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788章 逍遥散

    “喂喂喂,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讲啊!”宋青书一脸郁闷,“我……爹他们平日里潜心修道,你以为他们想做出这样的事啊?还不是因为金国人卑鄙无耻给他们和三位公主下了阴阳和合散!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爹他们也救了那三位公主一命,不然药力发作,三位公主直接情火焚身而亡,难道你就满意了?”

    “你这是强词夺理!”黄衫女气得浑身发抖。

    “璎珞你要是认为我的人品有问题,这个我们可以商榷,不过我爹、四师叔、六师叔他们绝对是正人君子,”宋青书正色说道,“当初其实我明明能救出他们了,结果他们以自己的性命要挟,让我答应救出你们的姐妹,同时担心打草惊蛇,又自愿重回牢笼……”

    “不许叫我璎珞!”黄衫女冷哼一声,不过神色终于有所缓和。

    “不叫就不叫,”宋青书突然唉声叹气起来,“哎,其实说起来整件事最吃亏的就是我了。”

    黄衫女和赵福金面面相觑:“你吃什么亏?”

    “你们想啊,我一夜之间就多了几个小妈,害得我在你们面前凭空矮了一辈,还不够吃亏么?”宋青书摊了摊手。

    “你真是个混蛋!”黄衫女不禁大怒,反倒是赵福金事情经历得多,比她看得开些,一边劝住黄衫女,一边回过头来对宋青书嫣然一笑:“看来之前你喊我五姐喊错了。”

    “什么喊错了?”宋青书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那几个姐妹当了你的小妈,那你是不是应该喊我五姨啊?”赵福金眼中尽是狭促之色,将黄衫女推倒他面前,“这位呢,则是你十九姨。”

    宋青书顿时傻眼了,自己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黄衫女也听得大窘,一边摇晃着赵福金的胳膊一边娇嗔不已:“五姐,你乱说什么呢?”

    赵福金幽幽叹了一口气:“璎珞,我们这些人没你那么幸运,除了你那几个年幼的妹妹之外,其余的姐妹身子早就不干净了,计算把我们救出去了,以我们这种过往,哪个男人还敢要我们?武当七侠的名声我也略有耳闻,若是他们愿意负责任,对我那三个可怜的姐妹来说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宿。”

    “五姐!”黄衫女眼圈顿时红了,“我知道你们受的苦,可你们毕竟是堂堂的大宋公主,难道让三位姐姐嫁给几个江湖人作小么?这混蛋的爹,还有那个殷梨亭,都早已成亲,张松溪倒是孑然一人,不过……”

    听到这里宋青书终于忍不住说道:“呃……我能不能打断一下,你们那三位姐妹和我爹他们的婚事呢,能不能等救出他们之后,问他们自己的意见,这个时候想这些未免也太那啥了吧……”

    “宋公子言之有理,的确是我们思虑不周了。”赵福金看着眼前这个俊朗的年轻人,再联想到之前两人在秋香楼里肢体交缠的场景,心跳突然控制不住有些加快起来。

    宋青书往两女坐得靠近了些,故意用肩头撞了撞黄衫女:“你在姐妹中间

    (本章未完,请翻页)排行十九?十九妹,啧啧,只可惜你不姓甘。”

    “我为什么要姓甘?”黄衫女一脸茫然地望着她。

    “没什么,”见自己的梗无人领会,宋青书一阵意兴阑珊,“对了,你的姐妹们都被抓到浣衣院来了,你为什么……”

    黄衫女抱着双腿,将下巴磕在膝盖之上,仿佛陷入了一种回忆之色:“当年我其实也是和姐妹们一起被金人押解回国的,后来在北上途中我师父突然出现,只可惜当时金人太多,其中又有不少高手,我师父寡不敌众,最终只救回我了一人……”

    “你师父?”宋青书一怔,“你师父是谁?”

    “我师父的名讳你应该也听过,他老人家姓黄,单名一个裳字。”说起师父,黄衫女顿时一脸自豪之感。

    “黄裳?”宋青书顿时震惊了,《九阴真经》的作者黄裳?难怪黄衫女年纪轻轻,在《九阴真经》上的造诣连芷若都比不上,“他还没死么?”

    “你师父才死了呢!”黄衫女脸色一沉,双眸之中尽是怒气。

    “呃,我是说江湖传言,他老人家早已驾鹤西去了啊。”宋青书急忙道歉。

    黄衫女脸色这才缓和下来:“师父他老人家近几十年来都不问世事,唯一一次重履江湖就是为了救我,之后又一直隐居,江湖中人以讹传讹,这才说他老人家那什么了。”

    “原来是这样。”宋青书点点头,心中寻思这个世界隐藏的老妖怪还真多,前有葵花太监,后有宁玛寺的莲花大士,如今连黄裳这种老妖怪也还活着,阿弥陀佛,以后没事可千万别去惹这些硬茬。

    “对了,你打算如何救她们?”黄衫女一脸紧张地看着宋青书。

    “我需要先知道如今浣衣院总共有多少位公主,她们的近况如何,”宋青书忍不住对赵福金笑了笑,“所以之前才刻意跑去接触五公主,可不是某人口中的淫贼。”

    黄衫女哼了一声,赵福金则是被他的笑容弄得有些心跳加速,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一生前前后后经历了四个男人,可谓是受尽苦难,现在面对一个年轻后生怎么仿佛有了当年那种少女怀春的感觉。

    匆匆收拾好心情,赵福金笑道:“这还是由我来说吧……”

    “当年父皇有三十四个女儿,三姐、六妹、七妹、八妹、十妹、十一妹、十二妹、十五妹、十七妹、十八妹、二十二妹、小妹她们十二人早夭,哎,现在回想起来,这也是她们的幸运。”

    “剩余的姐妹除了璎珞被救走之外,其余二十一人都被送往浣衣院。”

    “另外皇兄也有一个女儿柔嘉公主,不知所踪。”

    宋青书知道她口中的皇兄是宋钦宗,不过柔嘉公主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好像当初在紫禁城被自己睡的那个靖南王妃也是叫柔嘉公主啊,不过靖南王妃是清朝安亲王岳乐的女儿,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吧……

    “康王也有六个女儿,其中三人早夭,另外三人……当年城破之时,一片混乱,其中两人被抓到

    (本章未完,请翻页)了浣衣院,最小的那个女儿听传闻说流落民间,不过估计是凶多吉少……”

    “康王?原来是赵构那个阳痿皇帝。”宋青书不屑地暗中呸了一口,被金国人搜山检海吓得从此不举,冤杀岳飞,屈辱求和,任由妻子被金人淫辱……不管是哪一件事,都值得后世人鄙视。

    因为注意力被赵构吸引,宋青书没有留意赵福金提到的那个流落民间的小女儿,以致日后凭空多了一些波折,不过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当年被俘虏的那些妃嫔、宗妇大多已被金人宗室分刮,如今浣衣院只剩下父皇的二十一个女儿,还有康王的两个女儿,总计二十三人。”说起这一切,赵福金忍不住又想到了昔日的屈辱,整个人身形止不住的颤抖,黄衫女急忙握住她的手小声安慰着。

    “二十三人?”宋青书一阵头大,之前虽然有心理准备了,可没想到要救的人比预期的还要多,整个营救的难度简直呈几何级数地上涨。

    “两个难题,第一,如何将二十三位公主……呃,现在只有二十二位了,”宋青书看了已经被救出来的赵福金一眼,“如何将她们从浣衣院救出来是第一个难题,救出来过后如何将这么多人安全地送出大兴府,则是第二个难题,不管是哪个,都很棘手。”

    “第二个问题你不用头疼了,我已经买通了守城的士兵,只要能救出来,我就能把她们带出城。”黄衫女突然说道。

    宋青书眉头一皱:“到时候浣衣院这边一旦出事情,金人第一反应肯定是下令封锁各个城门,你买通的士兵平日里帮你走私什么的还可以,遇到这种戒严的情况,他们哪敢随便放行?再说了,就算混出去了,金人派骑兵一追,还是逃不了多远。”

    黄衫女一愣,显然没有考虑到这一层,不过她不愿意在宋青书面前露怯,冷冷答道:“这个你不用管,我自有分寸。”

    “好吧,如果你真能解决这个问题,整件事难度就降低一大半,关于怎么从浣衣院救你那些姐妹出来,你有什么计划没有?”宋青书问道。

    “我本来计划挟持金国皇后,以她做人质让金国人释放我那些可怜的姐妹,不过谁知道中途被魏王坏了事……”说着说着黄衫女突然一怔,一脸古怪地望向宋青书,“原来当时在泰和殿暗中助我的那个高手是你。”

    “现在知道我一直默默守护着你,是不是觉得特感动,有种以身相许的冲动啊。”宋青书笑嘻嘻地看着她。

    “相许你个大头鬼!”黄衫女恼羞成怒,又想去拔剑刺他,赵福金急忙按住她的手,一边回头嗔怪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宋公子,你干嘛总要故意惹璎珞生气?”

    “她成天面无表情冷冰冰的,我只不过想让她多点烟火气而已。”宋青书的回答让黄衫女一下子愣住了。

    看了一眼神色复杂的妹妹,赵福金心中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说道:“其实还有一个天大的难题,金人为了控制我们,一直以来都给我们服食逍遥散。”

    (本章完)