谁知道宋青书突然低头吻了下来,将她所有的言语全被堵回了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