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85章 心细如发

    这声音虽然充满了愤怒,但听着非常熟悉,宋青书回头一看,不由乐了,正是之前女扮男装进入秋香楼后来又消失无踪的黄衫女,本来他还有些担心今晚秋香楼权贵云集,随身高手众多,还担心她有伤在身,会不会碰到麻烦之类的。

    电光石火之际,宋青书脑袋中甚至还在思考对方口中的淫贼是谁,他第一时间就排除掉了自己,毕竟他可是好不容易才决定当君子的。

    不过当他顺着对方的目光注意到自己的手正在解花魁胸口的衣襟,终于反应了过来。

    宋青书怪叫一声,非常狼狈地躲过了她这含恨而发的一剑。

    &£∧£∧£∧吧,@.↗¢.$p;“真是误会!”

    宋青书讪笑一声,下意识想解释,突然想起了如今自己是唐括辩的模样,她压根就不认识自己。

    黄衫女逼退了宋青书过后,并没有闲功夫搭理他,第一时间去查看了花魁的状态,看到对方双眼迷离两颊通红分明是中了下流情药的缘故,不禁大怒:“我杀了你这个淫贼!”

    “哎哎哎……”看到她像一头母老虎一般扑过来,宋青书急忙四处躲闪,借助屋子里狭小的空间以及桌子凳子的阻拦,他不用暴露武功倒也勉强能够躲避对方的攻击,“什么淫贼不淫贼的,我明明都还没开始淫好么!”

    宋青书觉得自己很委屈,可黄衫女听到他的话过后不仅没有收手,眼中杀意反而更盛,出招更是狠辣不已。

    “再说了,我可是花了二十万两黄金买下了她,就算真想淫一下又怎么了?你这女人好不讲道理!”宋青书厚着脸皮将常胜王的功劳据为己有,脸上没有丝毫羞愧的意思。

    “你!”黄衫女杏眼圆睁,见他躲来躲去索性不追了,顺手扯下床上的纱帐往他那边一扔,纱帐仿佛长了眼睛一样,一下子就缠住了宋青书的腿。

    “白蟒鞭法?这女人果然精通《九阴真经》!”

    宋青书一个失神,就被她绊了个踉跄,仓促之间抱住旁边的柱子,一边抵抗着腿上传来的拉力,一边提醒道:“本大爷的侍卫马上就要赶过来了,你有本事别走,等他们擒下你,本大爷今晚要试试一箭双雕什么滋味。”

    黄衫女差点没被他的话给气得吐血,不过对方的话倒是真提醒了她,听着远处走廊传来侍卫呼喊的声音,她明白自己有伤在身,若是再和这混蛋纠缠不清,等会儿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淫贼,下次再取你狗命!”黄衫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将他的样貌记在了脑海里过后,抱起床上的花魁便从窗户冲了出去,外面顿时响起了各种惨叫的声音。

    “这女人长得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出手倒还真是狠辣无比。”宋青书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远方,终于舒了一口气。

    “唐括兄,你没事吧?”完颜亮刚好从包厢出来,就听到这边闹了刺客的事情,急忙赶了过来查看一番。

    “幸好王爷来得及时,不然我这条小命今天可就栽在这里了。”宋青书做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看到他慌慌张张的样子,完颜亮心中暗暗鄙夷,嘴上却极为客套:“来人啊,快点给驸马上茶压压惊!还有,把秋香楼的老板叫来,他这安全工作是怎么做的,让刺客混进来了都不知道……”

    看着完颜亮挥斥方遒,宋青书心中暗暗寻思:“这完颜亮人品虽然低劣了点,不过倒也真有几分本事,这一通安排下来滴水不漏,既控制了局面,又到处卖了人情……”

    他心系黄衫女和那位五公主,自然不愿意继续耗在秋香楼,和完颜亮应付了几句,便推说自己不舒服要回家休息。

    完颜亮只当他被吓出病来,又是鄙夷又是高兴,心想他这样没用日后我得到歌璧岂不是更容易?于是马上调了一队侍卫过来护送他回府。

    从秋香楼出来后,宋青书便开始寻思黄衫女她们究竟去哪儿了,因为最近三番四次的刺客事件,大兴府防御比平日森严了许多,她有有伤在身,想出城恐怕没那么容易。

    也不太可能躲在哪处民居中,因为最近城防军天天挨家挨户盘查陌生人,黄衫女想藏也藏不住。

    “难道……”宋青书心中一动,目光转向了远处隐约看见的皇宫。

    回到唐括府邸,打发走完颜亮的侍卫过后,宋青书转身便带上了小兴国的衣服往皇宫方向赶去,他之所以不马上换上,是因为一个太监大晚上在皇宫外乱逛,被巡逻的士兵发现了太容易暴露。

    潜入皇宫后,先在一处偏僻的地方换上了衣服和面具,宋青书便大摇大摆往小兴国的住处走去。

    “果然在这里啊。”宋青书在门口听到了两个人的呼吸声,一个气息悠长而熟悉,显然就是黄衫女,另一个气息散乱,明显不懂武功,应该就是她救走的那位花魁了。

    “仙子姐姐,我回来了。”宋青书提前喊了一声,免得一进门迎接自己的又是一剑。

    推开门过后,宋青书便察觉到背心抵了一个东西,不由举起手苦笑道:“每次都这样,有必要么?”

    黄衫女趁机看了一眼门外,没看到有人跟着,关好门过后一脸歉意地说道:“我们身处险地,不能不小心点,对不住了。”

    经过前段时间相处,两人关系已经相当熟络,否则以黄衫女的性子岂会对一个小太监道歉。

    “我们?”宋青书明知故意地问了一声,一双眼珠子骨碌碌直转,四处寻找那花魁的下落。

    黄衫女面露犹豫之色,终究还是拉着他走到了里屋:“我救了一个人,你不要把今天看到的说出去。”

    宋青书拍着胸脯保证道:“姐姐你放心吧,我决计不会对其他人泄露半个字的。”

    进了里屋过后,宋青书一眼便看到那花魁躺在床上,忍不住暗赞一声:“好一个海棠春睡的画面。”难怪能让那么多男人神魂颠倒,哪怕神情如此憔悴,依然不减丝毫风采。

    宋青书注意到她的眼神比之前在秋香楼清澈了许多,应该已经恢复了神智,黄衫女武功既高,江湖经验也丰富,那点情毒当然难不倒她。

    看到屋中突然多了一个小太监,花魁不禁脸色微变,下意识望向黄衫女,黄衫女急忙安慰道:“放心吧,他是自己人。”

    “自己人?”花魁狐疑地看了宋青书一眼,不过一看到宋青书那身金国服饰就忍不住想起一些往事,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

    黄衫女点点头,又对着宋青书介绍着:“这位是我的……我的一位朋友,可能要在这里住几天,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当然不介意,哈哈,”宋青书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姐姐你当真不是仙女下凡么,你自己都这么漂亮了,结果随便一个朋友居然也这么漂亮。”

    黄衫女哑然失笑:“我知道你嘴甜,不用变着法拍马屁。”

    “漂亮?要是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不要这副容貌。”坐在床上的花魁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宋青书差点给自己一巴掌,女人一般都喜欢你夸她漂亮,不过眼前这人明显是个例外,以她的遭遇自己再去夸她漂亮不是故意去戳她的伤疤么。

    “过去的都过去了,从今以后我不会让你受苦了。”黄衫女急忙坐到她旁边,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起来。

    “哈,大家肯定饿了吧,我带了点东西来,吃点东西心情就好了。”宋青书扬了扬手中的食盒,这是他特意去御膳房转了一圈拿来的。

    一边将里面的点心菜肴摆放到床边的小桌上,宋青书一边暗暗腹诽:哼,得抓紧时间从她们口中得到情报,天天这种装傻充愣的日子我也是受够了……

    宋青书在旁边忙碌的时候,花魁趁机将黄衫女拉到一边窃窃私语:“……这人可靠么?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这说起来就话长了,不过他应该是可靠的,不用担心……”黄衫女小声解释道。

    见黄衫女语气坚定,花魁不由点点头,算是认同了她的判断,这个时候窗外一阵微风吹来,她突然皱了皱鼻子,疑惑地看了一眼正处于上风处的宋青书。

    “小太监,你过来一下。”花魁突然对宋青书招了招手,一旁的黄衫女不由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这位美女姐姐,什么事啊?”宋青书也丈二和尚摸不了头脑,不过还是小跑了过去,心中哀鸣不已,一个时辰前这女人还恭恭敬敬服侍我,没想到这么会儿功夫,就轮到我在她面前恭恭敬敬了,当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当宋青书靠近过来,花魁脸色微变,不过她很快掩饰了过去,微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的叫小兴国。”宋青书答道。

    花魁又随意问了他几个问题,宋青书虽然疑惑不解,还是一一回答了,最后花魁突然说了一句:“小兴子,姐姐有点口渴,你能不能替姐姐倒杯水啊。”

    “哦,好的。”宋青书觉得她突然变得有些怪,可有说出来怪在哪里,只好一头雾水地出去替她倒水了。

    趁宋青书出去,花魁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急忙拉着黄衫女耳语起来:“这个人绝不是小太监,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